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文学 > 重生朱慈烺,恢复河山 > 第二十七章 沐云寒
最新网址:www.mayiwxw.com
    “当初朕要是能早点识破多铎的分兵之计,也不至于此!”

    朱慈烺十分后悔道。

    “这怎么能是陛下的过错那!怪我们诸将当时太过于疏忽所致!”

    黄得功在一旁说道。

    “凤阳与扬州唇齿相依,凤阳如今危急,倘若陷落,唇亡则齿寒,届时扬州必将孤立无援,陷入绝境,因此不可不救啊!”

    朱慈烺指着地图说道。

    “臣!愿率军救援扬州!”

    黄得功请命道。

    “不可!现在我军人少,清军在汇合了之前派去攻打凤阳的清军之后,人数已经上升不少,非我军能敌!如今分兵去救恐怕救不了凤阳,还得把援军也搭进去。”

    唐王朱聿键冷静分析说道。

    “欲救凤阳,不一定得兵出凤阳!”

    朱慈烺看向唐王朱聿键暗示道。

    “万岁的意思是?围魏救赵?”

    唐王朱聿键猛然惊醒道。

    “没错!我军需要留下不少人守备扬州城,分出的兵不足以前往凤阳境内,救援凤阳,既然如此何不分兵,兵出淮安,救援凤阳?”

    朱慈烺对诸将说道。

    “陛下英明!”

    唐王朱聿键听后大为佩服,连忙称赞道。

    “如此一来,淮安一旦被攻击,围攻凤阳的多铎一定会分兵来救淮安,到时候就可以大大减轻凤阳的压力,使凤阳撑到三省三十万大军赶到。”

    戚厉在旁说道。

    不久之后,朱慈烺命黄得功,唐王朱聿键兵分二路,进攻淮安而去。

    自己则留下来和戚厉还有两万士兵留下守备扬州城。

    扬州城官邸内。

    朱慈烺命锦衣卫抬来十几个箭靶。

    “嗦....”

    仅仅数秒,十几箭飞出,箭箭击中红心。

    “碰!”

    随后拔出腰间手铳,一枪直接击倒一个箭靶。

    枪法极其精准。

    “陛下的好箭法,好枪法!”

    一旁的锦衣卫指挥使骆养性忍不住夸赞道。

    “只可惜朕的刀法不行!”

    朱慈烺将手铳别在腰间,拔出一旁的绣春刀说道。

    “陛下想学刀?”

    骆养性试探性的问道。

    “朕有此意,不知骆指挥使可否指导一二?”

    朱慈烺询问骆养性道。

    “臣的刀法只能算中上,不算上上品,就算教陛下,估计也不会有太大成就,臣知一人名叫沐云寒江湖人称南刀,其刀法独步天下,二十多年来,击败南方无数高手,至今没有人能够打败他。”

    锦衣卫指挥使骆养性说道。

    “要是此人在扬州就好了,朕定要向他请教刀法。”

    朱慈烺看着手中的绣春刀喃喃自语道。

    “陛下有所不知,臣接到密报,此人在前日便来到了扬州!此刻就在扬州东城!”

    锦衣卫指挥使骆养性说道。

    “什么!”

    朱慈烺听后,脸上顿时流露出一阵惊喜。

    “快传此人,正要见见他!”

    朱慈烺对锦衣卫指挥使骆养性说道。

    “好!臣这就亲自去请他前来!”

    锦衣卫指挥使骆养性说道。

    片刻之后,锦衣卫指挥使骆养性便召集了上百锦衣卫,策马离开朱慈烺在扬州的临时住所。

    直奔扬州城东而去。

    城东一间酒肆内。

    今年刚过五十的沐云寒,一边喝酒。

    桌上摆放着用百年玄铁,仿造雁翎刀外形打造而成的名刀寒彻。

    沐云寒曾用此刀打败南方无数高手,死在此刀之下的人也不计其数。

    锦衣卫指挥使骆养性踏过门槛,走了进来。

    “是锦衣卫!”

    “快走!”

    “.....”

    店内吃饭的众人生怕牵连到自己,纷纷吓得起身离去,也顾不得吃饭了。

    骆养性缓步走到了沐云寒面前。

    “阁下便是南刀沐云寒吧!”

    骆养性恭敬的行礼说道。

    “在下的确是沐云寒!南刀不过是江湖对我的一个无足轻重的称呼罢了。”

    沐云寒一边喝酒一边说道。

    “沐前辈,晚辈想请你出山,教授刀法,不知你可愿意?”

    骆养性试探性的询问道。

    “不教,不教,我老了教不动了!”

    沐寒一边摇头一边说道。

    “前辈谦虚了,前辈今年才五十,孔子八十还在收徒那,有何教不了的?”

    骆养性看向沐寒说道。

    “我说了,不教,就是不教!你是没有长耳朵吗?”

    沐寒当即怼道。

    “哼!你可知让你教的是谁吗?让你教那是看得起你!”

    一名锦衣卫百户眼见沐云寒如此摆谱,当即上前用力拍桌,冷哼一声呵斥道。

    只见沐云寒快速挥出一掌击向那名锦衣卫百户。

    “彭!”

    那名锦衣卫百户当场被击飞十几步,彭的一声撞倒在酒肆柜台前。

    “年轻人本事不大,口气倒是挺大的!”

    沐云寒从凳子上缓缓起身,看向远处被自己击倒在地的那名锦衣卫百户说道。

    骆养性见沐云寒出的这一掌,大为震惊,此掌力不下千斤之力。

    而且骆养性明显感觉到,沐云寒是留了手的,要是不留手,恐怕自己麾下这名锦衣卫百户就要报废在这里了。

    “沐前辈,好深厚的掌力,此力不下千斤。”

    骆养性一脸倾佩的说道。

    “算你还有些眼力!”

    沐云寒一副高傲的模样说道。

    “恳请沐前辈,跟我前去教习刀法。”

    骆养性再次请求道。

    “你是锦衣卫指挥使骆养性吧!”

    沐云寒瞅了骆养性一眼道。

    “你...你怎么会知道。”

    骆养性一脸诧异道。

    骆养性万万没有想到,南刀沐云寒竟然认识自己。

    “多年前,我曾在你父亲麾下任职,当年还见过你!”

    沐云寒说道。

    “这么说,你以前是锦衣卫?”

    骆养性询问道。

    “当过一段时间锦衣卫,后来后金越来越强大,在辽东杀人越货,无恶不作,我便从军报国了,我曾一夜之间,以一人之力斩杀数百清兵,全身而退,数次刺杀清军将领,当年在辽东,清军听到我的名字都要胆寒三分!”

    沐云寒诉说当年往事道。

    “当年你投军,是投在谁麾下?”

    骆养性又接着询问道。

    “当年我投在戚金将军帐下,后来浑河血战爆发,戚金将军力战而死,我拼死也未能救出他,此乃我一生遗憾,后来深知后金必将吞并辽东,而朝廷无能为力,于是心灰意冷离开军营,一路南下,一路上遇到不少武林高手的挑衅,都被我陆续击败,我也间接成就了南刀之名。”

    沐云寒诉说往昔道。
最新网址:www.mayiw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