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人在火影,开局一座静灵庭 > 第279章 蓝染惣右介就是一切的幕后黑手(二合一求订阅)
最新网址:www.mayiwxw.com
    推开一扇门。

    你认为背后会是什么?

    一条直捣黄龙的甬道,还是曲径通幽,亦或者蜿蜒不知深几许的黑洞,更或者是一条阻拦去路的…..壁膜?

    都不是!

    是断截的悬崖,垂立在脚边,探头往下望是幽邃的深渊,恐怖的阴影咆哮在黑暗中翻滚,就好像有无数阴影凝塑的怪物正在脚下的深渊饥饿而贪婪,就等着他一步掉下去,分而食之。

    深渊宽百米,没有桥索可以通过,像是一层天堑鸿沟拦住自来也。

    深渊对面同样是一层崖壁,崖壁上隐约可见无数的门,每扇门都奇形怪状嵌入在崖壁中,用殷红发黑的索链一圈圈地缠捆住,就好像,那些门是可怖的活物,稍不留神就会挣脱锁链,将门打开,将门内关堵的怪物全部释放出来。

    门,

    无数的门,

    密密麻麻的门!

    触目惊心,让密集恐惧症患者眼瞳生疮般刺痛,他定定看着那些门,眼睛死死的一眨不眨。

    “那些门里是什么?”

    没来由的,自来也后脊背阵阵冒凉气,鼓起勇气一波莽入门里所见的景象,可跟他预想的差别太大了,有点不能接受啊。

    静灵庭在哪?

    死神在哪?

    那些在门外窥见的蜿蜒天梯,影影幢幢的建筑物呢,高耸的围绕世界的墙壁呢,都去了哪里,总不可能都是…..一场盛大的视觉欺骗吧!

    图啥啊~

    “不对!”

    “不可能,一定在,在崖对面的黑雾里,或者在脚下翻滚的深渊深处!”

    自来也心脏坠沉,他目测了一下鸿沟的宽度,深渊的深度,那都是他很难逾越的距离,而空气里也仿佛弥漫着黏稠的重压,让他稍微动一下肢体都感受到莫大的阻力,甚至,连呼吸都从被动的惯性,不得不转换为主动做功。

    就好像坠沉溺水的人,不得不使劲拼命呼吸,鼻腔,嘴巴,器官,胸膈膜,肺腔都有一种生平第一次被锻炼后的酸爽感。

    “绝对,绝对,绝对…..跳不到对面的崖壁上去。”

    自来也不是看不起自己,而是很理智的对自己的能力上限做出了精准的评估,

    “所以,我的出路是在脚下?”

    自来也望着脚下翻腾滚动的深渊,阴森诡戾的黑影在其中若隐若现,他陷入了深沉的思索,毕竟,和跳远需要做功不同,坠落这种事情,他恐怕是可以被动享受的。

    “或者,我现在再原路返回,还有得救吗?”

    发现可能上当受骗的自来也猛然扭头朝身后望去,来时的门扉悄然间愈合,他最后看见的外面景色是卡卡西,纲手,迈特凯,自来也等人又僵硬,又震惊,又懵逼中夹杂着窃喜的矛盾复杂表情。

    自来也:“.…..”

    他们是对我寄予厚望,希望我能拯救世界,但,我现在怕是要死,谁能先来救救我?

    “作为第一个以活物的姿态擅闯入门后的人类,你现在有何感想?”

    冬狮郎优哉游哉的走到悬崖边,手中牵着一条索链,索链的另一头拴着凝固冰封的猿飞日斩,后者在冰块内挤眉弄眼的看向自来也。

    原本想带着大蛇丸一起死。

    结果,

    最贴心的陪伴竟然还是自来也啊。

    猿飞日斩转动着眼珠子,饱含深情的看向冬狮郎,那眼神似乎在乞求:“不要把自来也留在这等死,不如就带他跟我一起去忏罪宫?反正顺路嘛!”

    自来也:“.…..”

    冬狮郎冷冷的嗤笑一声,1米3的义骸里填满了阴阳怪气,他斜睨一眼自来也,明明是仰着头却给人一种[我比你高]的强烈错觉,嘲讽道:“忏罪宫也不是谁都有资格进的。”

    莫名的,自来也扫了一眼猿飞老师,后者凝固在冰里的表情隐约多出来一丝淡淡的…..骄傲?!

    “还没有想出感想吗?”

