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文学 > 混在修仙世界的巫 > 第一章 丹穴山
最新网址:www.mayiwxw.com
    一阵寒风吹过,古松树上的积雪阵阵嗖嗖的下落,如一钓鱼的老叟,静坐河边,蓑衣上落满雪花,似是一阵鱼儿上钩,胳膊微微抬起,积雪顺着蓑衣不时的抖落在地上;

    突然,一阵婴儿的啼哭传来,在这空旷的山林间,尤为清晰,同时一阵高亢的虎啸声随后传来,似乎在控诉着严冬的持久,又似乎在感谢着上天恩赐食物的幸运,宣示这食物的主权,又过了一阵,婴儿还在啼哭,老虎的咆哮声越发的急促,似乎婴儿的哭声有什么魔力,导致其无法靠近享用今天的丰盛的早餐;

    古锋听到第一声婴儿的哭声就随之赶来,不可置信在这寒冬将过,初春将至,且满是蛮荒景象的丹穴山竟然有人带孩子入内,快速掠过一颗颗如哨兵般笔直的古松,雪地上却只留下浅浅的脚印,终于经过一阵快速奔跑之后,映入古锋眼前的是一个颗参天的古树,树围直径近三丈,冬雪已落满树枝,如古松队列中的王者,高达三十丈,最低的枝桠也距离地面超十丈,上面放着一个火红的襁褓,在满是银装素裹的天地面前,尤其的鲜艳,同时沿着这个树丫附近的积雪也在迅速的融化,似乎这襁褓如小太阳一样,正在融化这颗巨树。

    点点的雪水逐渐滴落而下,但没有到达地面,树下一只老虎身长近三丈,身高近一丈,身体呈深褐与白色相间,点点的白色掩映其中,似乎是冬日给这其间的生命留下的点点烙印,正趴在树上仰着头,一双蓝色的双眸死死的盯着树丫上的一抹红色,一声声的低吟着,一颗颗晶莹的雪水滴落在其身上,不见踪影,这场景像是一个猛虎正在朝拜着太阳,祈求着生命之水;

    古锋一眼就认出,这是蓝睛虎,是这一片林地的王者,忽的,老虎猛的一跳,跃起高度近九丈,只差一点就够到了红色的襁褓,但蓝睛虎还是只能掉落到地上,树上留下了其滑落的一条直线爪痕,不甘的怒吼着,吼得周边树上的积雪又是一阵下落,接着,蓝睛虎开始拼命的拍打巨树,树上的雪花簌簌直落,但放着襁褓的枝桠却无一丝动摇的痕迹,巨树如母亲的怀里,紧紧抱着孩子;

    古锋快速上前,走到蓝睛虎的后方,突然蓝睛虎扭身过来,只见古锋轻轻一点地,人出现在十丈开外,近处一双蓝色的眸子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这个闯入的不速之客,年龄不过20左右,一身黑色劲装,身上却少有雪渍,只有鞋边有这浅浅的雪痕,腰间插着一把黑色的小锄头,墨色的锄柄,银色锄头,头发干练的扎在脑后,背上有个背篓,背篓里似乎有少量的药材。

    一声怒吼,蓝睛虎旋即向古锋直扑过来,很难想象如此庞然大物竟有如此爆发力,一跃遮蔽天际,漫天只有其白色的腹部,只见古锋快速欺身靠近蓝睛虎,后脚如蜻蜓点水般轻轻一蹬,手肘顶在其下颚,蓝睛虎似被一重物击中,飞速落入后方草丛里,两颗古松,被其拦腰撞断,停了下来,寻常野兽遭此重创,基本肯定一命呜呼,只见蓝睛虎挣扎着起身,低鸣了两声,往大山深处走去,逐渐不见了踪影。

