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文学 > 重生后我弃了天运之子 > 第39章 栽赃(求收藏)
最新网址:www.mayiwxw.com
    连着半个月,四月都是连轴转。

    做完豆腐脑,又是做面点。做完面点,又是做汤面……

    一句话,七公子点了她的名字,她就必须完成。

    四月感到累,加上睡眠不足,心情很烦躁。

    早早回房歇息,刚躺下,外面又在吵吵闹闹。她蒙着头睡大觉。

    “你搜,你搜啊!我就不信你能搜出东西来。你东西丢了,关我们屁事。说不定是你自个跑到外面浪,把东西给浪掉了。”

    素心的嗓门很大。

    这么大的动静,睡觉肯定是没法睡了。

    四月起床,开门看看热闹。

    “怎么回事?”她问柳橙。

    “素秋姐姐掉了一只金手镯,说是被人偷了,要搜大家的屋。素心姐姐和她向来不和,两人就吵起来了。”

    “素秋怎么确定是被偷了,而不是她自己不小心掉在了什么地方。”

    “我哪知道。搜屋了。”

    素秋带着两个小丫鬟开始搜屋,素心呵呵冷笑,“谁稀罕你的破镯子。自個掉了别冤枉人。”

    素秋轻蔑地扫了素心一眼,“这里有没有贼,搜过就知道。”

    “要是搜不出来,伱就磕头给大家道歉。”

    “谁磕头还不一定。”

    很快就搜到四月和素心的房间。

    素心就站在自个的床边,“这是我的床,你搜啊。你要是搜出东西来,我把头拧下来给你踢。”

    素秋板着脸,“你让让。”

    素心让开一步。

    两个小丫鬟上前搜了一遍,一无所获。

    素心哈哈大笑,“素秋,我看你装神弄鬼到什么时候。”

    素秋阴沉着一张脸,“这屋里还有一张床没有搜。”

    “这是我的床。我这里没有素秋姐姐要找的东西。”四月站出来。

    素秋冲她冷冷一笑,“有没有你说了不算,给我搜。”

    两个小丫鬟就跟鬼子进村似的,比起搜素心的床那是半点不客气。甚至将床板翻起来。

    “啊!”

    “怎么了?”

    “我好像找到了镯子。”

    小丫鬟从床板下面拿出一只金手镯。

    素秋一把抢过来,“这是我的,这就是我丢的那一只手镯。好啊,袁四月,你竟然是个贼,偷到我的头上。”

    一时间,所有人都朝四月看去。真是人不可貌相,真看不出她竟然是个贼。

    素心眉头一皱,心头怀疑,但她没急着开口。

    柳橙也是目瞪口呆。

    她和四月相处几个月,四月的人品她是了解的。怎么可能偷东西,而且还偷到素秋的头上。这事古怪。但她同样没开口。

    她想听听四月怎么说。

    四月看看床板,又看看搜床的小丫鬟,严肃地说道:“这镯子怎么会在我的床板下,我也是一头雾水。总之,我没偷过东西。我怀疑是有人栽赃陷害。”

    “谁陷害你啊!你来王府才几个月,要陷害你,一开始就陷害你,哪里会等到现在。真没想到,长得一副老实样,竟然是个贼。”

    “你骂谁是贼?”四月目光一冷,死死盯着素秋。

    素秋惊了一吓,越发气恼,偷了自己的镯子还敢给吓唬她,简直是胆大包天。

    “谁偷东西谁就是贼。”

    “你说我是贼,那我问你,你的镯子是什么时候不见的。”

    “今天中午就不见了。”

    四月呵呵冷笑,“你说的镯子是中午不见的,那我告诉你,寅时不到我就去了小厨房,这一点两个厨娘能作证。我从寅时一直忙到酉时三刻,期间不曾离开厨房院落半步,这一点柳橙姐姐和其他姐姐都可以作证。

    也就是说,从早到晚,我不曾见过你一面,更不曾同你接触过,我去哪里偷你的镯子,我哪有时间将镯子藏在床板下。我怀疑你不怀好意,今儿搜屋,就是你自己弄出来的一出戏,分明是在贼喊捉贼。”

