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文学 > 重生后我弃了天运之子 > 第18章 反击(求收藏)
最新网址:www.mayiwxw.com
    “我是谁?”

    四月大声询问。

    “我是袁四月,上堡乡元和村人。我父亲大兄在外从军,我二姐走失下落不明,我弟弟妹妹年幼不懂事。我母亲身体虚弱什么都做不了。我的八辈子亲戚,没有出过一个衙门做事的能人。

    而我,只会做一点豆腐来卖。就我这样的,你们认为我有能耐认识哪个富家公子?

    胡家家大业大,能稀罕豆腐这点蝇头小利?你们说卢家?卢家那样的家世,更不会稀罕豆腐那点小利润,人家是有大抱负大格局大眼光的人,从始至终只是花钱买了点豆腐而已。

    我,一个乡野丫头,我倒是想入这些公子的眼,好歹攀個高枝。只是,这高枝不是我想攀就能攀,人家根本看不上咱们。

    什么递话让树平哥落选,我要是有这么大的本事,我早就嫁到县令家做少奶奶吃香喝辣,何至于天天守着几间破房子苦哈哈的干。

    我大伯娘说的那些话,你们觉着凭我的本事能做到吗?我真要有那么大本事,四大爷岂不是能和宫里头的皇帝说上话。你们说是不是?”

    “哈哈哈……”

    四月的话引起了众位村民的大笑。

    四月是大家看着长大的,能做豆腐已经让人惊为天人,真要有本事递话给县令大人,岂不是能上天。

    “四月,我们信你。”

    “你大伯娘看来脑子糊涂了,该请个大夫来看看。拖久了,万一耽误了病情,可就晚了。”

    “我早就说过,袁二郎就不是读书的料。穷人家就不该送孩子去读书。”

    袁李氏躲在院门口,心情起起伏伏,从高处一下子跌落到谷底。她拍拍胸口,刚才真是吓到她了。

    大嫂那么疯,说了那么多难听的话,她是毫无招架之力。

    幸亏四月聪明。

    村民散去,四月进了院门,顺手将院门关上。

    袁李氏忙告诉她,“伱大伯娘在房里闹,这事怎么办?我担心得很,她之前分明是在败坏你的名声。她心肠怎么那么黑,你还只是一个姑娘,连婆家都没有。你要是嫁不出去,都是她的责任。”

    四月揉揉眉心,“娘亲少说两句吧!我先去看看大伯娘。”

    袁李氏忙嘱咐道:“你别和她闹。她毕竟是长辈。”

    四月回头,“要不娘亲去和大伯娘谈一谈。”

    此话一出,袁李氏连连摆手,“我不去,我的针线活还没做完。”她跑进卧房躲起来,心里头却一直惦记着隔壁房里的动静。

    小四和小五左右看看,老实守在门口,不给姐姐添乱。

    四月走进房里,先嘱咐二丫,“二丫,你去外面守着。”

    孙二丫有点担心。

    四月含笑说道:“没事。我家大伯娘是个明理的人,她不会发疯的。”

    孙二丫不信,但她还是起身去了屋外。

    袁许氏已经换了干净的衣衫,头发也被清洗过,披散在两边肩膀。她坐在床头,就着窗户透进来的一点昏暗的光线,死死盯着四月。

    四月搬来一张木凳,就在床边坐下。

    她语气平淡地说道:“刚才外面闹得很厉害,大家都在质问我,然后我做了解释,逗得所有人哈哈大笑起来。动静很大,可是大伯一家一个人都没出来看一眼。仿佛是听不见门外的动静一样。就连我说大伯娘得了失心疯,脑子不正常的时候,也没人出来看一眼反驳我。”

    “袁四月,你不会有好下场的。你这么小的年纪,心肠怎么就这么坏。”袁许氏哭啊。

    她连一个小姑娘都“打”不赢,太丢面了。

    家里没有人关心她,更是令她痛心且深感不安。

    她没有回家,却没有人出来找她。

    几个子女也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大伯娘别急着哭,留着眼泪,将来有你哭的时候。”

    四月这话就是在往袁许氏身上戳刀子。

    袁许氏不听不管,她就是要哭,且哭得越发凄惨大声。

    四月则继续说道:“大伯娘心里头应该很清楚吧,凭我,根本没本事让树平哥落选。说到底,还是树平哥自己不争气,外加你们舍不得花钱。出门打听打听,这次被举荐的人,要么家世好,要么就是家里花了钱。树平哥两头都不占,就算再努力十年二十年,也是这个结果。”

    “你胡说!二郎天资聪颖……”

    “得了吧!树平哥什么水平,别人不清楚,我一清二楚。他学的那些内容,给我几天我都能背下来,给他半年他都未必能背下来。他的心思根本没在读书上面,他就是想借口读书不干活而已。”

    “你凭什么这么说二郎,你根本不清楚情况。你知不知道为了读书,二郎有多辛苦,多努力。四月,大伯娘不和你闹,就当是求你,你要是真有办法,你帮帮二郎好不好?他读书那么辛苦,每天起早贪黑,心疼啊!”

    四月当即翻了个白眼。

    “再说了,一笔写不出两个袁字。二郎要是有了前程,你做妹妹的也能跟着沾光对吧。将来说婆家,有了二郎给你撑腰,你也有底气。你帮二郎就是帮自己,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

    “大伯娘,你真认为我一个卖豆腐的有左右县令大人的本事?”四月反问。

    袁许氏语塞。

    可她不死心,“你认识胡公子,你找胡公子说说情,一定能行对不对?”

    “谁告诉你我认识胡公子?”

    “胡公子派人给你送礼物,这事全村人都知道了。你别想瞒着。”

    四月嗤笑一声,“大伯娘是真傻还是装傻?按照你的说法,胡公子对我有点意思,所以派人给我送礼。可是,胡公子真要对我有点意思,为什么不派人上门提亲?

    他怎么舍得我继续住在这破房子里,天天辛苦劳作?富贵人家,拿点不要的东西打发叫花子,就当是逗趣解闷,大伯娘还当真了啊!”

    “不,不是这样的。胡公子……”

    四月干脆打断袁许氏的自说自话,“大伯娘见过胡公子吗?我见过,见过两面。一次是在回来的路上碰面,一次是在我舅舅的汤面店里面,他在吃面。我和他加起来统共只说过十句话,就说了面好吃,再来吃,心想事成类似这样的话。

    大伯娘,你觉着我模样好吗?像我这种模样的人,胡公子应该见过很多吧。

    听说大户人家的闺女,不仅长得美而且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我呢,就只会做豆腐,干点农活。

    我拿什么和大户人家的小姐比?大伯娘凭什么认为胡公子会看上我,进而帮树平哥谋前程?就算胡公子瞎了眼,真的就看上我,我又凭什么帮树平哥,帮你?等我大哥回来,我把这份人情用在我大哥身上不好吗。”
最新网址:www.mayiw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