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文学 > 重生后我弃了天运之子 > 第15章 这买卖做得
最新网址:www.mayiwxw.com
    坐上四大爷家的驴车,四月带着小四秋葵来到县城。

    四大爷家的豆腐店也开在集市附近,离着汤面店不远。四月去看了,生意很红火,离着午时还有一个时辰,豆腐已经卖完了,只剩下少量的豆皮。

    小吴氏见到四月,格外热情,一再邀请四月中午务必在他家用饭。

    四月连连推辞,“要忙着开店,事情太多太杂。改天吧,改天我再过来。”

    私下里她也问了小吴氏,在县城开店有没有人上门找麻烦。

    小吴氏偷偷告诉她,“一开始有人来收保护费,不给钱就砸店。后来找了衙门的关系,送了钱,那些地痞流氓才没有来闹事。”

    四月心中了然,四大爷家有能人,能够着衙门里面的人,但依旧出了一笔钱。看情况,还要定期孝敬。

    她没那么多钱,也没衙门的门路,找卢氏撑腰是对的。

    有了这番计较,同两位舅舅见面后,四月特地叮嘱了一番。小本生意,守着本分就行。

    两个舅舅都是老江湖,道理懂。

    就怕祥表哥年少气盛,路见不平,闯出祸事来。舅舅们对祥表哥耳提面命,反复说教。

    祥表哥很不耐烦,他偷偷问四月,“我看起来就那么不可靠吗?”

    娟儿表姐吐槽道:“你忘了打架把人打伤的事情啦?花了不少钱才将事情平下去。”

    祥表哥有点不服气,“我打架那是事出有因。”

    四月不疾不徐地说道:“祥表哥,我们在县城开店,我不瞒你,找的是卢氏的关系。卢氏那边说了,不能惹事。否则,我们休想借力卢氏。

    袁四爷家的豆腐店你知道吧,就在隔壁街上。他们要定期给衙门交钱才能买来平安。县城不大,但是水深,我不希望你出事。”

    祥表哥抓抓头,“别人不惹我,我肯定不招惹别人。”

    “你以后就待在厨房,哪都不许去。”娟儿表姐很硬气,学会了手艺,脾气都大了两成。

    祥表哥吐槽她,“你这么凶,当心嫁不出去。”

    娟儿表姐抄起擀面杖就朝祥表哥打去。姐姐打弟弟要趁早。

    初七,宜开张。

    西河汤面店开张大吉。

    前店后院的格局,天不亮,所有人起床做准备。就连小四秋葵也跟着起床忙着搬柴火。

    开火熬骨头汤。

    四月和娟儿表姐,祥表哥一起揉面。

    舅舅舅娘忙着清扫店面,摆好桌椅板凳,准备迎接第一波客人。

    店面小,只摆得下四张桌椅。门外面又摆放了四张。

    四月烤了面饼,给周围的邻居们送去,结个善缘。

    天微微亮的时候,有挑担进城摆摊的商贩经过,闻到浓郁的骨头汤味,馋了,决定先吃了早饭再去摆摊。

    “老板,一碗面怎么卖?”

    “大碗十個钱,小碗八个钱。都有两片羊肉。要是嫌羊肉不够,可以再加。单独加一份羊肉十五文钱。”

    “来份大碗。伱们还卖面饼啊?”

    “烤面饼,有咸味和甜味两种味道,两文钱一个。客官要不要来一个,管饱。”

    “行,那就来个甜味的。”

    “好嘞,你稍等。”二舅舅招呼起客人,驾轻就熟。

    大碗汤面上桌,是娟儿表姐的手艺。

    娟儿表姐显得很紧张,躲在厨房门口偷看,就想看看客人的反应。

    万一不好吃……

    四月摇头笑笑,都懒得安抚。这是必经的阶段。

    客人一口吃饼,一口吃着汤面,嘻嘻索索,表情看起来是很满足。

    大舅舅趁机上前问了一句,“客官,味道如何?”

    “不错。你们家的汤面有滋有味,比县里面其他几家好吃。以前怎么没见过。”

    “我们是新开的,今天是第一天开张。客官是我们的第一位客人。”

    “哈哈哈……真是巧了。老板,结账。”

    “诚惠十文钱。”

    “诶,不对吧。大碗面加上一个饼,应该十二文钱。”

    “客官是第一位客人,饼就当是送的。”

    “老板客气。祝你生意兴隆,开张大吉。”

    “谢你吉言。”

    有了第一位客人,就有第二位……

    整个早上,八张桌子一直上客,厨房就没有停过。

    两位舅娘忙着收碗洗碗,忙得腰都直不起来。

    总算度过了忙碌的早高峰,大家都迫不及待想算算今天卖了多少钱。

    四月当场报出一个数字,“汤面卖了一百一十二碗,面饼卖了二十一个,羊肉卖了十一份。”

    “四月你别说了。让我们自个数钱,数钱开心啊。”

    一个早上,就卖了一千多钱,扣掉成本还有好几百钱的利润。

    高兴啊!

    太高兴了!

    一早的疲惫,在一罐子钱面前,全都烟消云散。

    “中午还有一波生意,还能赚一笔钱。这买卖做得。”

    “嗯,的确做得。”

    “都是四月的功劳。”

    四月忙说道:“光靠我一个人,这买卖可做不起来。都是大家一起努力的结果。”

    “四月就别谦虚了,店铺租金大部分是你出的,手艺也是你教的。就连能搭上卢氏的关系,也是靠你。你拿三成太少,我看至少要拿四成利润。”

    “大舅舅这么说,是逼着我拆伙吗?以后这个店铺主要还是靠着两位舅娘和娟儿姐祥表哥。我拿三成,已经觉得有点多了。若是拿四成,这门生意我就不做了。不能让你们出了力气却没钱赚。”

    “你舅娘她们在这里帮忙都有工钱拿,娟儿和祥子也拿着工钱。你拿四成……”

    “大舅舅别再说了。我说三成就是三成,多一文钱我都要翻脸。”

    四月态度坚决,大舅舅只能打住话题,心头想着以后在别的地方补给四月。

    大舅舅要给人做白事,没办法长期留在县城。开业后数天,就走了。

    二舅舅觉着县城好,辞了原先的工作,就在店铺里面招呼客人。四月做主,他也拿一份工钱。

    “汤面店没有二舅舅看着,还真不行。一是迎来送往的事情,需要二舅舅出面。二是万一有个事,二舅舅见多识广能撑住场面。三是,祥表哥也需要管束,两位舅娘也需要主心骨。二舅舅就是汤面店的掌柜,身为掌柜当然要拿工钱。”

    “行,都听你的。你真要回去?留在县城多好。你和娟儿挤一挤,也能住下来。”

    四月说道:“天气凉了,我得回去干活。卢家那边我还欠着一笔买卖,需得早日还清。”

    “虽说你年纪小,却比大人还有主见。既然决定回去,我也不拦着你。我让祥子送你回去。”

    “不用了。汤面店离不开祥表哥。我和四大爷那边说好了,坐他们家的车回去。二舅舅放心,以后每个月我都会来一趟汤面店。”

    “我倒是希望你住下来别回去了。”
最新网址:www.mayiw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