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文学 > 混在修仙世界的巫 > 第十一章 冥空鸟
最新网址:www.mayiwxw.com
    没了黑雾的阻碍,众人可没空欣赏着千年前的遗迹,都纷纷找菱游果方向奔去,或飞,或跑,距离菱游果还有两公里的地方,突然昆仑奴转过身子,三米高的身躯,如同一座小山一样,挡在众人前面。

    “你万圣宗什么意思?”散修们说道,修为低的人怕他万圣宗,但并不是所有人都怕,拿了果子,远走天涯,任你万圣宗势力再大,也不能这么样。

    “我没有其他意思,这菱游果只有一颗,但是我们人有这么多,马上就要成熟了,如果我们这些人一起都去抢,难免有什么意外,大家什么都得不到,我建议先商量一下,怎么分?”丁鸣走到昆仑奴身前,对众人说道;

    “那你说怎么分?”散修问道;

    “当然是实力强的人拿,也别说我欺负你们,你们谁能打败他,我丁鸣退出。”丁鸣嚣张的指了指昆仑奴,笑道,随即退出身子,将昆仑奴的面前的空间让出来,众人虽然对其嚣张的态度极其不满,但却无可奈何。

    这时一个练气巅峰,手拿巨大紫金双锤的瘦小散修走出后,将双锤随手放在地上,只见落在砸出一个半圆的坑,锤柄的长度跟其身高相当,闷响一声,只见人群中有人说:“这锤子,单个恐怕不低于两千斤,难道是他。。。”

    似是突然响起什么,这时只见这瘦小修士面带骄傲的拱手说道:“龙泉牛壮,江湖人称疯牛,请赐教”。

    “是他,当年凭借着一双无坚不摧的紫金锤,据说是用天外陨铁造的,十年前以一敌三,以练气初期的修为杀了三个化液期修士,一战成名,想不到他也来了。”散修继续说道。

    疯牛见昆仑奴面无表情,随即拎上两锤,快速的冲向昆仑奴,突然一跃而起,双锤直接对着昆仑奴头部砸去,似乎要来个肉夹馍。

    只见昆仑奴原本一丝不动的身躯,如蒲扇大小的右手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向前扫去,疯牛如被车撞上了一般,原本往前的趋势,瞬间被打断,人向右边飞出多远,疯牛整个身子侧面呈弓形,脊椎被直接打断,内脏全部被震碎,当场死亡。

    这一下镇住了很多人,毕竟疯牛随时散修,但在江湖上仍成名十余年,想不到今天被人一招击杀,毫无反抗能力,令人唏嘘。

    “看来这位朋友看着唬人,但实力确实不行,但这锤子看着不错,昆仑奴,你去拿回来用,还有其他的朋友想争一争这菱游果吗?”丁鸣又走上前来,一面不屑的看着远处的疯牛,一面用眼光扫过这群散修,这群散修有的低下了头,有的往后退去,丁鸣看到众人的表情,随即哈哈大笑,众人皆敢怒不敢言。

    昆仑奴拿过紫金双锤,尺寸似乎刚好为其量身定制,随后又恢复了石像般静止,昆仑奴面容丑陋而面无表情,上身破破烂烂的衣服及全身满是因赶路而染上的各种的汁液或血液,紫金双锤拿在手中,看起来充满的野蛮的美感,让人望而生畏。

    又有一人走了出来,看似入一书生一般,身材修好,面貌俊秀,在这一群修士们非常的违和,如一儒生来参加武状元选拔一般,走到前方说道:“在下董儒宫。”

    “他是雷神书生!!,极其擅长风雷之法,听说他即将半步金丹”,之所以要自报家门,这些散修也是希望在这些江湖人都到的时间,打出点名气,说不定就有可能被一些大派长老看中收为弟子。