    “哇~哇~”两声高亢的哭声后,突然没了声音,古锋走进古树,又是一蹬,身体如利箭般飞出,稍越过枝桠后,又缓慢下降,轻轻落在枝桠上,甚至都没带起一阵雪花,抱起襁褓,不知名的材质制成的襁褓持续温热,温度十分的舒适,只见内里有个婴儿,皮肤褶皱,犹如脱了水一般,一头的胎毛,竟然有一片已经泛白,黑白相间的微微卷曲着,一双耳朵活像两片撑开的蚌壳,其眉头紧皱,双眼紧闭,小嘴微咬着,全身蜷缩,在面露痛苦之色。

    古锋看着眼前这个丑陋而且生命力极其羸弱的小孩,摸了摸其小脸,通体冰凉,古锋将自己的大手伸进了襁褓之中,输出着真气,手掌散发的温度,让婴儿逐渐热了起来,突然其摸到一块圆润的玉,形状类似一把小剑,同时也散发着点点热量,热但不灼,掏出定睛一看,剑上有一张纸条写着“古澈”二字映入眼帘,古锋心头一想,“古澈,与我还真是有缘,你这要能活的下来,以后我们爷俩就相依为命。。。。。。”。

    当下把剑型暖玉放入古澈怀中,跳下巨树,同时右手持续不断的输入真气,随着真气的加大输入,婴儿的眉头在不断展开,古澈睁开了双眼,一双大眼睛好奇的打量这个世界,只见一男子也注视着他,只见这人浓眉大眼,面如晚霞,容貌俊秀,似一书生,一头黑发梳在脑后,后面的一颗颗大树在其脑后飞快的掠过,不时还有几片余雪从树梢落下;

    古澈猛地发现,自己已变成一个婴儿模样,古澈本是21世纪一个大好青年,从大山里面勤奋读书,考入大学,正通过自己勤奋努力和偶尔兼职采药卖药,实现小康,这刚刚在山采药,准备回去,听见几个迷路驴友的救命,为了救人,不幸跌落山崖,就在其身死的一刻,突然身前红光亮起,原来是爷爷给的传家宝,巫血石,说是自上古时候传承下来的,可以趋利避害,这考上大学全是它的功劳千万不能丢了,又说以前家室显赫,还哪个哪个祖先做过国师什么的,这些年没落了。。。。。。

    初听时,古澈还津津有味,后面就觉得估计是哪个祖先编的,这都在大山里面穷成这样了,还家世显赫,除了这块脏脏的如一块血渍的石头以外,还有一套祖传的五禽戏,确实强身健体,从小到大没吃过药,爷爷天天神神叨叨,给这个算姻缘,给那个算前程的,说也是家传的看相之法,易经都是学的这个,但也没其他任何东西传下来。

    现在看来,爷爷说的这块石头,确实有神奇的作用,让他又重生了一次,准确的说应该是鸠占鹊巢,前面那最后两声高亢的哭声,代表这具身体,前主人的死亡,古澈灵魂意识看到,巫血石吞噬了这个新生而脆弱的灵魂,而后又是一阵巨大的吮吸之力,吸收了这个身体大量的生命力,最后融合到自己这个灵魂,同时大量的信息冲击着古澈的大脑,似乎开启了什么记忆,让他一度陷入昏迷,苏醒后,无暇查看这如海的信息,一直只感觉彻骨的寒冷,大量生命力的流失和这具身体原本有类似先天疾病,虽有胸口的血剑散发着持续的热量,但不足以消灭这彻骨的凉意,突然中间有个如太阳般温暖的手掌在他身上传来,让古澈感觉到一阵阵的舒爽,旋即睁开了眼睛。

    这时古澈心想,你这个人也太不负责任了,这大冷天的,把一个孩子带到这冰天雪地里,能不冷嘛,把孩子都冻死了,这便宜老爹也是坑娃的很。

    古锋经过半个时辰的赶路,终于走出了大山,抵达山边一个小屋,小屋通体由木头搭成,屋子不大,很简单,屋内只有一张床,进门左侧有个简易的厨房,旁边堆放着一些简单的食材和大量的药材,虽然多,但不凌乱,右侧竟然有摆着一排高低错位的架子,上面赫然都是灵位,竟然有30个之多,牌位的旁边摆着一张床,古锋将古澈放在床上,然后对着牌位说了声:“我回来了爹、娘、灵叔、大哥、大嫂、小鸣、二哥、、、、、”然后一声婴儿啼哭将其注意力引了过来,又对着古澈说,“饿了吧,我去给你弄吃的......”。用手在古澈的脸上拨弄了两下,然后笑着走向厨房,这时古澈又沉沉的睡去。

    一阵敲门声传来,只听外面喊着“古锋,我来收药材了,你在家吗?”

