蚂蚁文学 > 时间调查局 > 第二卷 彼岸之花 第四十三章 狼狈
最新网址:www.mayiwxw.com
    金木研的话不能说是胆大了,而是石破天惊!

    除他之外的三人俱是一愣,他们从没有这样怀疑过自己的耳朵。

    仇天德看向金木研,目光比起之前那是彻彻底底的大转变。

    先不说杜家抱上的那条大腿,饶是之前,他也不敢这样跟杜子腾讲话呀。

    杨雪颖的眼神就是像在看外星人了,她很想问问金木研你来地球还习惯么?

    太帅了吧!小助理在心中怒吼。

    “你刚才说什么?”杜子腾阴着脸,尽显尖嘴猴腮之样。

    面无表情的时候他倒也还看得过去,可一旦有脸部动作,垮的就跟被人踩过无数遍的鞋拔子似的。

    “哟,又叫了?”金木研再次讽刺。

    他当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他的素质因人而异,调查局的专员永远不会低下高傲的头颅!

    “你踏马骂谁呢?!”杜子腾的脸色黑的像是要吃人,觉得心肝脾肾肺通通要炸开了。

    出门在外谁不叫他一声杜公子?就是亲爹亲妈从小都没这么骂过他呀!

    “再叫我把你从这儿丢下去。”

    杜子腾连说三个好,他气极反笑,暗道自己跟一个没见过世面的保镖较什么劲,出了这栋楼有的是办法弄死他!

    “别发火,会长不高的。”金木研悠哉的说道,露出一抹冷冽的笑容。

    杀敌先杀将,诛人先诛心,他一针见血的戳中了对方的最大要害。

    “你快别说了!”杨雪颖急的已经找不出任何形容词了,就凭刚才那些话,以她的能力能保住一条命都不错了。

    “谁给你的胆子敢这样跟杜少说话的?”仇天德大声呵斥,实则内心笑开了花。

    他现在对于杜子腾也是极度不满,可是敢怒不敢言,刚刚骂得他那叫一个爽啊。

    但终究是在自己的地盘上,两人表面也算和气,此时不站出来装模作样的表明立场,多少说不过去了些。

    小助理缩着脑袋,心里是又怕又急。

    “你踏马找死!”杜子腾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抄起一旁的贵重花瓶就要往金木研的头上砸去。

    身高从小就是他的硬伤,空闲的时候他时常在想,如果能长到一米八,应该不输吴某祖!

    可现实是残酷的,长大成人后身高不出意外的成为了他的中年阴影,周围的无人敢提让自信心膨胀到了空前的高度。

    就在花瓶即将命中的一瞬间,杨雪颖的表情是惊慌失措,起身就要去阻拦。

    仇天德也是连忙拉架,他虽然心中暗爽,但要是公司里出了人命,后果不堪设想!

    在什么都做不了的十分之一秒内,那双令金木研平时头疼不已的白瞳突然狰狞,如金刚怒目。

    他没有瞳孔,平日里的目光总是空洞的如同深渊,但这并不代表他没有眼神,相反,那是世界上最锋利的刀子!

    暴躁的杜子腾停下了,高举的花瓶却是悬在空中迟迟没有落下,刹那间他的眼睛对上了金木研,颤动的眼球仿佛看见了世界上最可怕的东西。

    一股如坠冰窖的凉意从脚底板直冒天灵盖,明明是炎热的夏天,他却是浑身冰凉,眨眼的功夫冷汗就浸湿了每一寸皮肤。

    那是害怕,一种不管多么坚强的意志都阻挡不住的害怕,就像老鼠见到了猫,血脉上就不允许它逞强。

    “砸啊,你怎么不砸!”金木研大喝,每一个字都透着深深的嘲讽之音!

    杜子腾紧咬着牙,大汗淋漓,他的大脑命令他马上动手,可是身体却在抗拒,僵硬的连一根指头都动不了。

    终于,在高度紧张和亢奋的精神压力下,他崩溃了,双腿不由得一软,整个人笔直的向后倒去。

    “砰!”名贵的花瓶的碎了一地。

    杜子腾大口喘着粗气,虽然没有实质性的打斗,但刚刚的感觉像是半截身子入了土。

    “杜少,你没事吧?”仇天德去搀扶,略微肥胖的身体行动甚是缓慢。

    接触到的瞬间他的手下意识的往回一缩,因为杜子腾皮肤冰凉的像是死人。

    “你没事吧?”杨雪颖关心道,她也发现了不对劲,这种凉意不是死了就是冷血动物。

    “没,没事。”杜子腾的魂像是丢了,他踉踉跄跄的起身,目光涣散,与之前判若两人。

    “杜公子真是不小心呢。”金木研收起了火药味,既然对方已经败下阵来,那他便失去了兴趣。

    毕竟是在杨雪颖的公司,也是现在他名义上的老板,多多少少还是要给点面子的。

    杜子腾重新坐回了沙发上,虽然努力拗着造型,但其状态依旧虚弱的像被多人暴打过。

    “杜少,怎么这么不小心呢?”仇天德一副关切的模样,出口就把这件事情的性质定死了。

    他总觉得没有这么简单,但亲眼所见的事实又说不上来哪儿不对劲。

    “你这地板怎么这么滑!”有个台阶,杜子腾顺势就下了。

    他也不是傻子,难不成说是被金木研一个眼神吓软的吗?

    他还要不要脸了?

    “哈哈哈哈,说明我们公司保洁称职嘛。”仇天德也是人精,表面的话语权无可挑剔。

    实则他的内心在冷笑,你个孙子还真会装!

    “不过,这件事情可没这么容易……!”话说一半,杜子腾下意识的看向了金木研,后者似笑非笑的表情让他精神一崩。

    后半句话直接咽了回去。

    “杜少放心,公司会给您一个交代的!”仇天德郑重的说道。

    “好,那我等你的好消息。”杜子腾起身就要离开,这个房间里他是一刻都呆不下去了,感觉每个人看他的眼神都像是过街老鼠。

    “小吴送送客人。”杨雪颖连挽留都不想装了。

    随着大门的开合,房间里顿时炸开了锅。

    “你知道刚刚你都做了些什么嘛!”杨雪颖瞪着眼睛,气得那是一佛出世二佛生天。

    她可以想象,一旦出了公司大门,面临的将是无休止的报复!

    自己已经被人盯上了,短短两天内遭遇了两次袭击,现在金木研又得罪了杜子腾。

    那他们出门不就是悲剧二次方了!

    “教他做人了。”金木研的语气吊儿郎当的。

    他知道杨雪颖是为他着想,说实话心中还是暖暖的,可他不在乎得罪谁,就是与全世界为敌又怎样。

    敌人是什么?一剑斩开就是了!

    “好啦,事已至此,还是想想接下来该怎么办吧。”仇天德打圆场道,不像好人的脸上闪过落寞的忧伤。

    “老板,你可得一定要帮帮他啊。”杨雪颖苦声哀求。

    “我说的是你。”仇天德捂脸。

    金木研一愣。

    “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樱花国演出吗?黑道那边不用你过去了。”

    “那不是好事吗?”杨雪颖不解。

    “他们准备过来了……”
最新网址:www.mayiw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