    昆仑奴还是如雕塑一般,董儒宫说:“在下就不客气了”。

    只见其袍子无风自动,如仙人一般,在昆仑奴上方水汽迅速的聚集,大片的乌云把天空的明月遮挡住,周身一片漆黑,董儒宫手掐雷诀,口中默念咒语,只见一道拇指粗细的雷电在空中划过,径直劈在昆仑奴身上,咔嚓一声,震的人耳膜生疼,照的其周边宛若白昼,零星的散落下的雷电,溅到一些没来及走开的散修,被重伤在侧,纷纷闪开。

    本来两里方圆的战场,自动扩大到十里,以免被法术误伤,只见昆仑奴全身尽黑,毛发全部被烧焦,皮肤被烧焦,但其面色依旧不改,只快速向董儒宫重来,而在快速奔跑的途中,烧焦的毛发和皮肤迅速脱落,内里新的皮肤已恢复如初。

    骇人听闻的恢复能力,没搏杀的技巧,只有最原始的本能和出击,散发着惊人的力量,只见董儒宫的脚下突然生风,人升上半空,昆仑奴扑了一个空,只听一声巨响,脚下山地的石头,被击的粉碎,出现一个至今十米的巨坑。

    空中董儒宫再次施法,直接雷纷纷引向昆仑奴,雷云滚滚,交替闪烁,轰鸣声不绝于耳,有些修为较低的人,纷纷捂住耳朵,但只见耳窍依旧流血不止。

    昆仑奴在雷电中,快速奔跑躲避,如沐浴在雷雨中的战神一般,与上天抗争着,但由于雷电过于密集,虽对于他来说伤害不高,但依旧使他的速度减慢。

    而且两个紫金锤这时像两个导电的天线一般接收着雷电,不一时身上就布满伤痕,但也仅仅能留下伤痕,其回复速度也极快,旧伤很快结痂脱落,董儒宫的头上也是一阵阵虚汗,密集而强大的雷法,同样十分消耗他的气力。

    昆仑奴因为一身力气无处使,疯狂在雷电中咆哮,猛地将一只锤子仍向空中的董儒宫,董儒宫瞳孔一阵收缩,脚下的风急驰,躲过这致命的一击。

    只听远处轰轰声传来,原来紫金锤集中百米之外的一处小山,山被从中穿出一个大洞,紫金锤虽未击中董儒宫,也使得他的手下雷诀短暂停滞,又是一个紫金锤从地面射来,董儒宫忙着躲闪,雷诀又再次一滞。

    只见地面突然如雨的石块向天空射来,虽未对董儒书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但是顾不上手掐雷诀了,天空中的乌云迅速散去,皎洁的月光,再次露出,天空月光下突然一人出现,如印在月亮上一般。

    是昆仑奴利用董儒宫躲避间隙,跑到一处高出,直直跳起跃向董儒宫,躲闪不急,被昆仑奴一拳集中,只见其飞的多远,好在其及时用风力卸力,不然落地直接身死,但其也深受重伤,御风直接飞走了,昆仑奴还要再追,被丁鸣唤回。

    片刻后,昆仑奴身上的伤迅速回复,身上白色的新肉与黑色的老肉相间,更显恐怖。

    这次是三人一起走出,三人一样服饰,身着道袍,一样的法式,一样的剑背在身后,往近一看,三人竟是连脸都一样,竟是三个孪生兄弟。

    只见其二话不说,三把飞剑从背后出窍,应着月光,照的地上光影片片,有人惊呼“南海三剑”,同时三人也飞上半空,飞剑攻向昆仑奴,铿铿直响,双手迎向飞剑,将两把飞剑的方向击偏。

    但第三把飞剑直插入昆仑奴的右胸,飞剑贯胸而过,昆仑奴吃痛大叫,血肉迅速生长,似乎要卡住这把飞剑,昆仑奴一手握住剑柄,要将其拔出,另外两把飞剑又急速再次飞来。

    昆仑奴另一只手又握住飞剑的剑刃,血液从手中快速的留下,昆仑奴状若癫狂,最后一把飞剑竟是将其击飞到空中,然后再空中疯狂的击打和穿插昆仑奴。

    刚刚还如不败战神的昆仑奴,瞬间被碾压击败,犹如错觉,片刻后,飞剑回窍,昆仑奴掉落在地,溅起一片尘土,全身的骨骼尽碎,但其还没有死,生命力之顽强让人咂舌,这时隐在黑袍中的古澈看着昆仑奴,嘴角微微一笑,似是喃喃自语道:“有点意思。”

