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文学 > 重生后我弃了天运之子 > 第38章 冲突
最新网址:www.mayiwxw.com
    天不亮,四月来到小厨房。

    已经有两个厨娘候着,给她打下手。

    善沁竟然也来了,还打着哈欠,就为了监督她。

    “好好做豆腐。若是做得不好,你那豆腐四月的名声,哼哼……”

    很明显的威胁。

    四月抿了抿唇,“善沁姐姐既然不信我,为何又要我做豆腐脑?不如让厨娘代劳。”

    “你这是不满?”

    “不敢!乡邻称呼我为豆腐四月,是一份善意。我现在也不是靠着这份名声吃饭。”

    言下之意,区区威胁,贻笑大方。

    “你,胆子很大!”善沁微微眯起眼睛,“别以为郎君召见你一次,就是看重你。我告诉你,今日郎君看重伱,明日也能弃了你。你最好不要起不该有的心思,不要惦记不该惦记的人。”

    四月皱眉,这话说得她像是饥不择食,急着攀高枝的女人。

    话,很难听。

    四月也不客气,“我不懂善沁姐姐的意思。要是没别的事,我要忙着做豆腐。”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四月扭头冲对方一笑,“就是善沁姐姐理解的那个意思。”

    “郎君召见一次,胆子涨了不少。”善沁连连冷笑,“你未免高兴得太早。这里是王府,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四月很烦,她只想安静当差,安静做豆腐,有人偏不肯让自己如愿。

    “难道这里就是善沁姐姐撒野的地方?”她直面对方,“善沁姐姐应该很稀罕公子的重视,就以为人人都和你一样的心思吗?你身为公子身边头等丫鬟,碧波院上下所有人都要敬你三分,就这么点心胸和格局,你对得起公子的重视吗?”

    “牙尖嘴利!”善沁抬手就要打,不料,手刚要落下,就动弹不了。

    四月抓住善沁的手腕,“一大早善沁姐姐就如此暴躁,不合适吧。这会天都没亮,善沁姐姐不如回房睡个回笼觉,今儿的事情就当做没发生过。”

    “你说没发生过就没发生过,你算老几。”

    “我什么都不算,我只想息事宁人。如果善沁姐姐非要找我麻烦,我也不怕。你尽管放马而来。”

    四月放开对方的手腕,并且稍稍用力,善沁接连后退几步。

    她揉着发痛的手腕,眼神怨毒。

    好個袁四月,好大的力气。

    她身为郎君身边的大丫鬟,谁都要给她三分脸面,在她面前说话做事都是和和气气。今儿,偏偏栽在了袁四月的手中,还让两个厨娘看了笑话。

    两个厨娘不是碧波院的人,自然是乐得看笑话。

    此间事,经厨娘的嘴,不用半天恐怕就会传遍全府。

    到时候,她善沁的里子面子都丢尽了。

    “袁四月,你给我等着。有你难受的时候。”善沁气呼呼地离去。

    她不是怂,而是她不能耽误郎君的早餐。无论什么仇什么怨,都得等袁四月将豆腐脑做好。

    她出门的时候碰到柳橙,当即横了对方一眼。

    柳橙特别尴尬,来得太不是时候,竟然让她撞见这一幕,肯定会被善沁记恨。都怪四月,也不知道和软一些。

    她走进厨房,轻咳一声,提醒众人她来了。

    “柳橙姐姐来了,有你在我就放心了。”四月热情招呼。

    柳橙板着脸,以过来人的语气说道:“你不该和善沁闹起来。她那人心眼小,嘴巴毒,忍忍就算了。你这又是何必。”

    四月笑道:“柳橙姐姐提醒的对,下次我一定忍她。”

    “晚了。她已经记恨上你。这些天你当心些。”

    四月笑了笑。

    她不后悔。

    一开始她也想忍,谁让善沁得寸进尺,说话越发难听。忍无可忍,无需再忍。要翻脸她不怕。

    她不是王府的下人,这就是她最大的依仗。

    而且,她就不信善沁的手能伸到元和村。

    对方真要有这本事,她唾面自干,甘愿认输。

    这个早上,四月很忙。忙着做豆腐脑,又忙着煎药。本来还算凉快的天,在厨房待上两个时辰,也变得大汗淋漓。

    这活她不想干,她情愿简简单单煎药。

    豆腐脑送上餐桌,七公子尝了味道后,开口大赞。

    “不愧是豆腐四月,豆腐脑做得软嫩丝滑。大厨房的厨娘都差上一截。”

    “郎君不知道吧,袁四月不仅会做豆腐,还会做面点。据说,她的面点也是一绝。”善沁一脸笑眯眯地说道。

    一旁的善虞微蹙眉头,似乎不太赞同。

    善沁殷勤伺候在杨则身边。

    杨则随口问了一句,“哦,她还会做面点。比起你的手艺如何?”

    “奴婢自愧不如,远远不及。”善沁一副谦虚的模样。

    杨则嗯了一声,不置可否。

    眼见一碗豆腐脑见低,善沁抓住时机,问道:“郎君明儿还想吃豆腐脑吗?要不让四月做几样面点,郎君尝个新鲜。”

    “好啊!”

    “奴婢一定会监督四月,让她用心做面点。”

    杨则放下碗,“今儿的豆腐脑不错,赏,给四月一份赏赐。”

    “诺!”善虞应下此事。

    ……

    “你何必同四月计较。”私下里,善虞提醒善沁。

    善沁笑了笑,“我做事有分寸,不会耽误郎君喝药。你就别管了。”

    “你是想累死四月吗?”

    “一点点差事,哪会累死人。而且,她本就是从乡下来的,从早干到晚。我这是人尽其才,物尽其用。行了,就你心善,我心恶。”善沁很不耐烦,转身离去。

    善虞望着她的背影,很是无奈。

    她决定亲自给四月送赏赐,一共一千钱。

    “这是郎君赏你的。你做的豆腐脑,郎君很满意。郎君还想吃你做的面点,明儿一早还要辛苦你一趟。”

    四月收下钱,心头高兴。七公子出手就是大方。

    但,为什么又要吃她做的面点。

    “府中有专门做面点的师傅,而且善沁姐姐最擅长做面点。我那点手艺,哪里有资格在公子面前显摆。”

    她想辞了这门差事。

    她来王府是要煎药,不是做厨娘。

    “我知道你辛苦了。但是,郎君指定让你动手,你就别推辞了。”

    四月蹙眉,“为什么非得我来做。公子怎么知道我擅长做面点。”

    善虞抿唇一笑,“郎君看重你的手艺,这是好事,你别多想。”

    她和善沁是好姐妹,她选择为善沁隐瞒。
最新网址:www.mayiw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