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文学 > 重生后我弃了天运之子 > 第71章 谁敢伤害孩子要他死(二更)
最新网址:www.mayiwxw.com
    王妃在一群下人的簇拥下,浩浩荡荡来到碧波院,美其名曰是要看望刚出生的乖孙。

    张姑姑板着脸,呵斥碧波院的下人,“都愣着做什么,前面带路。郎君呢?去将郎君请来。”

    “本宫看望乖孙,和老七有什么关系。老七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不用过来。女人家的事情,他一个男人也插不上手。”

    王妃刘氏用眼神警告了张姑姑,再敢乱说话坏她的事情,她定不轻饶。

    无论是谁,就算是在身边伺候几十年的老人,也休想阻止她救老三。谁敢阻止,谁就是她的敌人。她不会念丝毫旧情。

    张姑姑心头一颤,砰砰乱跳。

    王妃这是下了大决心啊!

    哎!

    她还能怎么办。

    身为下人,她只能恪守本分,尽量保住自己。希望七郎君能够尽快赶来,或许会有一线生机。

    王妃刘氏甚少来碧波院,她不喜欢这里,她嫌弃这地方药味太重,不吉利。

    通常,她想儿子了,就派人召见。老三的院落,她倒是时不时会去一趟,瞧瞧老三平日里都在做些什么。

    至于老七,一个病秧子,没什么指望。

    一群人涌进小跨院,显得十分拥挤。

    原本看起来还算宽敞的小跨院,这会人是满满当当,仿佛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

    “你们几个跟我进屋,其他人都在院子里候着。”

    王妃刘氏点了张姑姑几个人随行,其他丫鬟仆妇留在院中。

    四月早就听见了外面的动静。

    王妃竟然亲自来看望她的孩子,天下间有如此好的事情,有如此慈爱的婆婆?再说了,她都不算儿媳妇,最多就是个养在王府的外室。

    生个孩子有啥可稀罕的。

    总感觉王妃此举,有点来者不善的意思在里面。

    她打起精神坐起来。

    她身体底子好,生完孩子有点虚弱外,并无其他不适应。又休息了好几个时辰,这会她感觉自己已经能下床走动。

    孩子就放在枕头边。

    别人看着孩子她不放心。

    门开了,王妃进来了。

    “快让本宫看看乖孙。哎呦,真是个小可爱,同老七小时候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王妃并没有问过四月,甚至都没有给四月一个正眼,自然也不会征求四月的意见。她直接抱起了孩子。

    四月本想阻拦,又碍于身份暂时没开口。

    “这孩子长得真好,这是吸收了多少气运才有今日啊!”

    四月蹙眉,这话听起来有点怪怪的,她怎么不明白。

    “哎,老七是个有福气的,年纪轻轻就能当爹,也难怪这两年身体大好了,心思也更野了。”

    话是越说越怪,四月感觉越来越不对劲。

    她出声打断,“小的拜见王妃娘娘。身体不适,不能起身,还请王妃见谅。”

    王妃却冲她笑,笑得意味深长。

    “你生了个好儿子,本宫很喜欢。这个孩子与本宫有缘分,本宫就抱走了。你不用感激,他毕竟是本宫的孙子。”

    “这是我的孩子,谁也不许抱走。”四月突然从床上跳起来,伸手抢夺孩子。

    却没想到,王妃反应超快,躲在了两个嬷嬷身后,并厉声呵斥,“你这人,不知道好歹。本宫好心好意替你养育孩子,你那是什么眼神。”

    四月扶着桌角,怒目而视,“王妃敢指天发誓,你会好好抚养孩子,而不是别有用心吗?你敢用三郎君发誓吗?”

    “你放肆!老三岂是你能提起的,你一个贱婢。本宫抬举你,结果你却不识抬举。”

    “把孩子还给我。你想对孩子做什么?你是不是想对孩子不利?”四月以最大的恶意揣测王妃的用意。

    这个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好,但却有无缘无故的恨。

    她见识过太多。

    王妃的突然出现,本就是处处充满了疑问。如今又要抱走孩子,这让四月怎么不多想,怎么不猜忌。

    “你若是胆敢对孩子不利,我一定让你断子绝孙!”四月恶狠狠地说道。

    “你放肆!”王妃怒斥,“你算什么东西,胆敢威胁本宫。本宫现在就可以下令处死你。”

    “处死我?你凭什么处死我?我袁四月可不是你们王府的奴婢,我是良民身份。只要我死了,立时三刻,就有书信送往州牧,送到京城。朝廷正愁没机会收拾王府,送上门的把柄岂能不要。”

    “你算什么东西。区区一介小民,你以为你能寄出信件,朝廷就会替你做主。哈哈哈,你可真是又蠢又天真。”

    王妃大笑出声,笑四月是个蠢货。笑这年头竟然有人用告状来威胁她。

    朝廷真有办法收拾王府,何须等到现在。

    而且,朝廷现在自顾不暇,哪有力气收拾王府。

    果然是个内宅女子,毫无见识。

    同这样的蠢货说话,都是浪费时间浪费她的口舌。

    四月面色一冷,“王妃怎么知道我没办法让朝廷替我出面?你怎么就确定我的信件仅仅只是告状,没点别的有用的料。齐游现在急需要一桩功勋,不如我就送他一桩功勋,如何?还有那个齐仁,正在各地招兵买马,需要很多粮草军械。你说我书信一封去诱惑他,他会不会出兵攻打魏郡?不说远的,就说近在咫尺的流贼,足够的诱饵抛出去,他们敢不敢截杀王府的粮道,敢不敢截杀刘家的坞堡粮仓?敢不敢杀刘家儿郎!”

    “你敢!”

    “王妃敢带走我的孩子并加以伤害,敢弄死我,我就敢做。大不了你做初一我做十五。”

    一个虚弱的小女子,靠着桌角,脸色苍白,却放出了最具威慑力的狠话。

    没有要死要活,没有跪地哭喊祈求开恩,唯有威胁!

    在场的人全都惊呆了。

    她哪来的胆量?

    她哪来的胆识?

    她怎么会知道这么多,怎么懂这些,怎么会知道如何抓王妃的软肋。还有,她的表情她的语气都不像是在放空话,她似乎真的有底气做到这一切。

    凭什么?

    一个乡野丫头,她哪来的自信?

    她怎么敢威胁堂堂临川王妃!

    这局面,让人看不懂啊!

    “你怎么会知道王府的粮道?你究竟是谁派来的?”

    房门洞开,杨则来了。

    7017k

    
最新网址:www.mayiw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