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文学 > 我在末日直播逆袭成全民顶流 > 五十 生病
最新网址:www.mayiwxw.com
    山洞里,林星辰正在卖力做木架,想象着上面挂满肉的样子。

    看到苏音原封不动的回来,疑惑道:“羊肉换不出去?”

    苏音叹了口气,解释说:“今天下雨,都在忙着搭帐篷,建茅屋,没空去砍柴,都怕淋雨后感冒。”

    “我们的木柴还够2-3天的,之后再去换或者自己砍柴。”

    “你身上都淋湿了,快到里面去烤烤火。”林星辰看到苏音全身被雨水打湿,连忙说。

    “嗯。”今天出门,羊肉没有换出去,还把自己都淋湿了。苏音坐在篝火边上,等火把衣服烤干。

    苏音迷迷糊糊间,闭着眼睛就睡着了。等到再醒过来时,外面天色已黑,山洞里篝火正旺。

    “竟然睡了一下午。”苏音心里懊悔,浪费了一下午的时间,头脑里快速盘算还有哪些事情要做。

    刚要站起来,突然发现了不对劲,自己头晕眼花,浑身无力,查看了自己的状态,显示“感冒。”

    自己居然……感冒了?曾经她在大雨里连续打工一整天都没有感冒。这才多久,居然就感冒了。

    “这里是游戏,不是现实。系统规定淋雨多长时间后就会感冒,你的状态就会出现。”林星辰似乎知道苏音在想什么,耐心解释。

    “原来如此。”苏音的生活很大部分是围绕游戏在进行,有时候都把游戏当成了真实的生活。特别是这次的荒岛生存。

    状态栏里显示“感冒:每天减少生存值10,如不及时医治病情将会加重。”

    虽然升级的时候可以恢复人物状态,但目前的经验值来看,这几天还不能升级。

    仅仅是感冒,如果用消炎药太浪费了,只能靠自己硬撑过去。

    “既然是全息模拟游戏,我认为感冒只要好好休息,就可以痊愈。”林星辰安慰道。

    “这两天你别操心,放心吧,有我在。”林星辰把刚刚烤好的羊肉和装水的竹筒递给苏音。

    “先吃点东西,羊肉可以驱寒,吃完就休息。”

    吃了东西后,苏音觉得浑身乏力,迷迷糊糊就睡着。

    翌日清晨,苏音悠悠转醒,感觉头晕情况好转了许多。

    发现洞里已经多了三个木架,那些放在竹篮里的腌肉都被挂了起来,旁边的木柴也明显多了一些。

    再次查看自己的状态,“感冒”已经变成了“虚弱”,“虚弱:每天减少生存值5,期间不可从事体力活动,持续三天。”

    在心里松了一口气,感冒确实只要休息就能好,但在这里如果三天不狩猎也就意味着死亡。

    她活动了一下身体,试着站起来,发现头晕的现象已经消失,可以正常行动。

    下一秒,系统提示音响起,“第六天,目前幸存者占比67%,请各位玩家努力生存。”

    不知不觉已经有33%的玩家淘汰,还没有爆发玩家之间的大型冲突,后面的环境会越来越困难。

    洞外,小雨还在继续下着,丝毫没有停止的迹象。既然她会感冒,那些冒雨搭帐篷的人是不是也感冒了。如果没有安全的居住地,没有可靠的队友提供食物,在头晕眼花、浑身乏力的状态下,只能任人宰割。

    “你醒了。”林星辰听到动静,转过身对她说,“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先听哪个。”

    “好消息。”苏音毫不犹豫地说。

    “我找了森林里搭建茅屋的人,换到了木柴。够我们多用两天的。”他说完后报以微笑,好像在等夸奖。

    “坏消息。”苏音问。

    “我们的淡水不多了,营地那边已经没有玩家,欣欣也不知去向。我找了她一下午,也没有找到。最好在这两天就找到她,不然我们可能只能喝动物血或找到可以饮用的淡水。”说完,他的眉头深深皱起。

    仅靠苏音的系统技能,根本不能保证两个人的日常饮用水。没有水,有再多的食物也不能活过通关。

    听到这个“坏消息”,苏音呆了呆,糖槭汁的事还没有来得及告诉他。

    刚准备开口,林星辰又接着说:“你别担心,我已经想到办法。早上用树叶接露水,或者在地上挖个水坑,等水沉淀后喝最上面的一层清水都是可行的。”

    “我已经在外面挖了两个大坑,正好趁着下雨,可以储存一些雨水。至于能不能喝,我会先试一下。”林星辰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

    “你喝自己技能产生的矿泉水。正常情况下,雨水是可以饮用的,但是游戏里就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负面状态。如果有器皿可以煮水喝就好了。至少,至少兔血是可以喝的,我刚刚已经试过了。”

    说到这里,苏音才发现他的嘴角还有一丝残留的兔血,他的裤管上全是泥巴,应该是下午在外面挖坑挖的。

    看着林星辰的表情,兔血的味道一定不怎么样。

    气氛到了这份上,苏音不得不告诉他:“其实,我们有水资源。我之前发现了一片糖槭,糖槭汁可以喝,也可以用来制作糖浆。我已经喝过了,没问题。”说着,苏音将装有糖槭汁的竹筒递给林星辰,里面还有一半的糖槭汁。

    林星辰呆呆地接过竹筒,机械地打开盖子,喝了一口。清爽甘甜,还有一丝丝的甜味,比那兔血不知道好喝多少倍。

    “你……怎么不早点说。”林星辰露出一个哭笑不得的表情。

    这人是什么时候发现的,为什么不早点告诉他。他这一下午为了淡水,又是跑营地,又是挖坑,又是喝兔子血。他的心内实在是又生气又好笑。

    幸好淡水的问题总算解决了,兔血和泥水的味道实在让人难以下咽,喝多了还会恶心反胃。能喝天天的糖槭汁,总好过兔血和泥水。

    “本来还想看看你有什么好办法,如果是动物血和泥水,那还是算了。我可不想看到那个画面。”苏音轻笑道。

    然后,她认真的问:“你下午看到的那些人,他们昨天冒雨干活后,有没有生病?”
最新网址:www.mayiw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