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文学 > 重生后我弃了天运之子 > 第69章 这个男人毫无用处
最新网址:www.mayiwxw.com
    杨则也有心情惆怅的时候。

    这个时候他需要一个人陪着说话解闷,率先想到的人就是袁四月。

    本想派人将四月请来,想了想还是算了。

    “本公子亲自过去。”

    他想到四月肚子大了,行动不便。身为男人,他还是要体贴一二才行。

    玉露本想嘀咕一句,前两天四月才出了一趟王府,身体根本没问题。没想到却被玉音给拦住了。

    玉音只是摇摇头,没有解释。

    郎君此刻的心情犹如秋冬,不可逆着,只能顺着。郎君要做什么,她们只需做好准备即可。

    玉露悄声询问,“三郎君受伤,郎君真有那么伤心吗?”

    “慎言!”玉音很是不满。

    怎么着,这是在怀疑郎君的人品。郎君又不是世子,三郎君是亲兄长,岂能不伤心。

    杨则晃晃悠悠地来到小跨院,茯苓小丫头正在做针线活,给即将出生的孩子做衣衫和尿布。

    身为孩子母亲的四月,却在看书写字,完全没有要替孩子打算的样子。

    杨则看着这一幕,心头就有些不满。

    这是多不想要这个孩子,亦或是恨屋及乌?身为一个母亲,孩子快要出生了,却不给孩子准备衣物,所有的活都交给身边的小丫鬟,成何体统。

    见四月没注意到他来,他便轻咳一声,提醒对方。

    同时,心里头还在怀疑,什么时候他变得如此无关紧要,一个大活人站在门口竟然没人注意。

    四月是真把他当成了空气啊。

    “忙些什么?”

    “郎君来了!”四月放下书本,起身,福了个身。又吩咐茯苓去倒茶。

    她内心深处不欢迎杨则来,要钱没钱,还耽误她的时间。这个男人对她而言,毫无用处。

    别说她过河拆桥。造成今天这个局面的罪魁祸首,就是杨则。

    但凡当初杨则忍住了,没有趁人之危,也不会有今日之事。她早就拿着工钱回家去,嫁不嫁人在于其次,关键是她不用被困在王府,做什么事情都要防备着。

    “你竟然在看韩非子。”杨则惊异莫名,“你看这些书有何益处。你是女人,又不能出仕做官。”

    “我虽然不能出仕做官,但至少能明理。敢问公子,读书的唯一目的就是出仕做官吗?圣人教化世人,就是为了让世人出仕做官吗?”

    杨则语塞。

    接着又是一阵尬笑,“没想到啊,我竟然被你难住了。你说的对,出仕并不是读书的唯一目的,只是主要目的。是我短浅。大夫怎么说?孩子什么时候出生?”

    “大夫说一切都好。过不了多久,郎君就要做父亲了。”四月调侃了一句,也是想看看对方有什么反应。

    对于即将做父亲这件事,杨则显得很无所谓。他并没有感受到生命的真谛。以他的身份,相信将来会有很多孩子。

    “那你好好养身体。”

    四月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好心提醒道:“郎君若是有办法,还是让三郎君尽早回来吧。”

    “哦,为何?”

    “京城本是是非之地,三郎君并非是非人,又何必留在京城。”

    杨则琢磨了一下四月的话,“你以前就说过京城会乱,三哥受伤的消息传回来,你似乎也并没有感到意外。如今又劝我将三哥弄回来,莫非你已经料到京城会再次大乱?”

    四月摇头,只说不知。

    “我只是感觉到京城会不太平,具体什么时候才能太平谁也说不清楚。王府在京城能使的手段有限。与其等到大乱之时,手忙脚乱。不如一开始就做好最坏的打算,尽量避免危险。就好比那些流贼,何不趁他们势弱的时候派兵剿灭。虽说,等到流贼闹大,届时再做剿灭,更显威风,也能从朝中得到一定的好处。可是,难保不会有翻船的时候。”

    杨则当即嗤笑一声,这话简直可笑之极。

    他说道:“如果王府兵马连区区流贼都对付不了,本公子不如一头撞死算了。”

    四月闻言,微蹙眉头。

    真是自大啊!

    当然,杨则有自大的本钱。

    而且,之前流贼的表现称不上厉害,都是一群乌合之众。

    然而,如今情势变了。朝廷混乱,无心剿贼,也无力剿贼。加上天灾人祸,流贼坐大。据她重生前了解到的信息,这个时候的流贼,已经吸纳了一些破产读书人。

    有了读书人的加入,流贼也开始转变战争方式,走正规路线。这将是流贼势力发展最快的一段时间,他们也会吸取经验教训,也会打有计划的仗。

    王府轻视流贼能理解,很快就会后悔的。

    四月人微言轻,她说的话杨则没有听进去,反而嘲笑她杞人忧天。

    四月低头一笑,该说的她都说了,听不听在于对方。

    杨则虽说没有听取及时派兵剿灭流贼的建议,但他听取了将三郎君杨册弄回来的建议。

    杨则继续留在京城,除了丢人还是丢人,毫无益处,甚至浪费钱财。

    他亲自找到临川王杨定,希望父王能安排人将老三弄回来。老三要是不听话,那就打晕了拖回来。

    “不能让三哥继续停留在京城。母亲一日见不到三哥,心情一日不痛快。这些日子母亲一直在为难魏夫人,弄得后宅不宁,父王难道真要坐视不理吗?”

    “当初就不该派老三去京城,他做人迂腐了些,少了机变谋算。”

    “父王这是同意接三哥回来?”

    “京城如今的情况,王府必须派人常驻。不如就让老四去京城,将老三替回来。”

    杨则:“……”

    他琢磨了一下,虽说老四去了京城对他不算有利,但害处也不算太大。大不了就是听母亲几天唠叨而已。

    而且,京城不太平。

    若是能借着京城的局势,让老四永远回不来,不失为一桩好买卖。

    “儿子听父王的。”

    临川王杨定盯着他,似乎是想看透他内心的想法,究竟是真心还是假意,“你不反对?”

    “府中大小事情自有父王做主,儿子为何要反对。再说了,三哥能回来,解了母亲的心结,这是好事啊!”

    临川王杨定哈哈一笑,“是个孝顺儿子。你转告你母亲,叫她放心。本王不是个没良心的人,老三的伤,本王迟早会找回来。”

    7017k

    
最新网址:www.mayiw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