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文学 > 重生后我弃了天运之子 > 第51章 笼络人才(三更,求月票)
最新网址:www.mayiwxw.com
    “聊聊吧!”

    四月没有丝毫嫌弃,直接在稻草堆上坐下来,“我们不是敌人,我对你只有善意,没有恶意。”

    她将带来的吃食放在苏铁的面前,“边吃边聊,如何?”

    苏铁瞪了眼四月,拿起一块肉饼,狼吞虎咽。接着又拿起酒壶,往嘴里灌。

    挥挥手,剩下的食物被一个女乞儿拿走,分食。

    小乞儿也因此退出了城隍庙。

    这下子,城隍庙内就只剩下四月和苏铁二人。

    “我需要消息,各种各样的消息。”四月开门见山,“我会付钱。另外,你帮我在附近租一个大院子,再挑选二三十个忠厚老实可靠能吃苦的少年郎。油嘴滑舌的我不要。”

    “我凭什么帮你。你还没告诉我,我的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

    四月看着苏铁,眼中满是温暖的笑意。

    怎么知道的?

    当然是上辈子就知道了,苏铁曾是她的斥候队队长,每天带着人在城里头巡逻。城里面但凡有个风吹草动,苏铁总能第一时间知道。靠着他,这城里抓出了多个细作,破坏了敌军一次又一次的内部渗透行动。

    苏铁就是天生干情报工作的人才。

    用空虚道长的话说,这叫做信息战!

    只要比敌人掌握更多更全面的信息,利用信息差,就能立于不败之地。

    奈何,孤城不守。

    终究还是败在了客观条件下。

    她佩服孙德,因为孙德选择了与城池共存亡,是个好将军。

    但她不会嫁给孙德这样的人,孙德从始至终都不是一个好丈夫。

    这也是从一开始,她要破坏婚事的原因。

    想到婚事,四月又有些惆怅。自己当初的选择,究竟是对是错。如果她和孙德顺利订婚,会不会……

    她自嘲一笑。

    只要她进了王府,该发生的迟早都会发生。不会因为她定了亲事,就可以避免这现在这一切。

    王府什么时候尊重过一个普通人的婚姻选择?

    “我有我的渠道,这个你不用管。就问你,想不想让外面那些孩子们过上好日子?想不想让他们读书识字?想不想吃饱喝足,不再被人歧视?想的话,就收下这笔钱,租个房子,找齐人手。然后将消息递到王府碧波院。记住我的名字,我叫袁四月。”

    “你是王府的人?”

    “不!我只是暂时住在王府,迟早有一天我会走出王府。”

    “你住在王府,我怎么递消息给你?”

    四月闻言,不由得笑了起来,“不要小看你自己,你肯定有办法,我相信你。这是第二笔钱,这笔钱不是给你吃喝。等租好房子后,购买足够多的粮食,还有布匹。再帮我找个铺面。将来我会教外面的小子女孩手艺,学会手艺后怎么着都能吃上饭。”

    苏铁盯着四月手中的金饼,吞了好几口口水。

    第一次见到金子,这么大一坨金子,差点就起了贪念。

    他质问四月,“你就不怕我贪了你的钱逃跑?等你报官,我早就跑远了。”

    四月呵呵一笑,“你跑哪里去?你舍得丢下外面那些人吗?外面兵荒马乱,反贼很快就要杀过来了,跑出去要么被裹挟当反贼流民,要么就是被官兵抓壮丁,要么就是被当成反贼流民砍头。不会有其他出路。你应该很确定,跟着我,你才有好日子过,当一个真正的人,不再是被人看不起的小乞儿。”

    “说得漂亮。谁知道你是不是别有用心,想要利用我们干什么坏事。”苏铁冷哼一声,势要找回点场子。他不能被一个和他差不多大的姑娘比下去。

    四月哈哈一笑,“就算我别有用心,可我手里的金饼是真的,你刚才吃的肉饼,喝的酒水也都是真的。钱做不了假,你有什么可害怕的。”

    苏铁皱眉。

    他认定天上不会掉馅饼。

    这么好的事情怎么偏偏就落在了他的头上,他百思不得其解。

    四月不得他思考,又说道:“用了我的钱,一分一厘都要记账。若是账目有错,我肯定不会放过你。你也知道我是从王府出来的,以王府的力量,收拾你们一群人,就如碾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我就知道你没安好心。”苏铁很愤怒。

    四月嗤笑一声,“莫非你想着贪墨钱财?花了钱不记账,你想当败家子?钱没挣到一文,已经开始当败家子,你认为这是对的?养着那么多人不精打细算,你是准备吃了今天没明天?”

    苏铁张口结舌,他显得很愤怒,“我说不过你。我告诉你,我绝不会贪墨你一文钱。”

    四月厉声呵斥,“其他人呢?你能确保所有人都和你一样不会见财起意吗?如果什么事情都依靠人品,那还要律法做什么,要制度做什么?人都有贪心,你敢保证外面那些人一辈子都不会监守自盗。我告诉你,比起人,我更相信制度。所以,必须记账!”

    苏铁怒气冲冲,张口说道:“我不会,我不懂记账。你另请高明。”

    四月立马就笑了,“我知道你不识字,现在我突击训练教你一种更简单的识字办法,据说是从波斯传过来的计数办法。1,你没看错,一竖就是一。这就是2……”

    半个时辰后,四月完成了基础教学。

    “你自己去购买笔墨纸砚,以后就用我教你的办法记账。嗯,再买两身像样的衣衫,好歹也是个总管,不能穿得太寒酸。”

    “我是什么管事?”苏铁问道。

    四月笑了起来,“从今以后,你就是我袁四月的大管事,主管情报消息这一块。眼下我们人手不够,其他事情也需要你来做。如果你觉着谁有天赋,你推荐给我。只要通过了考核,全都重用。”

    “我推荐的人你都用?你就这么信任我。你就不怕我哪天卷了你的买卖跑路。”苏铁认定袁四月一定是傻了,要么就是自己还没睡醒。否则,这种天下是掉馅饼的事情怎么会被他碰上。

    至今仍然是不可置信,一脸懵逼,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四月轻笑一声,“你当然有机会卷走钱财,甚至将来还可以卷走生意。而我,除了损失一笔钱之前,收获的则是看清了你这个人,看清了你身边所有人。就当是花钱买了一个教训。”

    说完,她举着手里头的金饼,“今日,我将这块金饼放在你的手中。考你个问题,挣这么一块金饼,我需要花多少时间,对我而言很难吗?”

    宿铁语塞。

    挣一块金饼对他来说,很难很难,除非走歪门邪道。

    但是对于袁四月来说……

    他抬头望着对方的脸,是那样的自信,一副掌控一切的模样。

    应该很容易吧!

    否则,对方为何将金饼随手交给他。

    7017k

    
最新网址:www.mayiw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