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文学 > 重生后我弃了天运之子 > 第59章 安排
最新网址:www.mayiwxw.com
    见无法说服大哥放弃出差京城的打算,四月果断闭嘴。

    说得越多越招人嫌弃。

    事情不到头上,没有人会相信她的话。是啊,那可是京城,天子脚下,能有什么危险。朝堂斗争再厉害,也不可能波及到小民。

    更何况三公子只是去京城看看,又不当官,没碍着谁家的利益,安全肯定是没问题的。

    所有人都这么想。四月说京城不安全,显然就成了异类。

    她只能另外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去找杨则,她立马否定了这个想法。她和杨则之间,还是要保持一定的距离,只牵扯到孩子,孩子以外的事情最好不要牵扯在一起。

    最后,她想了个笨办法,让苏铁安排两个人提前去京城布置。一旦齐家子开始在京城活动的时候,就要想办法将大哥弄回来。

    苏铁很好奇,“齐家子是谁?”

    “豫州齐氏可曾听说过?”

    苏铁抓了抓头,啊的一声,恍然大悟。前段时间四月讲解天下士族的时候,曾重点讲过豫州齐氏。

    “我想起来了,就是那个被罢官的前太尉。”

    “也是前王妃,以及世子妃的娘家。”

    “你不是说临川王和齐游不对付,为什么还能结成亲家?”

    “因为齐游是齐游,齐氏家族是齐氏家族。这叫做分散投资,各方势力都不放过。总而言之,一旦齐家年轻这一代,开始聚在京城的时候,就要警惕,及时将我大哥带出京城。”

    “万一你大哥不肯跟我们走怎么办?”

    四月直接白了他一眼,“我大哥不肯跟着你们走,你就没别的办法吗?打晕了扛着走也是走。”

    “明白!这件事抱在我身上。只是我走了,训练怎么办?”

    “让副队长接替你的工作。这次安排你去京城,也是想让你出门见识见识。到了京城,你才能看到天下。看到天下,你才知道自己何等的渺小。钱财有限,给我省着点用。”

    “知道了。话说,最近几天粮食开始涨价了。你之前吩咐囤积的粮草……”苏铁想说,涨价了,要不要倒卖一番,发一笔横财。

    四月却说道:“后面还会涨价,今年大家的日子都不好过。你要是有闲钱,赶紧换成粮食存起来。”

    “真有你说的那么严重?”苏铁半信半疑。

    四月冷哼一声,“只会比我说的更严重。台河决堤,受灾百姓上百万。朝廷因为没钱没粮,加上陛下病重,无心赈灾。地方官府同样是无力赈灾。现在是夏天,勉强还能弄到点吃的,什么野菜树根树皮……等到冬天,这百万人吃什么?你告诉他们还能吃什么?

    而且,反贼也会伺机而动,吸纳流民,四处流串。反贼所过之处,你也听说了,必定是寸草不生,别管富户还是普通百姓,没有人能幸免于难。大家都是粘板上的肉,任人宰割。”

    苏铁突然哆嗦了一下,“朝廷就真的不管百万人的死活?”

    四月叹了一声,“或许有人想管,却有心无力。如果陛下这个时候没有生病,或许一切都将改变。”

    她曾想过,若是自己会医术的话,会不会冒险去京城救治天下。转念一想,就凭她的身份,到了京城,也不可能进宫面圣,更没资格给天子治病。

    天子的死亡是注定的。

    天下大乱也是注定的。

    ……

    “她真的有说京城危险?”

    杨则翻着书,随口问道。

    玉音点头,“门房听得真切。四月一直劝说袁满仓辞了去京城的差事,说这一趟很危险。只是袁满仓不相信,兄妹二人闹得有点不愉快。”

    “袁四月凭什么说京城有危险。”

    “她没说。门房有说,看她的样子不像是开玩笑。奴婢以为,袁四月定是在危言耸听,不知所谓。亦或是她在嫉妒袁满仓,怕袁满仓脱离她的掌控。”

    “哈哈哈……”杨则开口发笑,仿佛是听见了世上最有趣的笑话,“你那些猜测就别说了。她嫉妒,她有什么可嫉妒的。袁满仓要是有了出息,她还能跟着沾光。至于脱离掌控,或许吧。”

    “郎君,这件事要过管吗?”

    杨则本想说不用管,转念又起了好奇心。

    “去将她请来,本公子想问问她,凭什么认定京城危险。她一个内宅女子,哪来的本事还能判断京城的局势。莫非是从外面听来的。”

    “不如让茯苓旁敲侧击,说不定能打听出真话。”玉音打心眼里,不希望郎君同袁四月见面。

    一个乡下丫头,究竟有何魅惑手段,不仅怀了郎君的孩子,还越过越滋润。

    想不通,那就让他们少见面。

    不见面,就不会发生任何意外。

    杨则挑眉一笑,像是在笑玉音的愚蠢和天真,还有点不满。

    这么看不起他,认为他问不出真话来?

    当然,他不会搞迁怒。

    玉音的小心思他一清二楚,他心情好的时候,会配合她们玩一玩这些小把戏,顺着她们的意,就当是给身边人的福利。

    但,当他做出决定后,身边人不该如此不识趣。

    玉音过去很好,处处体贴。

    自从袁四月来了后,玉音的几次处置,都让他不太满意。

    “你有没有想过,每次遇到袁四月的事情,你就不够冷静。你心里头失去了方寸,你心乱了。袁四月果然有几把刷子,能让你乱了心,不简单啊。”

    玉音面色大变,额头冷汗直冒,“请公子责罚!”

    “你自己罚你自己,不要事事都让我操心。”

    “诺!”

    四月被请到花园水池。

    杨则正在垂钓,心情似乎很不错。

    “坐!”他主动招呼,四月也没矫情,道了一声谢,坦荡坐下。

    “最近在忙些什么?”杨则竟然聊起了家常,别说伺候的下人惊讶,四月也很意外。

    她盯着水面,想了想才开口说道:“看看书,偶尔出门四处闲逛。”

    “就这些?”杨则扭头看了她一眼,还挺意外。

    “光这些已经让我忙不过来。”

    “我怎么听说,你时常买些吃的,去救济城里头的小乞儿。没想到你还是个善心人。”

    “公子谬赞!我不是善心人,我只是想给孩子祈福。”

    ------题外话------

    求一波月票,推荐票。

    7017k

    
最新网址:www.mayiw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