    古锋这时放下手中的肉和菜,边开门边说,“在家的,黎叔,进来吧”。

    打开门,出现的是一个精神抖擞的中年人,身材不高,40岁上下,头戴着羊皮帽子,浓眉下面,一双精明的双眼,似乎可以洞察人心,身穿深色薄袄,脚下一双普通皮靴,脸上似乎永远印着微笑。

    黎叔看到一个小孩躺在床上,又看了看厨房桌上的饭菜,笑着说“哈哈,小孩子吃这个可不行,要喝奶,等下跟我一起去庄子上,凑巧东头的黎虎家也生了孩子,我带你一起找他婆娘,弄点奶水来。”

    古锋拿着茶壶,边倒水边说到,“黎叔,您不说我还真不知道,这照顾孩子,我还真没经验,您可来的真是时候,您先喝点茶,这个月收的药材都在那了,这山上的雪还没化,药材也就这么多了,您看着给吧”。

    黎叔端起茶,打量着放在旁边的药材,药材虽然不多,但是都还算上乘,黎叔是附近庄子上远近闻名的药材贩子,说是年轻的时候在城里大的药材店里做过店长,但不知为何这几年又回到了庄子上,但在庄子上也算得上富有了。

    古锋去年刚来的时候,满身是伤,刚好遇到了进山采药的黎叔,黎叔从不过问他的来历,也不问伤是怎么来的,黎叔帮忙治好伤势之后,有此古锋无意间问过黎叔,如果他是个十恶不赦的人怎么办,黎叔说他看人很准,你的眼睛告诉我,你不是坏人,至于其他的,那是你自己的事情,他只管收药,自此后,古锋就在这个庄子与山中间住了下来,同时开始采药卖给黎叔。

    沉吟半晌之后,黎叔说到:“还是考虑考虑去庄子里面住吧,以前是一个人可以,现在小孩总要有人照顾,不能随时带在身上。”随后黎叔,古锋看着茶上飘着的热气,似乎有点出神,和以往不同,这次可能确实要去庄子上住了,毕竟小孩吃的问题暂时解决不了,他也修养了一年了,身体的伤基本也都痊愈,同时功法也突破到了全新的境界。黎叔又坐了一会,两人也闲聊了一下山上的情况,黎叔拿起药材,给了银子,起身要走了,这时古锋也起身,一起跟随黎叔走到庄子。

    不久后,古锋拿回了奶水,古锋坚持要给钱,但黎虎家的婆娘坚决不收,并且告诉了古锋很多带孩子要注意的事项,最后答应了下次进山要给她带一个好的皮子,她想做件好的衣服给她的孩子,古锋答应了。

    天色渐暗,天空中出现了两轮月亮,遥遥相对,一圆一缺,一南一北,山里的猎人迷路,都是靠着月亮的方向,找到回家的路。

    古澈悠悠醒来,身上的寒冷一直没有消退,依旧彻骨,屋内升起了一堆小小的篝火,火光印着坐在边上的男人的脸庞,古锋盯着火苗,发着呆,似乎在回忆着什么,古澈发出了一声清澈的哭声,目前还说不出任何的话,古澈把弄回来的奶水从壶中倒到碗里,然后喂着古澈,古澈喝着奶,打量着古锋,古锋也大量着他,两人相互对视着,突然古锋一笑,喃喃自语道:“现在毕竟不是一个人”

