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文学 > 九幽天师 > 第四章 别墅诡事
最新网址:www.mayiwxw.com
    “放心,老汉只是让你做个简单的事,只是此事时机尚未成熟,等时机成熟,老汉自会去寻你”,老头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

    周涛则撇撇嘴,心想,“故弄玄虚,不过管他呢,有便宜不占王八蛋,反正不花钱,至于诓我,小爷兜比脸干净,至于要做的事,那也以后再说,到时候就说东西没用不就行了”。

    但事后,周涛真的很庆幸今天的决定。

    既然这么决定了,周涛也就把这荷包收了起来。

    周涛又和老头提了几个物件的名字,你还别说,这老头店里卖的东西挺全,最后周涛拿着桃木剑,朱砂,五帝钱,还有一叠纸钱和老头给的荷包走出了店铺。

    除了荷包是老头送给周涛的,其他的一共又花了他300个大子,摸着已经瘪的不能再瘪的钱包,周涛的心都在滴血,他默默嘀咕“今天晚上这个凶宅试睡的任务,我一定得完成,不然我直接就得去乞讨了”。

    看着周涛离去的背影,从里屋走出一个身穿黑色斗篷的人,整个人都藏在了黑袍之中,也看不到脸,只能看的出身体的大概轮廓,比较苗条。

    “东西送出去了?”,黑袍人开口问了句,声音似乎也做过处理,可能用了变声器,听不出到底是男是女。

    “送出去,不过那小子似乎怀疑些什么”,老头对黑袍人的态度很恭敬。

    “送出去我们的任务就算完成了,接下来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黑袍男人说完又走回到了里屋。

    提着一大包东西的周涛走出丧葬一条街,看到路边有家卖兰州拉面的,他想了想,这五天之后,哥们那也是身价7000块钱的单身贵族,今天咱也奢侈一回,吃顿好的。

    走进兰州拉面点后,“老板,给我来一大碗拉面!”,想着那7000块钱,哥们腰杆也直了,说话那也是一个自信。

    吃完面,周涛就准备回去了,现在已经下午两点多了,回去休息一下,再收拾收拾,也能往别墅那边赶了。

    付了十块钱,从拉面店走了出去,身后的拉面店老板娘看周涛走了,那是满脸的嫌弃,一直憋在心里的话也吐了出来,“一个穷屌丝,一共吃了十块钱的面,连个鸡蛋都没舍得吃,还叫那么大声!”

    提着一大包东西,这时周涛也不赶时间,所以为了省钱,他坐公交回到了家中。

    回到家,周涛把东西简单收拾了下,放在旅行包中,把那包朱砂和老头给的荷包贴身放好,收拾完周涛躺在床上准备睡会儿,毕竟晚上还有任务,万一整不好,可能一晚上都没得睡。

    刚躺下,想着今天晚上要在凶宅过夜,竟有些莫名的兴奋,一时间有点睡不着,毕竟长这么大还从没有去过凶宅。

    深呼吸,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迷迷糊糊的睡着了,还做了个梦,梦中,自己处在一个漆黑的山洞中,四周一片漆黑,黑的像浓稠的墨汁,伸手就可以摸到湿滑的洞壁,我小心而又走在这狭长的洞穴中,走了好久,越走我越害怕,那黑暗的死寂中没有一点声音,就连我的脚步声都没有,静谧的仿佛整个世界都按下了暂停键,我想大声呼喊,可是没有一点声音传出,就连我自己都听不到,这诡异的现象,加上这犹如深渊般的黑暗,无边的恐惧和压抑使得我就像被扔在深海中,痛苦的窒息感让我觉得自己就快要死掉了。

    “啊!”,周涛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大口喘着粗气,贪婪的呼吸着美妙的空气,缓解刚刚产生的强烈窒息感,周涛毫不怀疑,他刚刚要是再晚醒一会儿,可能真的会窒息而亡,有科学表明,当大脑认为窒息时,就会停止呼吸,知道脑缺氧造成死亡,有些催眠的手段是可以做到的,当然想做到这点很难,一旦窒息,大脑会传出挣扎的指令,再深的催眠也会苏醒。

    周涛走下床,拿起水壶咕咚咕咚喝了几大口,这才终于把砰砰乱跳的小心脏缓缓平复了下来。

    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呀,这怎么都八点多了”。

    周涛急了忙慌的把之前收拾好的东西拿上,把旅行包往背上一背,捆好的被子一提,向着楼下走去。

    由于拿的东西太多,周涛还是忍痛打了个车,主要是这别墅在郊区,这路费估计是真不少啊!

