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文学 > 重生后我弃了天运之子 > 第55章 搬家
最新网址:www.mayiwxw.com
    四月在南城又租了一个小院子。

    每次出门,马车就停在院内。然后她再前往周家巷大院训练这群少年兵。

    她所用的办法,大部分都是从道士那里学来的,加上自己的一些领会和总结,基本上是毫无保留地交给了苏铁。再由苏铁交给这群少年兵。

    这一天,她手里捏着一张名单,名单后面是每个人扣分分数。

    苏铁问她,“真的要开除他们?他们都是老实人,吃了你的粮食,恨不得将命都卖给你。你能不能给他们一次机会?下一次他们肯定表现得更好。”

    四月无动于衷,用笔勾划着名单,“这个,这个,这几个,你觉着怎么样?”

    苏铁看不懂。

    他闷不吭声,以沉默表示反对和抗议。

    四月根本不在意他的想法,“一支队伍,不仅需要合格的士兵,还需要一支坚强可靠意志坚定的督查兵。我圈出来的这些人,如果不想离开,你告诉他们,只要能在两个月内通过体力军操和文化考核,我就留下他们。”

    “当真?”

    “你没听错,我可以留下他们,但他们必须达到我的要求。体能和军操他们或许没问题,文化考核就不好说了。”

    “你放心,我一定督促他们读书识字。要是谁不用心学,我亲自动手,不劳你费心。只要打不死,就往死里学。”

    “很好!”四月满意地点点头。

    苏铁又说道:“另外有些人,也想加入进来参加训练。”

    “不行!第一批是基础,第一批没训练出来之前,我不准备招收新人。以后都是以旧带新,靠老兵训练新兵。你的任务就是带好他们,其他人的事情用不着你来操心。”

    苏铁沉默。

    因为他知道四月说的是对的。

    现在不宜招收过多人,会冲乱好不容易刚刚建立起来的队伍。

    接着,他问了一个灵魂问题:“我们是兵吗?”

    “当然!”

    “可是,我们不是朝廷的兵。”

    “你们是我袁四月的兵。尽管没有朝廷的编制,但你们的身份就是兵。只不过是不公开的兵。你也不用担心,好歹,我现在还住在王府,有王府遮掩,谁也不会查。将来,我会想办法替大家解决身份问题。”

    “我们能做朝廷的兵?”苏铁隐约有点期待。

    袁四月笑了笑,语气很肯定,“一切都有可能。将来你们不仅能做朝廷的兵,你们还能当将军!”

    苏铁跟着笑了起来。

    ……

    四月手里头的钱不多了。

    每天人吃马嚼,吃喝拉撒都是一笔不小的开支。钱,每天似流水一般花出去,却没有一个固定的进项。

    杨则给她的二十万钱,在她囤积了粮食和布匹后,已经不剩多少。

    必须开源!

    必须找一门生钱的门路。

    生意不好做。

    赚钱的买卖,大宗的生意,都被士族门阀垄断。像他这种本钱不足,又没扎实背景,还是个女子,想要做生意,虎口夺食,基本上不可能。

    只能另辟蹊跷。

    “我需要会烧窖的匠人。”她告诉苏铁。

    苏铁想了想,“我能找到三个烧窖工匠。只是你要做什么?”

    四月轻轻敲击桌面,“一个烧砖窑的工匠,一个烧瓷器的工匠,一个烧铁器的工匠。”

    不料,苏铁却连连摇头,“砖窑工匠好比较容易,花点钱就能找来。瓷器和铁器没办法,这些工匠都在士族手里头捏着,拿着工匠们的卖身契。就算是良民身份,有手艺在一般都是生活无忧,有自己的铺子,你又出不起高价,人家不可能来帮你做事。”

    四月顿觉牙痛。

    说到底,还是她钱太少。

    她要不要忽悠谁,忽悠一笔钱过来。

    她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再过一段时间,城里头似乎爆出了一桩丑闻,有两家士族翻了脸,传闻是因为生意闹翻。

    但,上辈子因为孙德的原因,她知道了一点点真相。两家士族真正闹翻的原因,是因为其中一家的儿郎在有婚约的情况下,同一个女子私奔了。

    如果她能将私奔的消息及时告诉女方,能不能获得一笔钱财?

    不!

    这事她不能亲自出面。

    她问苏铁,“我让你组建的信息小队,怎么样了?”

    “人员已经选拔结束。按照你的要求,心思太过活泛的人,属于第一线,以后只做单线联系。性格稳重一些的,安排在第二线……”

    “甚好!我现在交给你一个任务,你派人盯着魏家,尤其是魏家五郎君,他的一举一动,尤其是和姑娘们在一起的情况,都要报上来。”

    “你想做什么?”

    “想赚钱吗?想赚钱就做好这件事。”

    四月并没有放弃烧窖。

    她花钱请来一位烧窖老师傅,在城外做实验。房子是买来的,乡下房子花不了多少钱,山地是买来的,面积小也没花多少钱。

    自个的房子自个土地,放心大胆尽管在土地上造。

    特意买的黏土土地,尝试着烧砖窑,烧瓷窖。

    她想烧出道士曾经教过她的白瓷,只能花钱一次次尝试。

    为此,她还特意在城里头开了个铺面,专门卖土窖里面烧出来的各种土陶,土瓷,还有青砖。

    这么一忙活,就忙到了四月底。

    袁成武终究拗不过袁李氏的厮缠,搬到了城里来。

    这一天,四月也是早早请示出府,赶到新买的房子。

    房子前几天就收拾了出来,还添置了一些家具。粮食肉菜也提前买好了。

    “你怎么来了。你现在身子贵重,哪能到处跑。就不怕出点意外情况,到时候有你哭的。”袁李氏见到四月就开始唠叨起来,,一个劲地盯着四月的腹部看,怎么还不显怀。完全看不出来这是一个孕妇。

    她都开始担心起来,“肚子里的孩子没事吧。”

    “没事,好得很。”四月三天两头往外面跑,旁人都盼着她流产,可她却觉着身体越来越好,半点不适都没有。许大夫请了几次脉象,也都说胎像很好。

    “你还是要当心些。七公子对你怎么样?”

    “就那样。”四月明显不想聊这个话题,敷衍两句糊弄了过去。

    “姐姐,姐姐……”

    小四小五都眼巴巴地看着四月。

    他们已经好久好久没见过三姐,想死了。

    “长高了!小四竟然比小五还要高。”比划着两个小家伙的身高,这一两年长高了一大截。

    小五满囤嚷嚷道:“我以后肯定比四姐长得高。”

    “那是当然。”

    “哼!就算你长得高,你也要叫我姐。”小四秋葵很霸气的说道。

    7017k

    
最新网址:www.mayiw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