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文学 > 我在末日直播逆袭成全民顶流 > 一百三十四 阴霾
最新网址:www.mayiwxw.com
    “游戏第19天。”

    苏音抓起地上的土,五指松开,泥土从指缝间落下。

    经过这几天的时间,原本气质还算平和的她已然有了肃杀之气。

    当初储存的粮食几乎消耗完,蘑饼无法加主粮或者豆类进去,就算生理上能吃饱,可缺失的物质还是让许多人出现身体不适。

    至今还没哪个势力解决主粮的问题,长此以往要么靠人们自己熬过去,要么就慢慢等死。

    如今本市的几个势力基本稳定下来,之后除非是足够轰动的事,不然很难再发生斗争。

    回到安全区后,看到的都是憔悴的居民,有的眼中全是阴霾,全黑的环境对于人的影响还是很大,近期出现精神方面问题的居民很多。

    没有解决主粮问题,终年生活在这黑暗的环境中,人终归受不了。

    在经过一处活动板房时,忽的有什么从门内砸出,苏音定睛一看发现是个碗,因为这么一摔已经破了,里头蘑饼泡出的糊糊散落在地上。

    房内跑出个半大的孩子,闷不吭声收拾东西。

    房内还传出女人的骂声:“天天吃这破蘑菇粉!每天睁眼闭眼全是黑!活着有什么意思!有什么意思!”

    骂完后就是撕心裂肺的哭声,苏音知道又是一个突发暴躁的居民。

    苏音有时也会出现躁郁的心情,更别说其他挣扎在温饱线的居民们。

    回到房间后,她打开塑料抽屉,里面全是蘑饼,只是这些吃再多也没用。

    安全区内发放的蘑饼,主粮以及豆类含量极低,几乎是以蘑菇粉末为主,即便有人造光源种植粮食,可长期以往让那些粮食出现生长周期变短,产量也跟着降低。

    她合上抽屉,都懒得去吃。

    没一会外面又传来哭喊声,苏音又起身出去,发现是之前那个摔碗的女人用碎碗割腕自杀。

    她叹了口气,下楼查看情况。

    对于女人的割腕,只有离得近的几个居民看了眼,其他人是丝毫没反应,对此已经见怪不怪,这几天内就已经发生几十起自杀事件,而且还会互相影响。

    安全区对此也很无奈,这样选择自杀的基本都是普通民众,蘑饼别说是留存,有的甚至吃不饱,如何付得起医药费,可安全区也不想放弃这些人。

    “妈,我会好好干活挣更多饼。”他才半大的孩子,只能拖动干瘦的母亲。

    苏音进门后,道:“我来吧。”说着她一把抱起女人,人非常地轻。

    那孩子抹了下眼泪,从抽屉里小心拿出塑料袋装着的半块蘑饼。

    人抱到医院后,医生护士从善如流进行治疗,治疗期间脸上带着些许麻木,他们知道这都是心存死志的人,就算这会救活了,回去可能还要再自杀。

    而那个半大的孩子小心翼翼把半块蘑饼递给护士,护士憔悴的脸上浮现笑意,“没事,这种情况治疗不用付费,蘑饼你自己留着。”

    半大孩子无措地收回蘑饼,一时间站在那不知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这样的孩子在安全区有不少,由于未成年还营养不良,安全区也不想压榨他们,就给些轻松的活计,比如清扫区内的卫生,只是工资也极低。

    苏音看那孩子在短暂的迷茫后,眼里重新浮现清明,

    很少有人关注这些孩子,如今整个西南郊区都是安全区的地盘,倒不必担心出去遭遇其他势力。

    小军曾经有个幸福的家庭,父亲威严母亲温和,只是灾难毁了一切,失去父亲后母亲一开始很坚强带着他,只是现在,母亲生病了。

    他从医生那知道母亲体内缺失什么,导致她身体不适进而影响到精神,小军下定决心要好好挣蘑饼,给母亲进行更好的治疗。

    而在救援队管理局,徐队长这样级别的救援人员,正汇集在安全区长的办公室里。

    此时的安全区长周身威严更甚,他沉着脸道:“这次叫你们几个来也是因为要出大事。”

    徐队长跟其他队长们来回对望,他自己心里猜测是不是要跟其他势力对起来。

    安全区长继续道:“这几天来我们一直没放弃对地质的监测,近期研究院那边有了新发现,几座离内陆很近的海底火山要再次爆发,就如同几天前那样会影响到咱们这里,唯一值得欣慰的是,威力很可能没上次大。”

    经过几天多时间,之前被岩浆喷发顶开的口子成了个空洞,他们也没敢贸然接近填埋,生怕填埋的东西里含有什么刺激到底下盖着玄武岩的岩浆。

    徐队长:“需要疏散人群吗,咱们西南郊区有安全的地方吗?”

    安全区长回道:“暂时不需要,也没监测到哪里不是影响,就先注意周边情况,有异常随时通报。”

    几个队长连连点头,心情略微沉重。

    安全区长又道:“你们也别摆那副脸,赶紧回去歇着。”

    “游戏第20天。”

    苏音第二天就被召集说要讲个重要的事,她也没往别的方面想,以为又是哪个势力开始作妖。

    而当徐队长把近期还有灾害的事说出来后,苏音想骂人!

    讲话结束后,她就一直是神游状态,其他救援人员都在忧虑海底火山的事,倒也没人觉得她这个状态不对劲。

    在救援队这些时间,参与过大大小小的斗争,她大概明白了安全区长的处事风格,简单来说是个不缺手段,但不会不择手段的人。

    开完会,走在回去的路上,她拿着个手电筒准备出发,只是走出十几米远,整个地面开始震颤。

    苏音瞳孔紧缩,在心里大喊:“这个时候就来了?!”

    说完她转身就跑,好在地面震颤的强度不高,其他救援人员你看我,我看你的,心里升起一种诡异感。

    地面的震颤是一波接一波,中间会暂停几分钟,然后再继续,苏音只希望那个孩子别死心眼待一个地方。

    距离他们几十米处也拱起小坡,只是那边更密集,下一刻就听到“轰”地一声,小坡被炸开,从里喷出四溅的岩浆。

    不过来不及想太多,就感觉地面整个上抬了一下,震得人们被腾空抛起再落地,好在就抬起的高度不多,摔得不大疼。
最新网址:www.mayiw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