    到了地儿,果然,八十多块钱的路费,“这能让我吃多少泡面啊!”。

    周涛仰天长叹,用颤抖的手掏出手机给司机扫了钱。

    果然这年头还是赚钱重要,没钱啥也干不了。

    略微感慨了一下,周涛拿着东西走下车,站在别墅区的大门前,看着里面坐落的一栋栋精致的小别墅,周涛再次感慨有钱真好。

    看着大包小包的拿的一堆东西的周涛站在别墅区门口向里面张望,一个皮肤黝黑的高大壮硕保安走了出来,“嘿,你干是啥的?没事不要在这里瞎转悠,看你一副穷酸样,这里住的都是有权有钱的人,小心冲撞了他们,你吃不了兜着走”,保安的语气很是不善。

    周涛看着保安这狐假虎威的嘴脸就恶心,但有句俗话说得好,小鬼难缠,毕竟自己现在有要紧事,也不想和他多纠缠,于是递了根烟陪着笑脸说“这位大哥,是这样,小弟这业主的一个远房亲戚,是我家亲戚说让我来这住两天”。

    也不知道是周涛的态度好,还是那只烟的作用,这保安将信将疑的看着他,也没再继续为难,语气好了些,“你等下,你要去几号别墅,按照规定,我得先给业主打电话确认后你才能进去,你先把这个登记表填了”。

    说完拿出个本子递给周涛,周涛连忙道谢说“那多谢了,是27号别墅”。

    很快保安那边电话就接通了,只听保安说“张先生您好,我是别墅区这边的保安,您有客人来访,说是您的远房亲戚,嗯,对,好的,好的,祝您身体健康,再见”

    “行,没问题了,你进去吧,27 号别墅你往北走,算了,我带你去吧,路上不要乱张望,小心惹来麻烦”,保安放下电话,转过身来对周涛说着,说完转身向保安亭外走去。

    这保安虽然说得含蓄,但周涛还是听出他的话外之音,“这是在警告自己呢,让我不要有其他想法,这里的人都很尊贵,我得罪不起,看来还是把我当贼了他”。

    周涛摇头苦笑 ,没有再和他争辩什么,随着他向外走去。

    刚走出门的那壮硕保安突然身体一顿,停在那不动了,神情有些难看,“你...你刚说你要去哪栋别墅?”,保安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

    周涛有些莫名其妙,“去27号啊,怎么了?又有什么问题吗?”

    那保安咽了咽口水,神情紧张的看了看四周,伸手把我拉在保安亭旁边的角落,神秘兮兮的对我说,“有问题吗?问题大了,刚我还没想起来,我跟你说,这房子里死过人你知道吗?”

    周涛点点头,“知道,我还知道,那里面死了三个人”

    “知道你还敢去?”保安用看缺心眼的表情看着周涛。

    “那有啥,不就死了三个人嘛,有什么怕的”,周涛表现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不单单是死人那么简单,你听我慢慢跟你说,我们做保安的,每天要出去巡逻,刚开始那里死了人,我们虽然晚上路过那里心里有些毛毛的,但我们三个人一组,也没觉得多害怕,可直到第七天的夜里,有同事巡逻经过那里,看到这栋别墅的灯开着,而且隐隐还传来争吵的声音,这让我们那几个同事警惕了起来,要知道,那家人可全死光了,而且到现在也没有亲属来接收那套房子,所以室内的东西都在,贵重物品肯定不少,这就导致比较容易招贼”。保安讲起那诡异的事来就停不下来了,咽了咽口水,又准备继续说下去。

    周涛看他说的口干舌燥,说的又是关于那栋别墅的事情,正好自己多了解一些,于是就将手中还没

    喝的那瓶水递给他,他喝了一口道了声谢就又继续讲了起来。

    “哈,多谢了老弟,咱继续往下说,你说这万一要是丢了东西,他们可担不起那个责任,所以那三人就急忙向那栋别墅走去,说来也怪,本来远远看着还亮着的灯,等他们走近了却发现灯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关了,此时他们眼前的别墅一片漆黑,争吵声也消失了,本来三人还挺疑惑的,但是其中一人说出了自己的观点,说可能听到他们过来,那帮贼把灯关了,这个观点一说出,立刻获得了另外两人的一致同意,于是我这三个同事决定还是到那别墅中看看,而这一看之下,可把那三人吓得不轻”。

    说到这,壮硕保安眼中流露出难以掩饰的恐惧,周涛把这一幕尽收眼底,忍不住就问道“那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事?”
最新网址:www.mayiw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