    “废物。”丁鸣看都不看昆仑奴的方向,“我们遵守诺言退出,你们打,我们绝不插手”然后诡异一笑退到了一边。

    这时,菱游果开始闪着紫光,距离成熟的时间更近了,三兄弟其中一人往更近处飞去,似乎这果子归属,已再无悬念,有的人已经开始往后返程。

    忽的从巨树后一道洪流般的黑色焰火攻向靠近的这人,这人当机立断用飞剑挡住,可飞剑不足以挡住他整个身体,所到之处并没有燃烧起来,而是结成了冰,这人如一块冰块快速的坠地,成了齑粉。

    而后一道黑色身影绕树飞来一圈,长长的尾翼拖在后面,如女皇的裙摆般纯粹而美丽,只见这庞然大物鸡头、燕颔、蛇颈、龟背、鱼尾,赫然是凤凰形状,但是却通体黑色,瞳孔幽蓝,立在树顶之上,睥睨着这群不速之客,背后的月亮正明,如是凤凰在月亮上的阴影一般。

    “这冥空鸟只差一点先天阳气便可化作凤凰,今天怕是不能善了了。”王振神情严肃的说道,众人也只有他识得这个鸟。

    只见另外两兄弟,剑向冥空鸟飞去,飞至身前,又是一口黑炎,飞剑快速避开,打着游击战,寻找着冥空鸟的弱点,一只飞剑吸引着它的注视,另一只飞剑伺机进行攻击,突然这两人似乎想到什么。

    控制那支飞剑直直的向菱游果飞去,冥空鸟果然不顾一切的冲了过去,护住菱游果,在此声东击西之际,另一只飞剑在天空飞速的掠过,一阵剑气直达其背部,铿锵两声,发出了两声金铁交击的声音。

    飞剑的剑气仅在其背部留下一道白痕,冥空鸟吃痛,扭过身来,速度骤然提高,杀向这名孪生兄弟中的第一个,这人见形式不对,妄图祸水东引,飞向王振处。

    王振大喊一声卧槽,然后原本边上的大黄瞬间变大,口吐烈焰,将这名修士烧成灰烬,兄弟中的最后一人,竟不顾一切的冲向菱游果,意图毁了这果子,只见长乐施法,同样是闪电,但这闪电来的更快,更急,只见迅速一道手臂粗的闪电劈向这人,直接魂飞魄散。

    “想不到,这么快就要上场”王振似乎意犹未尽的说道。

    冥空鸟本能的觉得这两人会是果子的竞争对手,飞在空中看着这两人。

    “看来是盯上我们了,如果不解决它,今天谁到都拿不到这个果子”王振看向长乐。

    长乐点点头,手掐水诀,只见长乐身侧出现一圈九个的篮球大小的深蓝水球,长乐手一挥,全部飞向冥空鸟。

    而王振则带着风炎狼,跃起挡住了俯冲的冥空鸟,狼爪高高举起,似乎要把冥空鸟的头按到地上,但冥空鸟十分的矫捷,躲过数个水球和这一击,剩余三个水球依旧砸在其背上,并没有成效。

    王振的风炎狼依旧和冥空鸟纠缠着,天空中红光与黑光交替闪过,四处火起和冰封,但冥空鸟快速飞行的优势,使王振每一击都落空,但冥空鸟间隙中的攻击却时不时的集中风炎狼,不多时,王振已经挂彩,黑炎击中了其右手,已经开始结冰。

