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文学 > 剑仙饶命 > 第九十二章 神秘男子!
最新网址:www.mayiwxw.com
    周云梦点了点头,小声禀告道:

    “弟子见那人所传的功诀,与太白剑宗剑法并无太大矛盾之处,便修习了……”

    风沛凝叹息一声,没有多说什么。

    只是嘱咐她修炼多种剑诀之时,切记调理到相应的剑意心境,小心走火入魔。

    周云梦追问风沛凝,她脑海中的禁制何时才能解除。

    风沛凝在再次用心探查之后,没有过多言语,只是让她安心修炼。

    周云梦是前朝皇帝周威的独女,在出生之后不久,便被人在脑海中下了禁制。

    周家的冰凤御心诀,无论她如何努力,总不能修炼得得心应手。

    周云梦见风沛凝面容上多有顾虑,洒然一笑道:

    “师父不用替弟子担心,这么多年都过来了,也不差一年两年的。”

    风沛凝抚弄了一下周云梦的长发,神情稍微舒展了一些,道:

    “你倒是想得开!为师要是像你一样心无挂碍,恐怕早修成剑仙之境了!”

    周云梦吐了一下舌头,调皮道:

    “师父,弟子的心境修炼还早呢!我听六哥说,他已寻到修炼道路了?”

    “不错,他的确不适合剑道一途。”风沛凝想起这个记名弟子,脸上现出无奈微笑。

    忽而,她杏眼瞪圆,用稍微斥责的口吻,道:

    “为师来此,一来是为你疗伤,二来便是监督你养成修炼好的习惯!”

    周云梦双手微分,划了一个半圆,右手剑指向前探出。

    一只淡蓝色的冰凤雏形,从她指尖跃出。

    虽然外表依然模糊,但形态却是活灵活现。

    围着风沛凝和周云梦尚未旋转半圈,便已消失无踪。

    风沛凝在周云梦额头点了一指,笑道:

    “还不错!不过,你的修炼劲头跟我那新收的记名弟子还是差了一些!”

    周云梦不服输地停下功诀,给风沛凝倒了一杯茶。

    “师父,您喝茶。弟子下次见了那个新人了,一定好好向他请教。”

    ……

    ……

    数日之后,大晋朝堂之上。

    太子麾下的一个文官,越众而出,奏道:

    “陛下,自从汪承宗御史不幸后,整个西凉州从未有人督查,恐怕对我大晋安定不利。”

    皇帝赵康身坐九龙椅之上,向下瞥了一眼,神色微动,道:

    “你可有何主意?”

    那文官轻咳一声,呈出一封奏折,道:

    “微臣建议再派人选,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不能让西凉始终无人监管。”

    赵康身边的那个老太监,接过奏折,小心翼翼地捧在双手,放到皇帝面前。

    赵康认真看了几眼奏折,右手在玉石书案上敲了几下,思索道:

    “你可有举荐之人?”

    那文官摇头,道:

    “微臣没有,一切全看陛下圣明烛照,您可选定合适之人。”

    赵康点了点头,揉了一下眉心,向站立在朝堂之上的重臣看了一遍。

    那个老太监微微挥手,让那文官退下。

    赵康扭头望了一眼身边的老太监,笑道:

    “丁贤,你可有兴趣往西凉去一趟?”

    在百官队伍前站立的太子吞了一口口水,没有说话。

    老太监向赵康躬身回禀,道:

    “老奴全听陛下差遣。”

    赵康摇了摇头,道:

    “你个老奴才!朕的身边一时半会儿还真少不了你,你就别去了!”

    老太监丁贤再次躬身,微微后退半步,仍然站到原位。

    “老奴遵旨。”

    赵康在九龙椅上挪动了一下身子,道:

    “列位臣工,你们可有合适的人选?”

    一个头发花白的官员,向前站了半步,道:

    “启禀陛下,臣举荐二皇子赵雄。”

    “可否说说你举荐赵雄的原因?”皇帝呵呵一笑,望着一脸无措的疯王。

    那个官员捋了一下长须,道:

    “大晋上下众所周知,二皇子为人坦荡豪侠,对陛下赤胆忠心。因此,臣举荐二皇子!”

    赵康捻动了一下手指,道:

    “二皇子热衷习武,对官场之事知之甚少,还是算了吧!雄儿,最近功法又进步了吗?”

    自从赵康当上大晋皇帝以来,少有在朝堂之上像今日这般跟皇子们唠家常。

    赵雄本来就没有想去西凉的想法,但被赵康拒绝后,却没来由一阵失落。

    待他听到赵康问他修炼进展之时,激动地伸手到背后,想要摸出南离赤焰锤演示一番,却摸了个空。

    挠了挠脑袋,嘿嘿笑道:

    “儿臣忘了,朝堂之上不让佩戴兵器。下朝后,我再演示给父皇看!”

    赵康被赵雄的赤诚逗得大笑,乐得胡子撅起,道:

    “好,这就说定了!”

