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文学 > 武则天重生为吕雉之后 > 第六十一章 风暴欲来
最新网址:www.mayiwxw.com
    “哦,莫非这位大阏氏,母家的出身比较高贵?”

    刘敬信口猜道,想来世间的事情,万变不离其宗。

    纵使风俗不同,但匈奴王权的构成,总是八九不离十的。

    “刘大人果然聪明,一猜即中。

    现在的匈奴草原上,若说势力最大的家族,要数挛鞮(luán dī)氏了。

    故去的头曼单于,以及正当权的冒顿单于,都是挛鞮家族出来的。

    但是,除了最大的挛鞮氏之外,还有呼衍氏、兰氏、须卜氏这几大姓,也是一言九鼎的国中名族。”

    “明白了。

    所以,连冒顿也不太敢惹的大阏氏,势必来自于这三姓中的一家了?”

    “正是。

    这许多位阏氏中,自然有地位高低之分,最尊贵的那位,被称为颛(zhuān)渠阏氏,也就是最大的阏氏。

    眼下这位颛渠阏氏,正是呼衍王的长女。”

    匈奴长期实行氏族外婚制,不同的大氏族之间有着互相通婚的传统,单于的各个阏氏,也多是名族之女,或出自功臣之家。

    核心的挛鞮氏在整个匈奴社会中处于主导地位,出身于挛鞮氏的单于掌握草原的最高权力,也掌着兵权。

    而其他姻亲氏族则处于辅政的位置,同时也掌握着部落上的部分民政与刑狱权力。

    “颛渠阏氏实在太拗口了,我还是叫她大阏氏吧,反正就是皇后的意思呗。

    那……这几大氏族,在单于面前,有议事权吗?

    我的意思是,若遇到什么军国大事,匈奴王庭也像我们一样开朝会,靠着皇帝与众臣集思广益吗?”

    刘敬眼珠转了转,追问了一个似有深意的问题。

    ***

    聂叁隔着厚厚的翻毛獭皮帽子,搔了搔头,又憨厚地笑着说,

    “军国大事,我们平头百姓的,也说不好。

    只是我从旁冷眼看着,原来头曼老单于健在的时候,遇有大事,还是会开‘大吐扑兰提’的。

    这个大吐扑兰提,是匈奴语,我也说不准什么意思——”

    “——大概类似于我们的廷议,或者上古时期的诸侯议事,对吧?”

    刘敬有点想笑,心说这一套我可太熟悉了,不就是中原民族的老套路,换了个名称而已。

    于是,他忙不迭地接话,启发老聂继续讲下去。

    老聂点头如捣蒜,

    “对对,反正早年间,几大氏族还是有商有量的,每年牧场怎么分配、氏族之间的儿女婚事怎么定、要不要组织起来南下去抢东西。

    甚至连下任单于的人选,都靠着众首领合议来定。

    只是,冒顿单于继位后,这些规矩都改了,眼下的所有大事,都由他一个人说了算。”

    彻底懂了,刘敬心想,这冒顿单于弑父自立时,把当时的太子、太子母阏氏与众多叔父都屠戮干净了,可谓心狠手辣,乾纲独断。

    因此,所谓的大吐扑兰提议事,大约也形同虚设,对他起不到任何制约作用了。

    “冒顿这么干,另外几大氏族,能忍下这口气吗?”

    刘敬远眺着山坡上的羊群,悠悠地问。

    “咳,有什么忍不忍的,这都是两说。”

    老聂回头看了看长长的车队,确定没人掉队后,才感慨道,

    “冒顿带着全匈奴之众,大破东胡人,赶走了月氏人,又吞并了丁零、坚昆、楼烦等小国,开拓了大片大片的新牧场。

    所以现下,大伙还是乐意听他的。”

    刘敬明白了他的言外之意。

    等到独断专行的冒顿不再能打胜仗的时候,便是树倒猢狲散之日。

    此刻俯首帖耳的几大氏族,未必不会对他群起而攻之。

    还真被皇后说准了,匈奴人也是人,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权力的争夺。

    那么,对汉朝来说,这其中不是没有可乘之机的。

    ***

    一行人继续往北走,刘敬只觉越来越冷,风势越来越大,天地间混沌一片。

    唯有中午时分刺眼的日头,又烤得人浑身冒汗,直穿不住身上的皮袄。

    老聂看他不停穿穿脱脱地折腾衣物,笑着说,

    “我们本地人都说,一旦出了雁门郡,那就是‘雁门关外野人家,朝穿皮裘午穿纱’。

    有时候一天之间,从冬到夏,又从夏到冬。”

    “不过,”他抬头望了望天,又皱着眉说,

    “这几日的风,真的不太寻常,怕不是大风要来了。

    咱们得加紧赶路,翻过前面那个山坡,借牧民的毡帐躲一躲。”

    说到“大风”这个词时,老聂平日里处变不惊的气质全然不见了,脸上骤然变色,竟掺杂了一丝焦虑与畏惧。

    “大风?风有什么可怕的?”

    “你不知道,草原上的风,搞不好会要命的。”

    聂叁说着,不再理会茫然的刘敬,猛地一夹马腹,扭头奔向后面的队伍,挨个叮嘱,让众人加快速度。

    大队人马紧赶慢赶地翻过山来,果然,这一侧的坡上扎着数个大大小小的白色黄色的毡帐,还有一圈一圈的牛羊。

    此时,连刘敬这个异乡人都发现了,远处天边隐隐出现了一道无尽的黑线,像云层,又像铺天盖地的帷幕,并且,仿佛还在慢慢地蔓延过来。

    老聂赶上前,在最大的毡帐门外下马,一撩厚重的门帘,信步走了进去。

    不到片刻,他满脸笑容地出来,冲着刘敬招招手,示意他们也过去,

    “你让他们把马与骆驼都拴在门外,要栓牢。

    再把陈圂给你们准备的苫布都翻出来,将车上的货物仔细盖好。

    我已和这片的头领打好招呼了,咱们就在帐里歇脚,等大风过去后,再赶路。”

    刘敬的心也揪了起来,看来,这所谓的大风后面,八成还跟着一场大雨。

    他不敢大意,忙指挥随行人员,把车队所载的细软、粮食、丝绸、金银器,都用刷了漆的防雨盖布,层层密密地裹好。

    他忙完才发现,每座毡帐旁边,都有几名牧民也同样忙碌着。

    只见他们搬出一卷卷足有拳头粗细的羊毛绳,把它用力甩过毡房顶部,再从侧面狠狠地拉下来,左一圈右一圈地将毡帐牢牢绕紧绑住,又把多出来的羊毛绳尾端拧成了一股。

    这时,又有几个壮汉搬来了一袋袋麻布袋,里面填满了土石,看上去格外沉重。

    眼见拧好的羊毛绳被绑在这些麻布袋上,刘敬看懂了,草原人应对大风的方法,便是用这些土石重物,给毡帐加固。

    他静静看完牧民们操作这一套繁复但熟练的工作,又看着其余部从跟着老聂的人,陆续进到各顶较小的毡帐,这才缓缓走进最大的那顶。
最新网址:www.mayiw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