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文学 > 重生后我弃了天运之子 > 第32章 进城
最新网址:www.mayiwxw.com
    魏郡郡城。

    正是春暖花开,农人忙碌于春耕的季节,郡城城门口,车马络绎不绝。来来往往的商人,出门踏春的士族男女,进城干活的小工,还有城墙根下面一排排的流民。

    四月乘坐马车,由孙德带人护送。

    她打开车窗一角,朝外面张望。

    熟悉的郡城,没想到她再次回到了这里。

    上一世,她嫁给孙德,先是在孙德老家伺候公婆,与孙德长期分居。待到天下大乱,孙德将全族人转移到郡城,就此她在城里头安顿下来。

    那时候孙德忙于公务,即便住在城里头,夫妻两人也是难得见一面。公婆因为她没有生育,对她越发苛责践踏。她独自一人在孙家,一无外援,二是底气不足,只能一直忍耐。

    后来好不容易有了身孕,却因为操劳过度,造成流产。

    当大夫告诉她,恐再难有身孕的时候,她心如死灰,闷头哭泣。

    她将自己关在房里头三天,自始至终孙德没有安慰过她一句,全程只露了一次面,对她很是嫌弃。嫌弃她生不出孩子还拖累他。

    那一刻,她终于看清这个男人的本性。

    她擦干眼泪,努力吃努力养,无论婆母指着她的鼻子如何辱骂,她都不为所动。不给她吃,她就抢来吃。

    孙家人说她不要脸,说她失心疯,说她扫把星,天天骂她是个遭瘟的。每天,都是一大桶衣服丢在她门口,提醒她洗衣做饭。

    全家十几口人,所有的活让她一个人干。

    她不干!

    丢在门口的脏衣服,她不洗。冷锅冷灶她不理。

    她沉默地反抗,终于惊动了一心忙着公务的孙德。

    公婆要求孙德休了她,她也希望他休了她。这個日子没发过了。她情愿回到袁家,回到那个贫穷的家,至少那里有温暖。

    可是孙德,却出人意料地拒绝了。

    “兵荒马乱,你离开了孙家又能去哪里。没有了孙家的庇护,说不定哪天你就死在了街头。安心住着吧,爹娘那边我会和他们好好分说。”

    她不懂孙德,不懂对方为什么不休了自己。是同情,可怜?

    孙德本性自私,但,的的确确给了她一条活路。

    城中局势紧张,她试着走出内宅,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也是在这个过程中,认识了那个假道士,从道士那里学会了许多本领。

    最后一年,她组织城中妇孺为守城大军提供后勤,可谓是一呼百应。那是她人生最高光的时刻。

    她还记得,王府秘密撤出郡城,孙德奉命坚守城池。

    夫妻二人再次见面,一个是后勤大总管,一个是守城校尉。

    他感慨道:“真没想到,你能做到这一步。听说你在识字?”

    “不识字无法管理,也看不懂账目。好在我还有点天分,学起来不算太吃力。”

    “我倒是小瞧了你。若是有一天城破……”

    “自然是与全城百姓共存亡。”

    记忆中,那是夫妻二人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心平气和坐下来进行的一番长谈。谈话内容不多,基本上不涉及私情。

    两个浑身都是缺点的人,谁能想到,竟然能撑起一座城池,并且坚持了一年。天下人都为之侧目。

    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她竟然做到了。

    “袁姑娘在想什么,这么入神。”孙德好奇问了一句。

    四月猛地从回忆中回过神来,眼中还带着一股冷冽的光芒。她低眉顺眼,敛住眼中的风霜雪雨。

    “敢问孙屯长,我们是直接进王府,还是另寻地方住下,等王府通知?”

    “王府催得急,我们直接进王府。”

    四月嗯了一声,将车窗关上。

    上一世,她一直都没弄明白,临川王府为什么要放弃郡城。这里是王府的根基,王府的亲族都住在城中,说放弃就放弃,其利落果断,令人瞠目。

    临川王,是本朝唯一的异姓王,传承近百年。这一代临川王,是第五代。

    传闻,陛下对临川王颇为猜忌。朝中文武官员对临川王占据魏郡郡城这座富庶的城池,也是颇多意见。

    一句话,临川王府的处境不太好。

    但……

    等到天下大乱一起,临川王就成为了天下瞩目之所在,是少数有资格参与争霸的诸侯之一。

    临川王府位于城北。

    原本热闹的街面,越是靠近王府,越发冷清,没有一个小摊小贩。倒是来往兵士见了不少。

    王府到了!

    四月深吸一口气,从马车上下来,抬头一望,门房那小子她竟然认识,马邑。守城的时候,断了一条胳膊。养好伤之后,跟在她后面一起做后勤。

    城破那一夜,所有人都拿着刀枪拼命,马邑也不例外。也不知道,这小子最后有没有活下来。

    想来应该没有活下来。敌军屠城,势要将城内所有人杀个一干二净,又怎么会允许漏网之鱼。

    她含笑冲马邑点头颔首,看见老熟人,就觉着亲切。

    门房马邑眉眼上挑,嘿,哪里来的乡下姑娘,认识吗?不认识就和他套近乎。呵呵……

    他轻蔑不屑。

    “马小哥,这位袁姑娘是来伺候七公子的,烦请通报一声。”孙德客客气气,偷摸递了几个钱给对方。

    “哦,她就是关道长说的那个八字奇特的姑娘?”

    “正是!”

    马邑好奇地多打量了四月几眼,模样还行,白白嫩嫩不像是个乡下姑娘。他斜了眼孙德,了然一笑。

    毕竟是伺候七公子,肯定不能找歪瓜裂枣的姑娘。

    孙屯长果然有眼力见。

    “等着,我去给你们通报。伱们先到门房喝口水。”

    “多谢!”

    四月跟着孙德在门房坐下。

    她随口说了一句,“他话挺多的。”

    当初,她认识的马邑,是个沉默寡言的汉子。

    “你认识他?”孙德很好奇。

    “当然不认识。我还是第一次来城里,若非孙屯长带路,我连王府大门朝哪个方向开都不知道。”

    “袁姑娘客气了。进了王府,你在七公子身边当差,切记谨言慎行。听闻,七公子脾气有些阴晴不定,你自个当心。”

    “孙屯长很关心我?”四月调侃一句。

    孙德冷着脸,“袁姑娘该明白,我们之间是在合作。我希望你能拿出最认真的态度去伺候好七公子。到时候,少不了你的好处。”

    四月呵呵一笑,“孙屯长放心,误不了你的事。我大哥的差事,也请你尽快落实。他脑子笨,可能不太适合在孙屯长手底下当差。”

    “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能否给我大哥安排一个不需要动脑子的位置。”

    “我尽量。”

    “如此甚好!”
最新网址:www.mayiw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