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文学 > 重生后我弃了天运之子 > 第48章 折磨(求收藏)
最新网址:www.mayiwxw.com
    四月跟在传话的丫鬟后面,穿过几条回廊,走过数道月亮门,终于来到长春院。

    经过通报,她被带进了大殿。

    王妃刘氏跪坐在榻上,神情端庄严肃。

    四月上前数步,躬身行礼。

    “草民袁四月拜见王妃娘娘,娘娘万福金安。”

    “抬起头来,让本宫瞧瞧。”王妃刘氏中气十足,听声音就知道身体很好,精力充沛。

    四月缓缓抬起头。

    这是她第一次面对王妃,还是如此近距离。王妃刘氏脸微微圆润,点了红唇,全身上下唯有头上有区区几样头饰,显得很素净。一袭暗红色外袍,将身体紧紧包裹,显得既端庄又富有魅力。

    这是一个拥有野心的女人。这是四月看见王妃的第一印象。

    端庄优雅都无法掩盖其内里的野心勃勃,她想让亲儿子上位。前提必须将世子拉下马。

    王妃刘氏也在打量四月,嗯,是个漂亮丫头,的确有本钱吸引老七的注意力。张姑姑说袁四月不像个乡下人,这话没有说错。

    “坐下吧!”王妃刘氏开恩。

    四月在矮几前跪坐下来。

    跪坐的姿势,让人不得不挺直了背脊,始终保持精神集中。

    “本宫听说你老家在云阳县。卢家好像就在云阳。”

    四月微微垂首,“回禀王妃,云阳的确有個卢家。”

    “本宫出嫁之前,还同卢家的姑娘一起玩耍过,那真是一段值得回忆的时光。听闻,你是卖豆腐的。”

    “是。生活艰难,于是寻了豆腐生计。”

    “难怪大家都叫你豆腐四月,这模样担得起。白白嫩嫩的,不像是个乡下人。听说你还读过书?”王妃刘氏表现得兴趣很浓厚,一直打听四月的情况。

    四月微微一躬身,“只是略微认识几个字。”

    “莫要谦虚。在乡下,又是姑娘,能认识字已经很了不起。本宫虽然已经多年不曾在外面游走,大致情况还是了解的。这两年乡下日子怎么样?能过下去吗?”

    这个问题的目的是什么?

    四月一边斟酌,一边回答道:“朝中加了赋税,比不上前几年的年景。”

    “哎!四处打仗,朝廷加赋也是没办法。只是苦了百姓。”王妃刘氏一番感慨,四月差点震惊了。

    莫非王妃还有一颗爱民之心?

    不能吧!

    刘家可是冀州有名的大地主,大财主。所占田亩,数都数不清。不知有多少人给刘家当佃户,又有多少人家破人亡,卖到刘家为奴为婢。

    想归想。怎么说又是另外一回事。

    四月深吸一口气,柔声说道:“王妃仁善。”

    王妃刘氏轻笑一声,努努嘴。张姑姑当即捧来一本书。

    刘氏说道:“既然识字,就陪着本王妃读读书。”

    四月望着厚厚的书册,躬身应下,“诺!”

    “如此甚好!”

    王妃刘氏靠在榻上,枕着靠枕,缓缓闭上了双眼,仿佛是睡着了。

    四月则捧着书,一字一句缓缓诵读,“秦宗室大臣皆言秦王曰:诸侯人来事秦者……”

    四月稍微压低了嗓音,让声音听起来更有质感。她喜欢读书,但是跪坐读书显然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

    为了放松,四月只好偷懒,偶尔扭动一下身体,缓解疲劳。

    丫鬟仆妇都随侍在一旁,无声无息,就像是隐形人似的。

    “你是坐不住吗?”王妃刘氏突然睁开眼问道。

    四月忙说道:“启禀王妃,草民怀有身孕,身体不便,请见谅。”

    “哦!”王妃刘氏做出恍然大悟的样子,“你已经有了身孕。本宫想起来了,之前有人提起过此事。继续吧!”

    四月无奈,只能继续读书。

    天色逐渐暗下来,房里掌了灯。

    四月一直在坚持,咬牙坚持。

    如果王妃是想通过这样的折磨,让她屈服,或是弄掉她肚里的孩子,她不能认输。其实她想说,大可不必。

    想要弄掉她的孩子,一声令下就可以了。

    还是说王妃有亲自折磨人的癖好。

    “娘娘,娘娘,天快黑了。”张姑姑悄声叫醒了王妃刘氏。

    “黑了吗?不知不觉一天又过去了。”王妃刘氏自榻上坐起来,伸了个懒腰,见四月还在读书,挑眉,“伱怎么还在?”

    “王妃没说让草民走,草民不敢走。”四月放下书,微微一躬身。这个姿势反倒是让她僵硬的身体得到了些许放松。

    “天都黑了,回去吧。本王妃并非不近人情。”

    “谢王妃娘娘。”

    四月深吸一口气,想要站起来,奈何腿已经僵了。

    还是一个小丫鬟帮忙扶着她,她才得以站起来,匆匆离开。

    软刀子杀人不见血,却足以将人折磨发疯。

    王妃刘氏喝了一口茶,漱漱口,“老七那边没有动静?”

    张姑姑点头,“一天了,碧波院也没有派人过来问一声。”

    “哼!”王妃刘氏冷哼一声,“老七沉得住气。”

    “或许,七郎君根本不重视袁四月。至于保下孩子,那毕竟是七郎君的种。”张姑姑斟酌着说道。

    王妃刘氏嗤笑一声,“什么种不种的,老七根本不在乎这些。他是我肚子里出来的,我了解他。他就是看中了袁四月,所以才让袁四月留下孩子。”

    “不能吧!”

    “怎么不可能。今天观察了一天,你觉着这个袁四月如何?”

    “能忍!没叫过一声苦。”

    王妃刘氏感慨道:“能忍又能吃苦的乡下丫头多了去。但,识字还怀了老七孩子的乡下丫头可没有。瞧着她答话的模样,是见过世面的人,不像一般丫头那般愚钝。”

    “王妃说的是。那这件事……袁四月的身孕,要干涉吗?”

    王妃刘氏哈哈一笑,“老七自个都不在乎嫡庶,我又何必替他操这个心。等过了今晚,要是袁四月回去后没有动静,孩子保得住,以后就别管了。要是今晚她没熬住,孩子出了问题,那就是天意。天意不许她生下这个孩子。”

    “娘娘言之有理,一切都看天意。”

    四月很不舒服,她扶着墙壁一步一挪回到碧波院。实在是没力气了,直接靠在墙上坐下来,喘口气。

    柳橙一拐弯,就见到了她。

    “你怎么坐在地上。地上凉,你现在是有身孕的人,要爱惜自己。”

    四月睁了睁眼,露出一个疲惫的笑容,“原来是柳橙姐姐。我累得很,让我坐一会歇歇气。”

    柳橙蹲着,“你这是干什么去了?怎么累成这样子。走,我带你回小厨房吃点东西,再烤烤火。”

    “我不用……”

    “别逞能。”

    柳橙扶着四月回了小厨房,一碗热汤下肚,四月顿时感觉自己又活了过来。
最新网址:www.mayiw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