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文学 > 重生后我弃了天运之子 > 第16章 公子有理(求收藏)
最新网址:www.mayiwxw.com
    驴车摇摇晃晃。

    四月的头一点一点,打着瞌睡。

    在县城待了大半个月,就忙了大半个月。这会难得轻松下来,瞌睡虫找上门。

    官道上车辆来往,学子很多。

    经人介绍四月才想起来,又到了一年一度学子举荐的日子。

    得了举荐,方能做官做吏,才能吃上皇粮,端上铁饭碗。难怪路上这么多学子,都是往县城去的。

    袁老二肯定也在这批学子里面,四月打望了几眼,没见到熟人,反倒是被人认了出来。

    一辆马车停在驴车前面,挡住了去路。

    “你就是豆腐四月,我认识你。”

    “公子是?”

    四月不认识对面的人。

    “我姓胡,上河村胡家,在家中排行行二。”

    “原来是胡公子,幸会!”

    四月微微一躬身,算是见了礼。

    胡汤盯着四月的面容多瞧了几眼,不愧是豆腐四月,这模样担得起。

    他好奇问了句,“袁姑娘这是从县里回乡下?”

    “正是。舅舅家在县里开了个汤面店,就在集市附近。胡公子若是有暇,可以去尝尝味道。”

    “不知是哪家汤面店?”胡汤公子似乎很感兴趣。

    “西河汤面店。”

    “西河!我记住了。等到了县城,我会约上几位好友,上汤面店光顾生意。不知袁姑娘何时再去县里头?县里面有不少好耍的地方。”

    “不知。”四月直面对方的目光,并不躲闪。

    胡汤笑了笑,“袁姑娘,我们后会有期。”

    “胡公子走好,祝心想事成。”

    “那敢情好。等我心想事成那天,必有重谢。”

    马车终于走了。

    “四月啊,这些有钱家的公子,还是要少招惹。咱们小门小户的,惹不起。”

    驴车继续上路,赶车袁二叔忍不住苦口婆心。

    “叔父放心,我有分寸。这些有钱子弟,我从不主动招惹。”

    “不招惹他们是对。那些有钱人的想法,咱们都不懂。说不定一句话一個举动就的得罪了人。你说是不。”

    “叔父言之有理。”

    见四月听了劝,袁二叔很高兴。

    以四大爷家的财力,养得起马,也用得起马车。但四大爷家,一直以来只用驴车,骡车。秉持着闷声发大财的原则,从不对外彰显财力。

    别看赶车的袁二叔一副老农的模样,自小也是读书识字,在四大爷的教导下,一辈子勤勤恳恳,攒着家业。

    这样的家庭,长久保持活力和兴旺。就算是在乱世,最初几年四大爷一家也能得以保全,在别的地方开辟新出路。

    只是,乱世太久,风浪太大,远远出乎人们的预料。

    那样的乱世,不允许一个家缓慢地通过几代人的努力去发展。需得走捷径,走通天大道。

    一个小家族的力量太过渺小,一个大浪打来,就有可能全族覆灭。

    四月寻思着,她得找个机会见一见四大爷,同对方聊一聊。攒钱固然重要,花钱也很重要。

    把钱花在刀刃上,比什么都强。

    ……

    回到家,最高兴的人莫过于小五满囤,拉着四月的衣袖一直不肯松手。生怕一松手,人又走了。

    四月再三保证不走,小五满囤就是不听。反正他今天就是要当跟屁虫。

    袁李氏见到四月,如释重负,仿佛是卸掉了全身的重担,坐在凳子上就不想起来。

    “你不在的这些天,我是吃也吃不下,睡也睡不好,整天提心吊胆。虽说,孙二丫每天都过来帮忙,可我这心里总归不安。晚上一点动静就要惊醒。如今你回来就好!以后不走了吧?”

    “每个月还是要去县里一趟。我不在这些天,没人找麻烦吧?”

    袁李氏摇摇头,“你还要去县里啊?”

    她心情很愁苦,四月为什么不能体谅体谅她,她真的承担了太多。太累了!

    四月看着娘亲,饱含深意地说道:“父兄都不在家里,娘亲就是一家之主,是全家人的主心骨。”

    袁李氏哭了,无声的落泪,“我怎么当主心骨?我连吃饭问题都解决不了。四月,伱别为难娘,好不好?这个家你才是主心骨,你才是一家之主啊!”

    “娘亲说这话不亏心吗?”四月质问。

    袁李氏缓缓地挪开视线,她不敢同四月的目光对上,太心虚,太难堪。

    她懦懦地说道:“为娘就这点本事,你是知道的。”

    哎!

    四月叹了一声。

    果然还是不行啊!

    她沉默地走进厨房,准备今天的晚饭。

    袁李氏望着四月的背影,长舒一口气,心里头的大包袱一下子全都卸掉了,浑身轻松。

    “姐,我帮你烧火。”小五满囤很懂事。

    四月问他,“在李夫子那里有好好读书吗?都学了些什么?”

    小五满囤张口就答,没有半点迟疑。看样子是用功的。

    “姐,我把书带回来了。我和姐一起学。”

    “好!吃过饭我们一起念书。”

    四月也享受着念书的日子,带着小四小五一起,从书中汲取营养。

    遇到不理解的词句,不懂的意思,就让小五隔天请教李夫子。

    豆腐生意她已经不做了,只卖卤水。

    家里已经没有活给孙二丫干,可是孙二丫还是天天来。四月干脆将家里的体力活都交给孙二丫。

    等到天气冷下来,四月又去了一趟县城,汤面店的生意已经稳定下来,每天都能卖上一百多碗。赚得虽然不多,却细水长流。

    她在城里碰见了胡汤公子,对方果然带着好友登门照顾汤面店的生意。

    学子们天天在城里举办文会,诗会,结交人脉关系,等待着今年的举荐结果。

    袁二郎似乎很有信心,他好几次跑到汤面店,冲四月说道:“等着瞧,我迟早会到官府当差,到时候……”

    四月拿起擀面杖,袁二郎见状,话都没说完,人就跑了。

    等到天气再冷一些的时候,四月做了腐乳还有豆豉。成品出来后,她亲自给卢公子送去。

    卢公子似乎有点嫌弃,“咸了些。”

    “咸才能保存半年。否则,天一热就坏了”四月解释道。

    卢霖公子放下筷子,手里抱着一只纯白色的猫。

    他一边顺着猫毛,一边说道:“能保存半年的,就算咸一点也能接受。腐乳和豆豉,想来百姓应该很喜欢,省却了一笔买盐的钱。”

    “公子说得有理。”

    “袁四月,你何时学会了拍马屁?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可不会这样。”他调侃道。

    四月则是一本正经,“公子说的本就有理,我不过实话实说而已。”

    “哈哈哈……”卢霖大笑出声,“看在你实话实说的份上,这笔买卖成交。以后若有好东西,你可以优先考虑卢氏。我卢霖做事,向来公道。”

    “多谢卢公子,我记住了!”
最新网址:www.mayiw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