    冬狮郎看着自来也幽幽道,

    “没关系,你可以慢慢想,这里没人打扰你,最适合在生命的尽头留下一份遗言,不过,你要抓紧时间,我怕你撑不住太久,活人的躯体在这里最多维持3天的生命!”

    “.…..”自来也可真是谢谢冬狮郎的提醒,他脸色发僵,然后吞咽了一口唾沫,豪爽道,“还有三天的时间,啊哈,还不算太差。”

    冬狮郎眉头微挑。

    “我知道擅闯进来是我的失礼,但既然我都要死了,你能否在我生命的最后时刻,解答我几个疑惑,好让我能沉下心来,写下自己的遗书!”自来也很麻利的跪坐在地上,用一种仰望的姿态看向冬狮郎,他感觉的出来,这位死神很在乎自己的身高问题。

    冬狮郎嘴角微翘,他很满意自来也费劲仰头的礼帽,他想了想,很大方的伸出三根手指,淡淡道:“人类,我原谅你的莽撞,我允许你提出三个问题。”

    自来也其实最想问的是如何活下去,但,他没有浪费这个提问的机会。

    万一冬狮郎回答他一句——跨过鸿沟就可以,他不是白瞎了?

    “你们死神为什么要制造天幕?”

    看似粗犷豪爽的自来也颇有心机,这一个问题,其实蕴含三个信息。

    首先,如果冬狮郎回答了,就证明他承认自己是死神,其次也证明天幕的确为死神所制造,最后,还要回答原因,这就很鸡贼。

    冬狮郎大有深意的瞥了眼自来也,似乎也无心跟一个死人过多计较,而是将辉夜奈见告诉他的答案转述给自来也。

    神tm的天幕!

    我都没见过好嘛!

    “为了保护和观测人类文明的价值!”冬狮郎言简意赅的回答道。

    “??”自来也错愕愣住,他原本以为死神制造天幕是善意的,但现在看来,似乎更有内情,这句话听起来很平淡,但内里隐晦透出的深意则让人不寒而栗。

    保护,一个美好的动词!

    但,和观测这个词汇联系到一起时,就有些变味儿的感觉了。

    莫名地,

    自来也联想到了被关在笼子里的鸟,想到了水缸里的鱼,想到了猿飞老师以前手里经常攥着的水晶球…..好像混入进了奇怪的东西。

    不对,

    不是观赏,

    是观测,

    如果说观赏还是有温度的,

    那,

    观测……就只是最纯粹的冷酷。

    在自来也的记忆中,观测这个词汇,他听到最多的是从大蛇丸嘴里说出来,通常特指躺在其解剖台上的实验体,冷冰冰的。

    “完了,全错了!”

    自来也吞咽吐沫,意识到这里出现了重大误会。

    死神对人类的态度非善亦非恶,这可比善与恶更令人心生恐惧,因为善恶的前提是寄存了情感的付出,是将其生命来对待,而非善非恶则是在面对死物!

    等一下,

    这种非善非恶的态度,怎么有种似曾相识的熟悉感?

    自来也连牙根里都在冒凉气,他将内心的惊恐和愤怒强行压抑下去,可是,既然是保护观测,那么,又为何当未来虚圈降临时,静灵庭与死神没有履行他们的“职责”呢?

    莫非,

    人类的文明观测已经结束,人类已经被抛弃了;

    还是说,

    末日本身也是被[观测]的一项数据?

    细思恐极啊~

    自来也脸色阴沉到极致,脑回路疯狂的转动,他抱着最后一丝侥幸问道:“所以,死神的观测结果是?”

    苍白的头发蒸出热气,自来也的颅内cpu快爆了,他绞尽脑汁,智商在此刻终于达到人生的天花板——有结果就说明,[观测]结束,人类被抛弃了;而没有结果,就说明[观测]在持续!

    前者令人类心塞;

    后者令人类窒息!

    自来也自己都不清楚,他想从冬狮郎口中听到哪一个答案。

    “很枯燥乏味,所以[观测]正在接近尾声!”冬狮郎漠然道,“不过,蓝染惣右介队长倒是对人类依旧抱有一些期待,他觉得人类文明还可以被抢救一下!”

    自来也:“.…..”

    虽然没太听明白,但话里隐约的内涵,自来也品出来二三味道。

    枯燥乏味!

    这就是死神对人类现阶段的评价?

    抢救一下?

    这个抢救难道叫作[末日]降临?!!

