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文学 > 冬岁宴 > 第七章 你到底为何人?
最新网址:www.mayiwxw.com
    锣鼓喧天,红妆加身。

    子时的员外府没在夜色中,明灯高挂,有戏子“咿咿呀呀“的戏腔四起,我被绑在花轿里,晃晃悠悠不知去往何处。

    我手脚被捆着,动弹不得,只得偏过脑袋,透过帘子飘摇下的缝隙艰难地去看轿外。

    花轿经过的地方都引路般地高高挂着灯笼,一路通红,极为诡异。

    我不安地挣扎着,但系这绳索的侍从下了死手,我无半点挣脱的可能。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我在心里喊着刘原挽的名字,眼泪几乎要落下。

    他一定会来救我的。

    我只能这样安慰着自己,此时也并无他法。

    正想着,轿子蓦地停下。

    我心一颤,面前的轿帘被人撩开,露出了侍从那张没着红光的脸,他解开了我脚上的绳索,随即便把我拖下了车,还未待我站稳,便赶着我往前走。

    我还未缓过神来,腿脚酸痛,被推搡着,跌跌撞撞地走着,待身后人离开,我才发现自己正身处于一间只点了一盏烛火的屋子。

    烛火摇曳,我慌张转身,却只看见侍从笑吟吟的神情掩入门后。

    门被人锁上,屋子里安静得可怕,我站在原地,迟迟不敢动。

    因为方才,我余光无意瞥见那烛火旁,似坐着一人。

    只是屋内昏暗,我看不清他的脸。

    但我心下了然,这便是那......王员外了。

    背脊发凉,我们便如此似有似无的对峙着,直到身后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我才猛地转身,下一秒便惊恐地睁大了眼睛。

    借着那盏烛光,我看见了极其诡异的一幕。

    身着婚服的男子缓缓起身,外衣不慎滑落,他动作一顿,伸出干枯的手拉了拉,随后摇摇晃晃地向我走来,面上带着古怪的笑,那对浑浊的眼珠转了转,目光始终直勾勾地放在我身上。

    我看着他枯瘦蜡黄的脸颊,颤着步子连连后退。

    这`这哪是人啊......这分明就是一具傀儡!

    一眼望去,他像是刚从从棺材爬出来的干尸一般,咧着嘴角眯着眼睛一步一步走近我。

    天啊,天啊!

    我不禁尖叫出声,却已无路可退。

    如此模样的人,为何她们还要争着抢着,前来服侍?

    眼看着他干枯的手指就要触到我的脸颊,我认命地闭上眼睛,身后的门却突然被人拉开,我紧贴着门的身子便重心不稳,跌入了来人的怀抱。

    剑刺进王员外胸膛的那一刻,一只宽大的手掌,轻轻地覆上了我的眼睛。

    “别怕。“

    是刘原挽。

    我颤抖着,泪水顺着脸颊滑落,抬头,对上了一双红着眼眶的眼睛。

    他喘着粗气,似是刚刚赶到。

    心里的大石头落下,我拉着他的衣袖,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你来了,你终于来了。

    耳边传来喧闹,我转头,刚好看见杨一提着剑出现。

    他紧皱着眉,快声道:“王爷,有人来了,快走。”

    刘原挽点头,欲拉起我的手,发觉我的手心冰凉后动作顿了顿,安抚道:

    “别怕,没事了。“

    我含泪看他一言不发,任由他拉着快步往外走去。

    突然想起什么,我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王员外倒在血泊里的尸体,皱眉担忧道:

    “他们还绑了许多年轻女子。”

    那些被绑在木架上的女子,若是不能及时被救下,恐怕过不了多久,便会血液尽失,一命呜呼。

    这是何等残忍,她们又是何等无辜。

    “无妨,稍等片刻,自会有人救他们出去,”他顿了顿,“当务之急,是先把你平安带出去。“

    我看着他紧绷的侧脸,张了张嘴,欲说些什么时,耳边忽然传来脚步声,抬眼看去,发现不远处赶来了不少侍从。

    我心下一惊,还未反应过来,便被刘原挽护在了身后。看着他随着杨一提剑迎上去,我站在原地,心中焦急,却也无计可施。

    好在两人武功高强,不出片刻,便突破重围。

    刘原挽上前欲伸手拉我,却瞥见手上不慎沾上的血迹,动作一顿,似怕我嫌弃,犹豫着想收回时,我却忙拉起他的手,冲他一笑。

    刘原挽一征,眉眼微垂。

    还未走上一步,突然传来脚步声,似很多人一涌而来。

    我下意识看向刘原挽,看见他提着剑,垂着眉眼,似累极。我下意识上前一步,挡在了他的面前。

    出乎意料的,来人竟是一群捕快。

    一名首领模样认出刘原挽后,收了剑,随即上前行礼道:

    “王爷。”

    礼罢,捕快们便在首领的命令下,绕过我们四处散开,不出片刻,便占领了整个员外府。

    我心下正疑惑,抬眼看见队伍尾端,一名官员装束的男子徐徐走出。

    他模样白净,神情平和,目光从我的身上扫过,最终停在了刘原挽的身上,他顿了顿,作揖道:

    “下官来晚了,还请王爷请勿怪罪。”

    刘原挽忙扶道:“宋兄言重了。”

    宋兄?