    古澈喝完奶,闭上眼睛,但并没有睡觉,他要梳理涌入大脑的大量的信息,巫血,确实是自远古传承而来,而且传承的是整个巫的命运,远古时巫带领先民克服自然的危险,先民们将自己的信仰贡献给巫,巫的修炼也伴随这人类的兴起。

    巫的修炼核心是灵魂的成长,而灵魂的滋养,来源于肉身的反哺,肉身为土,魂为树,肉身的强大,才能使得灵魂有充分的能量作为补给,但由于前世地球的不断污染,科技的发展导致了自然资源的枯竭,肉身的修炼越发困难,无法滋养灵魂,甚至无法达到激活巫血的门槛,巫的传承也就渐渐没落,最后只剩一套五禽戏和一些皮毛的占卜之术。

    但巫血带着古澈来到这个世界,灵魂的融合造就了强大而纯粹的灵魂,开启了巫血的传承。但目前,整个传承如古树一般,古澈现在站在树底,只巫徒境的力、毒、蛊、魂四法的修炼法门,其余的往上的法门都如蒙着一团迷雾,无法看清。

    而力的修炼法门有七法,一主六副,一主为巫主,六副为巫卫之法,一主为东皇凝身法,也叫万巫凝身法,从人体构造的,血、肌、骨、脑逐步修炼,讲究肉身无限强大,而六副主要是对自然界中各种物质控制能力的训练,再次不一一赘述,其主要作用为巫主的修炼反哺,巫主的肉身修炼的作用是反哺灵魂。

    而蛊与毒只是巫在修炼出来的分支,同样是为了辅助肉身修炼。

    而魂对肉身能量的汲取已经产生,将伴随着巫的一生,每一次突破,对于巫来说都是一个生死劫,一旦肉身的能量不足以支撑魂力的进阶,那魂力将直接汲取生命力,一旦生命力不足,等待的就是死亡。

    古澈这次巫血的开启,在其肉身没有充足准备的情况下,直接汲取了新生而纯净的灵魂之力作为补充,但是仍然不够,所以导致了大量生命力的流失,在古澈的识海,已出现一缕魂气,目前的汲取十分的微弱,但对巫的强化是十分强大的,提升悟性及学习能力;

    对于目前古澈来说,还有一个巨大的问题摆在眼前,来自母体先天的寒气,似乎已经浸入骨髓,但襁褓和胸前的小剑对这寒气有一定的克制作用,十分的温和,但只能保持其不再蔓延,腹中有一股极其强大的能量,强大到不可思议,但似乎一直处于未启用状态,不知什么时候会爆发,一阵困意袭来,古澈再次睡去。

    另一头,古锋躺在床上,一年前的事情,不由的再次涌上心头,一年前,他还是一个纨绔子弟,一个药材世家的三公子,一夜之间家破人亡,整个古家只剩他一人,好在父亲早早为家族留了跳后路,里面的功法也令他有了复仇的资本。

    本想在这边陲小地,修炼到练气期后,再返回打听,其修炼的功法为神农百草经,讲究尝百草而成圣,按修真体系整体分为十个境界,筑基、练气、化液、金丹、元婴、出窍、分神、合体、渡劫、大乘。

    而神农百草经每个境界对应一种臻稀草药,每种草药强化本命真火的能力,化之无穷,且最为平和,古锋在得到功法后,逃到了这个丹穴山外围定居,一方面离山很近,可以随时采药,另一方面,人迹罕至,可以进行安静得到修炼。

    也只能说上天眷顾,刚到这没多久,就找到一株宝药,紫赤英,但有蓝睛虎把守,此时的古锋可远不是它的对手,大费周章之后,终于弄到了这个草药,利用紫赤英终于由后天返先天即将踏入筑基,只需再次细细打磨,少则2-3年,长泽4-5年,即可踏入,但这个孩子的到来完全打乱了他的节奏,想来还是要去庄子上住下。

    忽的,一阵天崩地裂的奔腾声传来。。。。
最新网址:www.mayiw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