    “动真格啊,我快挂了。”王振一边躲避着一边大喊道

    长乐更换发诀,手掐火诀,空气中陡然变得炎热起来,三个巨大泛着白光的火团,飞向空中,这次有一团火击中了冥空鸟的腹部。

    冥空鸟吃痛要跑,随即另外两个火团也飞向过来,冥空鸟刚要飞出火团的重围,风炎狼跃起又拦住了其去路,只见三个火团合二为一,在空中如太阳般耀眼,将冥空鸟包在其中,只听一声惨叫,随后长乐迅速更换发诀,雷诀骤起,水桶粗的雷柱轰向火团,久久没了声响,火光撤去,空中已无冥空鸟的身影。

    但王振丝毫没有放松警惕,只见冥空鸟突然出现在长乐身后,一击黑炎先至,身体随后冲来,众人抢救不及,只见长乐未有一丝惊慌,身后凡龙身前亮起深蓝色护罩。

    在这夜晚如宝石一般耀眼,黑炎击到上面纷纷逸散开来,溅到四处,周边的人瞬间四散开来,被黑炎溅到的树木和动物纷纷被瞬间冻住,冒出点点寒气,随后冥空鸟已冲至身前。

    只见凡龙身形毫不为之所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出拳打在冥空鸟的下颚,巨大的冥空鸟吐出大量蓝色的鲜血,整个身子翻过来摔在远处,压倒一片树林,随即长乐的火诀,让其摔倒处成为一片火海,稍时,长乐收了火,只见地面一片暗红,地上的岩石已部分被融化成岩浆,但和刚刚一样未见其身影。

    片刻后,只见凡龙王振齐齐出手,对着不远处的空气猛地一击,刚现行的冥空鸟,又被击飞到远处,未等火光到达,又没了身影,再次出现已在远处,虽两次被直接打击,但对其威胁最大的仍是长乐,冥空鸟已经意识到杀不掉眼前的人类,一声啸叫,准备飞向树冠,他的瞬间移动和虚实相间,在抢夺菱游果上有这绝对的优势。

    只见凡龙飞起,直接冲向冥空鸟,深蓝色的罡气和漆黑的巨兽,在空中你来我往,黑炎喷到罡气上,火花四散,从空中不断的掉落,如下起的冰雨,掉到哪里冰封哪里,而凡龙拳拳到肉,一拳一拳堪比飞剑,在冥空鸟的翅膀,背部,腹部,均留下了拳鹰,这边冥空鸟也不甘示弱,巨大的爪子和尖锐的嘴,不断的攻击着凡龙,一时间难舍难分。

    “这特么还是不是人,压着冥空鸟打。”王振在下方抱怨道;

    这时一个凡龙的破绽,冥空鸟的嘴向凡龙的头部吞来,但见凡龙猛地从嘴中吐出一口巨大的火团,比之前长乐的更加炽热和凶猛,一下子吞噬了冥空鸟。

    原来凡龙一直在麻痹这只巨鸟,让其误以为他只会肉身攻击,想不到凡龙的术法造诣更高,打了一个冥空鸟一个措手不及,只见冥空鸟直直的落下,巨大的肉身在地上掀起一阵灰尘,只见冥空鸟迅速的变小,变成一个蛋。

    而后又迅速的破蛋而出,气息比之前更加的强大,飞向凡龙,凡龙又是一道野火燎原,一道火墙直冲冥空鸟,但其速度更比之前,火墙完全无法碰到,现在其有了防备之心,更加难以伤害。

    “尼玛,这还怎么玩。”王振又往后撤了撤。

    “我不信你灵兽宗千年第一天才就这点实力。”长乐看着他道;

    “我也不能把底都漏了啊,那边还有两个还没出手呢。”王振向古澈方向努了努嘴道;

    长乐向古澈那深深地看了一眼,然后又转向天际,战局再次发生变化,凡龙越战越强,各类术法信手拈来,冰球,火墙,雷电,陨石,在天空中五彩缤纷,整个天空犹如白昼,肉身的技巧也越打越熟,可以和冥空鸟对轰而不落下风。