    我疑惑地看向刘原挽,却见他笑着道:“若不是宋兄及时赶到,我可能早已死在了那些黑衣人刀下了。“

    说着,他拉起我。

    “余下的事,便交给宋兄了。家妻受了惊,我就先行告退了。”

    宋珂行嘴角挂着一抹淡淡的笑意,作揖以示告别。

    刘原挽便不再废话,把剑扔给杨一,颔首后便拉着我往外走去。

    我回头,看见他也不再作停留,迈开步子,往员外府深处走去。

    “刘原挽,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拉着我的手心紧了紧,沉默片刻,便也不再隐瞒。

    “我看到字条后,便按照上面的指引赶到了客栈,还未进门,就发现了不对劲,随即和杨一决定放弃正门,以夜色作掩护,从客房的窗户潜进。“

    “这客栈果然不同寻常。我们找到了那个被困的女子,许诺救下她后便决定先行回府,寻到援兵后再返回客栈救人。但当我们回到马车上后,却不见你,我心道不好,你定是随着我们,进了那家客栈。”

    不见我?所以他是知道......我也去了?

    “我便叫杨一先去找宋......”

    我抿了抿唇,打断他:“所以你,知道我在马车里,对吗?“

    刘原挽一顿,点头承认道:“是。”

    他知道!那他为什么还......?

    我一时间愣在了原地。

    对啊,我早该想到的。

    明明马车里空着,他却一反常态坐在了外面。所以那时他偏过的脸颊,不是偶然,而是感应到了我的目光,用余光不动声色地与我对望。

    我抬眼,对上他复杂的神色。

    心下一动,我欲开口说些什么时,余光却瞥见拐角处忽涌出一群熟悉的身影。

    我定睛一看,瞪大了眼睛。

    是客栈里那群黑衣男子!

    怎么又是他们,为何如此阴魂不散?

    耳边传来杨一的声音:“快!上马车!”

    来不及多想,我便被刘原挽拉上了面前停着的马车。

    “坐好了!驾!“

    杨一的声音传来,下一秒,马儿长啸一声,马车便以极快的速度冲向了那些黑衣男子。

    他们一时间不知如何应对,下意识四散开来。

    一切发生的太快,我险险坐稳后忽然发觉马车中另有其人。

    是一位蓝衣女子。

    她身形消瘦,面容憔悴,生了一张清丽可人的脸,整个人看起来灰扑扑的,揪着衣袖,揣揣不安地对上我的目光。

    “谢谢你们。”

    耳边响起熟悉的声音,我心下了然,看来她就是那客栈中的女子。

    “道谢的话日后再说。“我掀起帘子,看了一眼马车后面重新追上来的黑衣男子,满心忧愁道:

    “先想办法把那些怪物甩开。”

    他们速度极快,速度如鬼魅一般时而隐没在夜色中,始终不远不近地跟在马车后。

    “所以这个王员外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忍不住问道。

    刘原挽不言,只听到杨一的声音传来。

    “那个王员外年老色衰,体弱多病,却还贪念美色,荒淫无度。坊间传闻道,他听信江湖道士,绑来许多年轻女子,并用她们的血液制药,欲以此保自己长生不老。宋侍郎一直想把他捉拿归案,但苦于没有证据,他背后又有高官撑腰,因此只能苦寻他的破绽,却无果。而此次夫人被掳去,正是给了宋侍郎一个大好的机会。”

    原来如此.

    “不妙。”

    一直未出声的刘原挽低声道,我连忙掀开帘子望去,却不见他们的身影。

    “人呢?”我疑惑道。

    “他们,追上来了。”

    话音刚落,马车忽地停了。

    杨一压低的声音从车外传来:“王爷,没有路了。“

    忽起山风,帘子被吹起,借着月色,我看清前方——竟是一处断崖。

    马车外传来脚步声,我心知,我们已经无路可逃了。

    “王爷现在怎么办?”杨一问道。

    刘原挽握着剑,沉默不语,他皱着眉,似在思索些什么。

    “他们要抓的是我。”身旁的女子忽然颤颤出声,“把我交出去,他们就不会伤害你了。”

    说着,她起身欲下车,却被马车外的杨一拦下。

    “姑娘......”

    她微微一笑,拂开他阻拦的手,却又被我扯着衣袖留下。

    我急急道:“你可知你若是被抓回去了,下场会如何?”

    那都是些没有人性的畜牲,没了一个王员外,还会有李员外`张员外,她今日若是被他们抓回去了,没有疑问,必是死命一条。

    身后却突然传来声音。

    刘原挽垂眸,低低开口:

    “他们的目的,不止是你,而是我们所有人。”

    他一顿,抬眼看着她半响,眯眼道:

    “你到底是何人?”
最新网址:www.mayiw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