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酒剑四方 > 第四百八十二章 再下白山
最新网址:www.mayiwxw.com
    秋时天色放亮,总要比其余三时来得慢些,搁在夏节,早已是天阳高悬,如今分明时辰已至,天边仍旧只映轮廓,见不得日出。

    医馆寂静,桌中摆着数目不小的银两,大抵比得上刘郎中近一载之中所赚银钱,药草若干,皆是深山林木当中的老药,密密匝匝,竟是堆积到桌案高矮。

    两马奔腾而走。

    田间两人对饮,酒水颇浑,可这两位鬓发已衰的老者,却是觉得通体舒坦得很,扯乱衣襟,往那两匹马方向看去。

    “那两位走了?走了也好,省得终日忙于农事,分明是俩年轻有为的少侠,尝尝江湖苦头甜头,不比在这片地界给你打下手强?”老翁将酒水饮罢,似笑非笑瞅了瞅刘郎中,“倒退几十年,我也愿去看看瞧瞧,谁人还没有年少轻狂的时候。”

    “这俩人,前路可比你想的更为崎岖难行,”刘郎中一脸惋惜,却不晓得是因酒水饮尽,还是那两位少侠终是抽身而去,耷拉下两道白眉,“天下安然过久,难说是好事祸事,再者北方地界,始终不能安定,何况江湖恩怨,向来繁多,他俩能在此呆上一阵,也算是我这老郎中,由百忙之中替他两人寻出两三闲时。”

    “靠那张图算出啥了?”老翁已有醉意,迷蒙一双醉眼,瞅着刘郎中面皮。

    “全算出来,又能如何,不过一梦黄粱罢,醒时又是匆匆年月,到头来四境五境,颠倒两界,不是一场江湖大梦,入梦则起,出梦则散。”

    “再开一坛。”

    郎中终不再去看那两马方向,可面皮却无端升起笑意。

    谁人年少时节不愿鲜衣怒马,剃去敌手大好头,谁人日暮西垂不思盛年铁马冰河,上马拒敌,下马听琴。

    网址m.

    白毫山仍旧是寥寥几人,除却一众宗师之外,三位小童,一位老仆,满头雪的俊郎门主,好像前些日踏上白葫门的那些位弟子,只是得来枚白葫门腰牌,最终留于门内的,全无一人。

    一郡之内,消息传得极快,白葫门门主摆擂过后,单人单剑,便使得由打马帮而来的那些位宗师,尽尝败果,多年来马帮一家独大的势态,隐隐间略微有变。且不知从何传来出消息,许久不曾露面的马帮帮主贺兆陵,亦前去天台山赴约,只是不曾过招,同远在山巅的叶翟对视良久,一言不发自行退去。

    相比于第一则消息,贺兆陵的名头更是奇响亮,郡中不少江湖人,皆尽惊愕,毕竟这位白葫门门主,平日实在过于不显山水,此前知晓叶翟名讳的,更是算不得多。谁也不曾想到,这些年来威势最盛的马帮,竟是于白葫门手底下吃过如此大亏,统共数位宗师,险些身死,一时间凤游郡中武人,茶余饭后,撂下刀枪,闲谈时节尽是白葫门如何,刹那之间,声名鹊起。

    对于这般景象,白葫门中有人眉飞色舞,乐得如此,更是有人深蹙眉头,颇为心焦。毕竟这信传得实在过于快了些,更是添油加醋,说是叶翟一招未出,便惊退成名已久难逢敌手的贺兆陵,后者落荒而逃,多半非是叶翟一合之敌,更有甚者,言说马帮势已见颓,恐怕不出几载,便要将凤游郡江湖帮派之首的交椅,拱手让与白葫门。

    风潮难歇,必有祸乱相随。

    却不晓得究竟是捧杀白葫门,还是借此事打压马帮。

    “门主,胜擂一事近来传得沸沸扬扬,我白葫门倘若再不出面说上几句,恐怕便真要与马帮撕破面皮,虽不惧惮,可总不能为有心之人所用,挑起纷争,于我等不利。”身负两剑的弟子皱眉开口,目有忧色。

    而那面若搽墨的汉子却是撇撇嘴,颇不以为然,“大师兄这话便有些错处,咱师父凭自个儿能耐胜之,为何要出面谦言,那马帮宗师身手不如人,自讨没趣,还要我等拱手送与他面子不成?”

    叶翟抬手止住两人言语,温和一笑,却是无端问起,“这阵子可否听闻着那位云少侠去向?打那日下山之后,才发觉有些失算,倒是相当忧心那两位少侠吃着马帮暗算,如今迟迟未归,恐怕当真应验心头忌惮。”

    在场中人,皆不晓得云仲来历,更不知为何自家师父对那少年如此上心,也唯有叶翟与老仆知晓内情,故而面面相觑,都是揣测不出自家师父心思。

    “出言一事免去便是,落下如此把柄,本来就是刻意为之,省得令那位再过多费心,我便将这处隐患留住,也恰好适宜。”叶翟起身,瞧瞧山外秋色。

    只有隆冬大雪,天下皆白的时辰,这座白毫山才显得与周遭景致相衬,未曾有平日那般格格不入之感。而今年秋日便已显寒,隆冬时节大多也是严寒刺骨,倒是难免令人惦念碳火飞雪,静卧小庐的滋味。

    叶翟此番也不曾久留,而是嘱托一众弟子与老仆,守好山门,自个儿驾马而去。

    凤游郡首府当中,百姓大多已然改换一身厚重衣衫,以往单衣,早已耐不住秋寒,于是将家中厚衣取出,权且抵住秋寒,纵使冻骨,起码皮肉暖和。

    长街渐渐清冷,马蹄声分明。

    一位风烛残年的老妪行色匆匆,险些与叶翟马匹撞到一处,仔细端详良久,才发觉眼前马匹上头,稳稳坐着位衣衫齐整的公子,连忙躬身赔罪,任凭叶翟下马劝慰,周身仍是止不住打颤。

    这首府城中,贵人奇多,陋室简居的贫苦百姓,亦不在少数,倘若真是冲撞脾性奇差的贵人,恐怕要赔得家徒四壁,扭送官府,亦非是稀罕事。

    眼瞧老妪频频行礼,叶翟只得苦笑道,“在下乃是云游郎中,此马并非什么良驹,且瘦弱老迈,恐怕放到市井当中,也卖不上几枚大钱,何需老人家赔多少银两,不过这秋来阴沉,老人家目力若是不强,出门时节,更应当谨慎些,莫要磕碰着。”

    听得此话,老妪才略微放下心来,自是一番千恩万谢,颤颤巍巍沿街边离去。

    叶翟亦是笑笑,翻身上马,往郡守府而去。

    只是老妪不知,背后竹篓当中,除却野菜之外,多出了几十两银钱。

    
最新网址:www.mayiw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