    此后,众人一连保举数人,都被赵康以各种理由推辞。

    ……

    众人吵吵嚷嚷声中,一个身材消瘦的官员,从队列中侧了半个身子,拱手奏道:

    “陛下,微臣奏请一人,可担当此重任。”

    赵康望着那人,道:

    “左尚书,你掌管吏部,应该会有更合适的人,你说说看。”

    吏部尚书定了定神,微不可察地与太子赵德对望了一眼,道:

    “微臣认为,太常寺的韩寿可担此重任。”

    韩寿一向为人排挤,在太常寺任闲职,并没有资格来朝堂之上。

    赵德双眼微眯,淡然道:

    “说说你的理由。”

    吏部尚书不管其余人等的喝骂,朗声道:

    “韩寿出身于乡野,行事乖张却从未触犯大晋律法。他平日与百官就不和睦,不属于任何一个派系。”

    寥寥数语之后,吏部尚书不再多言,静等皇帝赵康做决定。

    韩寿此人,赵康是知晓的,有股子狠劲,为了到大晋当官,北元的妻子都能杀掉。

    数息之后,赵康点头应允,道:

    “先派到军中监军,顺便学习一下许州牧的兵法。韩寿被冷落的时候不短了,也该起用了。”

    停顿之后,他特意叮嘱吏部尚书道:

    “下朝之后,你带他来见朕,朕有话跟他讲。”

    ……

    ……

    不知不觉之间,时间已过去三个月。

    洛京城中,繁华热闹依旧,仍然是全天下的人们最梦想到达之地!

    韩寿在被皇帝赵康勉励一番后,早已到西凉督军、学习兵法。

    若是表现合格,就能被任命为西凉新一任的御史中丞,负责监察西凉一切军政民事。

    而太白剑宗宗主风沛凝,在云梦公主府停留了一个月之后,便告辞离去。

    毕竟,周云梦脑海中的禁制极为特殊,不是他人能用外力破除的。

    只能凭借周云梦自身的修为,一点一滴磨灭!

    好在,风沛凝给这个最宠爱的九弟子所留的灵石,足够一段时间修炼使用。

    因此,对于周云梦本人而言,受脑海禁制所限,她在山下用灵石修炼的速度,几乎与山上没有多大区别!

    这一晚,明月高悬,公主府内一片静谧!

    临近花园的静室之中,周云梦左右手各握了一枚紫阶灵石,正在安心打坐修炼。

    一缕缕淡蓝色的气流,从天地之间玄之又玄地化形而出,凝聚往她的丹田。

    窗外。

    传出一声熟悉的男子轻咳之声。

    周云梦面上微喜,打开房门。

    脚步轻盈,纵身跃到凉亭之下。

    “前辈,你终于又来了!”

    那黑衣男子,不知施展了什么秘法。

    面容外笼罩着一重雾气,模糊得让人看不清晰真容,耐心道:

    “跟你说了好多次,不要叫我前辈。你应该叫我师父,实在不行的话叫先生也可以!”

    周云梦作了一个鬼脸,盘膝而坐,道:

    “晚辈有师父了,太白剑宗宗主风沛凝,厉害得紧,你打不过。我还是叫你前辈吧!”

    那神秘男子瞪了周云梦一眼,轻声解释一番。

    当年,若不是他强行破境失败,受伤之后一身修为几乎全无,至今都没有恢复多少!

    不然的话,十个风沛凝也不是他的对手!

    周云梦嘻嘻一笑,与这神秘男子颇为捻熟,倒也不怕他对自己有何意见。

    “前辈,你现在的功力恢复了多少了?”

    神秘男子脸色微红,幸亏身在月色之下,才免去被周云梦看穿的尴尬。

    搓了一下手,以充满怨念的语气,道:

    “恢复了一点点。应该,差不多,大概,快赶上风沛凝一半的修为了!”

    “前辈进步神速,远超晚辈进境!”

    周云梦敷衍地夸奖了一句,又急不可耐道:

    “开始吧!老规矩,学剑之前先讲故事!”

    神秘男子长叹一声,望着月亮一阵无语。

    他自从周云梦三岁以后,便常偷偷到公主府教导她。

    初时,他担心周云梦误认为他有敌意,便装作讲故事的老神仙。

    “每一个没有父母的孩子,都会有个神仙在孩子睡不着的时候,来讲故事哄睡。”

    结果,在讲了数百个故事取得小云梦的信任之后,他却无意中让这大周遗孤染上了听故事的毛病。

    在周云梦十二岁那年,她被太白剑宗宗主风沛凝选中,收为座下第九个真传弟子。

    神秘男子知道后,也开始教导周云梦修炼,却不得不用讲故事兑换!

    不给讲故事?

    可以!

    今天,本公主腿疼、手疼、或者肩膀疼,总之就是练不了剑道功诀!

    而每次再听完故事之后,她都极为认真地“强忍着病痛”,一板一眼地修炼神秘男子所传授的剑诀!

    周云梦所修炼的冰凤御心诀,是被风沛凝所传。

    那神秘男子和风沛凝互相知道对方的存在,却似乎有意识地互相回避,从未在公主府相遇。

    大晋皇帝赵康在知道周云梦修炼冰凤御心诀之后,似乎没有什么抵触。

    只是派遣丁贤拜谒太白剑宗,并代他以周云梦义父的名义,赠予了大批供奉。

    神秘男子回望过去种种,知晓今晚若不讲故事,估计又是被周云梦托病告假。

    “公主,上次讲到哪里了?”

    周云梦安然端坐,从储物袋内取出一小包零食,道:

    “上次讲到了大周皇帝大战诸雄,赢得皇后的芳心,却被他的义弟所害。”

    忽而,她想起一个传闻,疑惑道:

    “前辈,这到底是我家真实发生的往事,还是你自己胡乱编的故事?”
最新网址:www.mayiw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