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文学 > 重生后我弃了天运之子 > 第67章 残废
最新网址:www.mayiwxw.com
    一场谈话不欢而散。

    但,四月并不沮丧。

    今儿只是试探,她还没有采取行动。

    她的目标,等孩子生下来,她肯定是要搬出去住的。

    住在王府,不利于她的事业发展。

    ……

    三郎君并没有死,只是受了伤,躲了起来。

    京城动乱那两晚,他所居住的别院也没能幸免于难。被攻破,劫掠,且战且退。还是被袁满仓救下来的。

    当然,靠袁满仓一个人救不了人。

    是袁满仓恳请苏铁,直接跪在苏铁面前,请他救人。

    苏铁他们在京城多日,三教九流不敢说都混熟了,至少京城的小乞儿他们都拿捏住了。京城的街道要如何走,方能避开那群乱贼,他们也是熟门熟路。

    也是因为这份优势,当苏铁决定去救三郎君的时候,就比旁人更容易一些。接了人,直接穿街过巷,绕着城池,回到安全据点。

    三郎君手断了。

    没有大夫,只能做粗浅的包扎。

    “那群乱贼连郎君都敢杀,简直无法无天。要不是你们及时赶到,郎君危矣。”

    “大将军都敢杀,为何不敢杀三郎君。”

    “你是说吴大将军?”

    “正是!皇宫杀声震天,莫非你们以为是在杀皇帝?肯定是在杀吴大将军。今晚这场乱子,就是冲着吴大将军去的。”

    苏铁结合袁四月告诉他的一些信息,得出结论,侃侃而谈。

    两日后,动乱勉强平息,消息传出,证实了他的说法。吴大将军死了,连带着吴大将军的儿子也死了。

    齐仁逃出了京城,齐家子侄全都逃了。

    终于请来大夫给三郎君看病,耽误了治疗,三郎君的手怕是要留下残疾。

    这下子,三郎君被打击得如丧考妣,直接就颓了。

    一个残疾,这辈子都不可能出仕为官。

    什么是官,首先要五官端正,身体健全。长得高高大大,体貌端正的人,当官都显得更有前途。

    同样条件下,上官情愿升迁一个模样好的,也不乐意升迁一个貌丑之人,污染了官员体系。老百姓还以为当官的都这么丑。

    长得好看,在任何年代都能得到比别人更多的好处。

    由此可知,三郎君的心情,已经不能用简单的“丧”来形容。分明就是绝望!

    他的仕途,他的前程,全都没了。

    就连继承家业的资格也没了。

    堂堂王府,怎么可能让一个残废来继承家业。

    三郎君自暴自弃,不给王府去信报平安,也不出门应酬交际。就把自己关在屋里头,天天醉生梦死,今朝有酒今朝醉,哪管外面洪水滔天。王府担心他的安危,有个屁用。都已经这样了,他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待到王府的人来到京城,见到三郎君这般模样,众人全都沉默了。只能将此地发生的事情如实写信告诉王爷。

    ……

    宝贝儿子手残废。

    王妃刘氏得知消息,当场昏死过去。

    整个王府鸡飞狗跳。

    临川王杨定劈砍了一张书桌,咬牙切齿发誓道:“誓杀齐仁奸贼。誓诛齐游老匹夫。”

    世子杨时颇为尴尬,埋着头不接话。他夹在中间难做人。

    虽说,他表面上要和齐家做切割,实则心里头还是惦记着齐家的资源和支持。生母早亡,他能依靠的人唯有母族。

    可如今的情况,真是让他两头难做人,只能少说少错。

    等到王妃刘氏醒来,就开始哭闹不休,谁都劝不住。

    临川王杨定更是被她给打了出去,差点脸都被抓花了。

    杨则急匆匆赶到,本想安慰。刚坐下,就被王妃拉着手诉苦,“你三哥毁了啊,你三哥可怜啊。如今我只有靠你了,你可要争气。”

    “娘,三哥没死,他只是断了一只手。”

    “你说这话有良心吗?你扪心自问,你三哥对你怎么样。他手残废了,你竟然说他没死。是不是要他真的死了,你才高兴啊!什么叫只是断了一只手。你知不知道,手对他多重要。你这个白眼狼,你怎么这么恶毒。”

    “老太太,你又想多了吧。我是希望你别哭了,当心哭坏了身子。三哥断了手,往好处想,至少他人还活着。只要人活着,就有希望。”

    “他手都断了,你告诉我,他还有什么希望?你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痛。”

    杨则揉揉眉心,“那你让我怎么办?总不能让我赔一只手给三哥。说到底,罪魁祸首是齐仁,应该找齐家算账。”

    “世子妃就是齐家人。你说得对,必须找齐家人算账。”

    王妃刘氏仿佛一下子就找到了情绪的宣泄口,下床穿鞋,她要去找世子妃算账。

    张姑姑很担心,这样真的能行吗?

    杨则眼神示意,不要阻拦。这个时候老太太要做任何事都别阻拦,让她闹腾去。闹腾够了,大家就解脱了。

    至于世子妃遭受的无妄之灾,杨则当然不在意。

    齐家不当人,连姻亲的小子都要砍。没有二话,直接砍回去就行了。

    世子妃二十年人生,一直顺风顺水风光无限。做梦也没想到,她也有遭受致命暴击的时候。

    而且,还是婆母带来的暴击。

    她只能躲在房里面,不出头。

    明知道是迁怒,她也只能忍着。更令她寒心的是,世子杨时自始至终都没有出现,任由王妃在门外破口大骂。

    趁着王府闹腾,谁都没有注意她的时候,四月悄然出府。

    她回了一趟娘家。

    家里面做着豆腐生意,又没房租,生活能过得下去,还能攒下钱。

    娘亲袁李氏的气色明显好了很多,整个人变得开郎起来。远离了婆母妯娌,还能做小生意挣钱,关起门来过自己的小日子,袁李氏每天做梦都要笑醒。

    小四小五也都适应了城里头的生活。

    唯有阿爹,显得愁眉苦脸。他想回乡下。

    “四月,咱们一家什么时候能回乡下?”

    “流贼已经进入魏郡,云阳县周边已经出现了流贼的身影。老家那里,短时间内怕是回不去了。”

    “啊?流贼打来了吗?”袁李氏一声惊呼。

    四月点点头,消息很可靠。

    袁成武拍着桌子,猛地站起来,“我得回去一趟,将你爷奶他们接到城里来。”

    袁李氏张嘴结舌。

    他不希望男人回去,可她没有理由反对。

    7017k

    
最新网址:www.mayiw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