    “这人哪来的啊,以前没见过,强的简直离谱啊。”王振看着天空说道;

    “他和我们不同,他姓凡。”长乐说道;

    “竟是凡家。。。”王振诧异道;

    凡龙悬浮在空中,口中喘着粗气,眼中流露出兴奋的战意,而对面的冥空鸟也是满身伤痕,天边已露出点点红光,即将日出到来,冥空鸟的攻击也越发的迅猛,似乎拼命一般,速度和力量突然爆发,口中的黑炎也频率加快,搞得凡龙一时未适应过来,中了一击黑炎,瞬间被冰封往地上坠去,长乐以风系法术让其缓缓落在地面。

    太阳逐渐露出半个身子,冥空鸟的气息越来越弱,逐渐掉落在地上,再次变成一个黑色的蛋,这时古澈和王振同时动了,迅速的飞上前去,几乎同时到达蛋的前面。

    这次蛋的破壳速度似乎远远慢于晚上,只见王振一面伸手去夺蛋,一面让风炎狼扑向古澈,只见古澈更快,闪身躲过风炎狼,风炎狼扑了个空,闪身回来,古澈已经先一步到了蛋前方,只见王振同时也伸手来夺。

    古澈顺势拉过王振的胳膊,王振顺着惯性飞身出去,只见古澈另一只手单手按在蛋的上面,蛋上迅速闪过一阵红色纹路,蛋先是一阵剧烈晃动,但古澈的手纹丝未动,片刻后蛋不再动弹,这时狼和王振双双再次扑来,古澈闪身到蛋前,双手硬碰硬的分别接了王振和狼的一击,令人意外的是,只见王振和狼双双退了一步。

    这时古澈已经将蛋收到眉心空间之内,王振这时签过狼的爪子,只见风炎狼如图腾版纹在王振的脖子上,红青相间的纹身,头发颜色也变得火红,如燃起的火焰,煞有几分霸气。

    “想不到他这个年纪就已经能用合体之术,不愧是千年难遇的奇才。”长乐暗赞道。

    王振眼中如火,冲向古澈,速度提升何止十倍,随之而来惯性的力量,也打得古澈连连后撤,古澈此刻也是燃起熊熊战意,到今天还是第一次遇到对手,也是一击回身反扑,指如鹰爪,腿似闪电。

    两人从地上打到空中,从空中战到树上,一时间尘土飞扬,飞沙走石,空中已只能看到模糊的人影,和拳意的气爆声,众人看的是睁目结舌,忽的王振速度再攀,古澈一时未做反应,被一拳击中,古澈飞速下落,撞向一颗五人合围的巨树。

    只见王振口中吐出一团巨火,同时手掐法诀,风助火势,一个火柱,如一个火龙一般奔向古澈,大树迅速被点燃,王振也在空中喘着粗气,大家此刻的注意点都在巨树,没人注意到王振此刻头发已回复了本来的黑色,风炎狼也解体而出,似乎刚刚那一击已经耗尽了他的所有气力。

    大火还在持续,只见一人从火中走出,全身漆黑如墨,连身前罡气的圆形罩子,也都隐隐泛起一丝黑色,如浴火重生的凤凰,所有的火焰都似乎成为他的光晕,除了身前的袍子有一个拳印似的褶皱外,其他毫发无伤。

    “可惜你的合体时间太短了,不然还能再战一会。”古澈有点惋惜的说道,一步步往前走着,漆黑的罡气逐渐收进了其眉心的竖眼,如巨龙吸水一般。

    “会有机会的,这次我认输,下次我要打败你。”王振毫无败意的失落,直接后撤认输,合体的时间结束,他对古澈毫无胜算,没必要浪费大家的时间,气息已经逐渐平稳。

    半开玩笑的说道,转头又对凡龙道:“这家伙恐怕只有你能打败他。”他也想看看,这凡家的底蕴出来的人。
最新网址:www.mayiw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