    “你胡说!我管你有没有离开过厨房,总之,镯子是在你的床板下找到的,就是你偷的。”

    “我怀疑这个镯子就是这个小丫头趁着搜我床板的时候塞在我的床板下,你们合伙起来贼喊捉贼,栽赃陷害。我想问问,我哪里得罪你了,你要这样害我。”

    “我没有。”小丫头娟儿连连摆手,“镯子真的是从床板下面搜出来的。”

    “听见了吧!就是从你床板下面搜出来的,你就是贼,别想否认。”

    四月连连冷笑,多么拙劣的手段。

    她目光四下张望,“我不知道究竟是谁,趁我不在的时候,偷偷将镯子塞在我的床板下面。这件事我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究竟是谁在陷害我,这件事没完。”

    “我还和你没完。开口就是陷害,谁有空陷害你啊。”素秋气得跳脚,偷了镯子还敢大言不惭,好大的胆子。

    “你口口声声说我偷了你的镯子,那我们就到许姑姑跟前把这件事说清楚。”

    “证据确凿,为什么要去许姑姑那里。”

    “你是怕了吗?”四月目光逼视,“你这么心虚,我有理由怀疑你是在贼喊捉贼,栽赃冤枉。走,跟我去许姑姑面前对质。”

    四月拉扯素秋的手腕,拖着她去见许姑姑。

    素秋自然不肯。

    “袁四月,我没和你计较,你倒是蹬鼻子上脸。你一个贼,能不能要点脸。”

    “你开口闭口骂我是贼,我必须洗刷我的冤屈。你既然是苦主,为什么不敢见许姑姑,莫不是心虚?今天这事必须说清楚。”

    “我支持四月!”素心站出来,“素秋,你可是苦主,你该理直气壮才对。许姑姑又不会吃人,你怕什么。”

    “我相信四月的人品,她不可能偷东西。”柳橙也站了出来,“这里面肯定有什么误会。大家都去见许姑姑,把误会说出来就好。”

    四月坦荡无私的态度,让很多人改观。纷纷赞同应该去见许姑姑,将事情说清楚。镯子究竟怎么丢的,又怎么会在四月的床板下,等见了许姑姑,迟早水落石出。

    大势所趋,素秋只能屈服。

    ……

    天还亮着。

    树荫下,杨则坐在水池边垂钓。

    他突然问了一句,“听说煎药那个丫头偷了别人的东西。”

    善沁闻言,微微一躬身,“启禀郎君,是有这么一回事。许姑姑正在断案。”她心里在笑,死丫头今天必须掉一层皮。

    杨则笑了笑,“半个月了,本以为你应该出够气。没想到,你又玩出了贼喊捉贼这一招。”

    话音一落,善沁额头冒汗。也顾不上地上都是石头,噗通一声,跪了下去。

    “奴婢有罪!”

    善虞也跟着跪下来,“请郎君开恩。”

    杨则挥动着鱼竿,再次垂钓,“你是本公子身边的丫头,心头不畅快,想出气,本公子陪你玩几天也无妨。如今又玩着栽赃陷害的把戏,下一步想做什么?”

    “奴婢死罪!”善沁频频磕头。

    “你的确有罪。你们身为大丫鬟,想要什么本公子就给你们什么。这还不知足,呵呵……”

    “请公子开恩!”善虞再次替善沁求情。

    杨则开始闭目养神。

    丫鬟玉露上前,挥挥手,示意善虞赶紧将善沁带下去。

    又奉上一杯茶,“郎君消消气。善沁是狂了些,这次让她吃够苦头,知道点好歹。”

    杨则嗯了一声,不置可否。接过茶杯却没有饮用。

    “是谁将镯子放在四月的床板下?”

    “回禀郎君,是素心。”

    “是她!”杨则笑了起来,“去和许姑姑说一声。”

    “奴婢明白。”
最新网址:www.mayiw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