    自来也内心掀起惊涛骇浪,他好似复制心灵的顿悟一般,突然间,全懂了,难怪未来不可更改,否则就会直面死神的诅咒惩戒,究其原因很可能是因为…..这份未来,本就是死神为人类制定的[抢救计划]!!!

    目的是为了使[观测]不再那么枯燥乏?

    淦!

    蓝染惣右介我艹你祖宗!

    一瞬间,自来也啥都懂了,他在内心绝望的怒吼:“大蛤蟆仙人误我啊,静灵庭和死神根本不是庇护人类的救世主,主导一切的幕后黑手就隐藏在死神之中,他叫蓝染惣右介!!!”

    如果大蛤蟆仙人能听到自来也的悲愤,他一定会深感欣慰,自来也终于找到了一切的幕后真凶,没错,虚夜宫就是护庭十三番,就是静灵庭,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蓝染惣右介!

    蓝染惣右介:“.…..??”

    “你们应该感谢蓝染队长,为了延长观测期,蓝染队长可是不止一次顶撞忤逆了灵王陛下,看得出来,蓝染队长对人类文明是有不同寻常的感情的。”冬狮郎免费给自来也又提供了一个至关重要的情报信息,“蓝染队长对人类可真是煞费苦心,这份期待,可让其他的世界都深感不公平呐!”

    “.…..”自来也代替全人类谢谢蓝染惣右介。

    自来也咬牙切齿,勉强控制着表情管理,他不能暴露内心的想法:“这个一米三的死神决然想不到,只从他只言片语的回答里,我就已经推测出了故事全貌,并找到了那个最可恨的幕后黑手——蓝染惣右介!”

    “我绝不能暴露自己已经知道了真相!”

    “我恐怕是人类中唯一知道真相的人,我若能活下去,对人类的未来将产生不可估量的正影响!”

    “是的,我必须活下去,把这个信息传递回现世,为了全人类的未来!”

    “蓝染惣右介是幕后黑手!”

    “对了,还有灵王,灵王在看待人类的[观测]上,和蓝染有不同的看法,唔…..这可能也是一个关键信息!”

    自来也陷入推理风暴,面上的表情则愈发微妙,他还剩下一个提问的机会,这个问题很关键。

    目前为止,这些推测都是自来也的主观臆断,他还没有证据,但他可以用这个机会,向冬狮郎打听一个问题,一切就会了然。

    那个问题就是,珠世从未来带回来的线索——那副粉碎的黑边框眼镜,所以,自来也只需问一下,蓝染惣右介是否有佩戴一副黑边框眼镜。

    铁证就可以有了!

    但,

    他没有问,

    因为,这最后的一个问题,他得先想办法让自己活下去,否则,一切休提!

    只有活着回去,才能把真相揭露给人类,死了,这些就只是一个死人的秘密了!

    活下去的出路在哪里呢?

    直接问这个小个子死神,自来也没有失智,这种问题,对方大概率不会回答自己,这小个子一看就心眼贼小,这种投机取巧的问题是在侮辱对方的智商,很可能自己刚得到答案,下一秒,就被对方杀人泄愤了。

    半晌,

    在冬狮郎面上浮出不耐烦的神色时,自来也伸手指向崖壁对面的门,咬牙沉声问道:“我要如何进入那些门内?”

    冬狮郎笑了:“有趣,你连那门后是什么都不知道,就想进去?”

    自来也没有吭声,只是沉默的看着冬狮郎,这个问题应当不会激怒对方,那么,自己就什么都不要说,一切都让对方来说就好。

    “每一扇锁闭的门,都通往一个被禁锢的绝望世界,压抑,阴森,恐怖,每一个都曾处在濒临毁灭的边缘,是静灵庭拯救了那些世界,作为交换,这些世界都成为了技术开发局的收藏品,被关在了门后。”冬狮郎淡淡道。

    “静灵庭,拯救?”自来也心底冷笑,面上依旧不发一言。

    如果,

    一切按照未来的轨迹发展,那或许,自己所处的世界,最终也会被锁入其中的一扇门里吧,亦或者,其实早就已经半锁在梦里了?

    冬狮郎见自来也不吭声,似乎也没了继续说的兴趣,只是信守承诺幽幽道:“你进不去的,每一扇门都不会允许活人进入的,所以,别浪费时间了,你就待在这里专心构思你的遗书吧。”

    ……

    7017k

    
最新网址:www.mayiw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