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为了亿万遗产嫁给病娇世子后 > 第256章 她是他的全世界
最新网址:www.mayiwxw.com
    为了让老太太彻底狠下心来,落意与南云衡便继续装了两日病。

    正好温府来消息,说是林如席奄奄一息,想见落意最后一面。

    落意本也不想去,如今正好有了完美的理由,这让本来期待着她回温府的林楚沁空等一场。

    没有完成长孙泰和给的任务,林楚沁心惊胆战,回到四王府,就是要被折磨。

    她将这些都记在了落意头上。

    落意不来,她就天天带着丫鬟去侯府,开始还能进去府中,后来,府中小厮一见是她,便是将府门敲破了都不肯开门。

    林楚沁只能另想其它办法。

    ……

    而落意与南云衡躺着装病几日后,就躺不住了。

    好不容易捱到叶之夭回来,二人就像见到了救星,在叶之夭一顿装模作样的操作跟瞎编蒙骗老太太后。

    南云衡与落意这才极为配合的“悠悠转醒”。

    老太太喜极而泣,跪在菩萨面前磕了好久的头。

    “好孩子,你们总算是没事了!”老太太拉着落意的手,苍老的面上满是泪意。

    叶之夭在一旁连连叹气。

    老太太顿时哽咽着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你三婶母她……”

    “她会有应得的报应的,祖母替你们做主。”

    老太太离开后,叶之夭看着老太太走远的背影,叹气。

    落意斟了一杯茶递给南云衡,二人并排坐在软榻上,细细饮茶。

    叶之夭在一旁叹气。

    “我说你……”落意蹙眉,“你怎么自从回府后就一直叹气,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郎中叹气,这谁顶得住。

    叶之夭垂头丧气,声音无力道:“我师父他……驾鹤西去了。”

    落意手中的茶杯一个没端稳,茶水溢出来落在手背上,白皙的手背立即红了一大片。

    南云衡却像是没有听到一般,只握住落意的手小心翼翼的吹着,随即喊来丫鬟拿来冰块敷着。

    敷着敷着,一滴滴泪花落在南云衡指尖。

    南云衡看向自家小媳妇,就见她她眼尾红红的,哭的小兔子一般,抽抽搭搭道:“夫君,这可怎么办啊……”

    神医死了,那他的毒该怎么解?

    落意哭的眼睛都肿了,看向叶之夭,“还有没有什么其它法子?”

    叶之夭摇头,叹息。

    落意哭的更大声了,扑在南云衡怀中,软声道:“夫君,我想好了,若是你毒发身亡,我就殉情……”

    南云衡细细擦去她眼角的泪,温声安慰,“落宝,我还没有严重到那种程度……”

    落意抬头看他,“真的吗?”

    “不信你问叶之夭。”南云衡将人拢在怀中。

    叶之夭摇头,正要叹息,却收到了南云衡的眼神威胁,感觉点头,敷衍道:“不严重不严重。”

    最多也就是……跟他师父一样。

    落意浑然不知这些,还以为他们所说是真的,只想心中觉得南云衡的毒不能再拖了。

    即便是没有性命之忧,一次次的毒发亦是难受。

    落意很是心疼,可有想不出好法子来,“叶之夭,你师父的本事没有教你吗?”

    叶之夭摇头,“只教了一部分,师父嫌我笨。”

    “倒是我师姐,天赋异禀,学什么都很快,师父最喜欢教她,也经常夸她……”

    落意蹙眉,“那你师姐能解毒吗?”

    “解毒?”叶之夭摇头,“我师姐学的是毒术,一等一的用毒高手。”

    听到这儿,落意顿时欣喜。

    会用毒,那不就说明能解毒了?

    叶之夭紧锁着眉心,“落妹儿,实话跟你说,她这个只能害人,不能救人。”

    落意沉默。

    南云衡则专注捧着她细软的小手看,总算是没烫到,不然他定要要心疼许久的。

    ……

    是夜,屋内昏暗。

    落意刚入睡不久,忽然惊醒,南云衡自然而然的自身后抱住她,“落宝,可是魇着了?”

    “夫君,你还记得上次柳柔儿给我诊脉吗?”

    南云衡回想了一下,点头。

    落意顿时欣喜,“那时她的诊断很准确,不像是不会医术,我觉得她的医术定然在叶之夭之上。”

    南云衡捉住她的手,放在唇边轻啄一口,“落宝,这些事总会有法子的,你这样每天放在心上,时间久了会闷出病来。”

    落意将头埋在他怀中,闷声闷气道:“那样也没什么不好。”

    两个病秧子,天生一对。

    南云衡失笑,“我的傻落宝,快睡吧。”

    落意红着眼,手紧紧环着他的腰,轻轻点头。

    昏暗中,南云衡感受着怀中的温香软玉,只觉得心中异常的柔和。

    他怀中抱着的,是他的全世界。

    一夜无眠。

    二人却都以为彼此睡的很熟,直到次日一早,看到彼此眼底的阴影,以及眼中的血丝。

    落意眼睛更是肿的跟核桃似的,灵雁用剥了壳的鸡蛋给她消肿,这才勉强能见人。

    再看南云衡,今天难得能出府,一大早就顶着两黑眼圈出府去了。

    长孙尧等人见了啧啧称奇,“我说云衡,你这几天干啥去了?怎么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不会是纳妾了吧?”

    长孙顾一上下打量了很久,最后下了论断,“哦我知道了,你一定是犯了错惹六嫂嫂生气,为了赔罪自己把自己打成这样的。”

    南云衡:……

    司双若在书桌后掐算,继而摇头道:“不是这样。”

    南云衡叹了口气,不容易啊,总算有个理解正常的人了。

    只听司双若道:“撞门上了,对不对?”

    南云衡默了默,继而越过众人走到门口,扶额,“智商低会传染,你们离我远点。”

    顿时不屑声此起彼伏。

    几人忙到午饭前,南云衡起身准备回府,想到什么,停下脚步回身看向长孙尧。

    “你那侍妾……”

    长孙尧手抚着眉心,“你说柔儿啊,她刚回府,我与她温存没几天……”

    他警惕道:“你又要干啥?”

    南云衡上前道:“你回去问问她,会不会诊病。”

    长孙尧皱眉,“诊病?没听说过她还会诊病啊。”

    可转念一想她师父是神医,她不会点什么也说不过去。

    “她的确会。”南云衡风轻云淡道:“她是用毒高手。”

    长孙尧震惊。

    他的侍妾还是深藏不露的啊。
最新网址:www.mayiw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