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梁镇妖司 > 第八十一章 蹭一蹭
最新网址:www.mayiwxw.com
    南宫的冷嘲热讽,苏文自然是不敢针锋相对的。等南宫说完了阴阳怪气的话后,他也从颜朵的讲述中得知了后来所发生的事。

    颜朵离开不到半个时辰,便带着南宫折回现场。

    但那时候,讨债鬼与蜥三首的战斗早已尘埃落定。蜥三首逃之夭夭,少女也不知所踪。

    苏文身上的伤势也经过了简单处理,甚至身边还放着一件小巧的超凡物品, 短时间内,可以驱赶蛇虫,阻吓山林之间的猛兽。

    少女还留下了书信,表示不会在江南道惹是生非,此事到此,便告一段落。

    这不是示弱,而是因为她的晋升仪式,已经到达尾声,无需再劳师动众,内厂可以不用再为她的事情伤神。

    在少女的立场,自然的好意提醒内厂从此可以高枕无忧。

    可在南宫看来,这个讨债鬼,是抓住他的发髻,一个耳光重重地甩在他脸上,这是挑衅,是在嘲讽他的无能。

    可是……他确实找不到少女的下落。

    他利用一切手段去追寻少女的下落,包括动用了某件他根本不愿意接触的禁忌物,付出了一些难以启齿的代价,可最终还是没有得到想要的结果——只是找到了少女追杀蜥三首的第二战场。

    在那新的战场里,南宫找到了蜥三首的一颗脑袋。

    没错,蜥三首被讨债鬼所斩杀,虽然现场只找到了一颗脑袋,可蜥三首的灵性已经被掠取一空,蜥三首不可能还活着,就算活着,也不再是一个序列五的大妖,而是被剥落了血脉力量的……普通小蜥蜴,再也没有伤人的力量,也不可能再变成超凡者了。

    南宫不惜血本地给苏文治疗伤势——虽然少女已经将苏文的重伤处理过,但经过那南宫的治理之后,苏文移位的脏腑,很快就恢复如常,做完了这一切,才将苏文送回青山书院。

    可这样钱浩然依旧不满意,勃然大怒。

    桃花宴马上就大开宴席,苏文可是他的门面。几个月的时间里,他极力低调,让弟子们守口如瓶,不去刻意宣传苏文的诗文,就是想让苏文在桃花宴上大放光彩,亮瞎其他学院、学派学者的狗眼。

    可他准备用来亮瞎那些老家伙狗眼,点缀青山书院光彩的苏文,竟然在这时候身受重伤,昏迷不醒地送回书院……他该怎办?

    错过了这个机会,想让这位得意门生天下瞩目,可就很难了!

    桃花宴……三十年他才搞一次,如无意外,下一次要么是三十年后,要么是他跻身亚圣——说不定不止三十年之久,到时候苏文哪还用他扬名,早就名满天下,没他这个便宜师父什么事了!

    这才是他愤怒的原因!

    南宫自知理亏,不敢还手,白挨了一顿打。

    之后钱浩然又拉着南宫一起给苏文疗伤,内厂、书院各种珍稀材料都化成了各种吃的、喝的,泡澡的药,硬生生地将苏文一个序列一的家伙,堆出了序列二序列三才有的体质,钱浩然这才满意地放南宫走。

    用南宫的话来说,苏文的一次工伤,内厂 是赔了个倾家荡产才平息了纠纷,实在是亏大了。

    当然,内厂在苏文身上沉没了如此成本,自然是不可能放走苏文,只会跟他捆绑得更深了。所以钱浩然提议让苏文脱离内厂,南宫一口咬死绝不可能,哪怕钱浩然把他打死也不可能。

    钱浩然自然是不可能打死南宫的,若动真格,南宫未必不是钱浩然的对手,钱浩然终究是个读书人,可南宫却是从尸山血海里杀出来的,拼起命来,谁会获胜可不好说。

    “钱先生……这么强?!”

    听说南宫在与钱浩然的战斗中竟然吃了“一点点”小亏,苏文很是吃惊。

    南宫瞪着眼睛说道:“哼!那穷酸有啥本事,就是会揪胡子抓头发……我是见他年纪大了,让着他,不然倒地了讹我怎办?”

    其实两人年纪差不多,不过钱浩然蓄长须,而南宫却是短须,看起来要比钱浩然年轻一点。

    “得了吧……”

    颜朵摇头叹道:“大档头,分明是钱山长定住了你,你动弹不得,才被打肿了脸。”

    颜家与柳家本是世交,南宫又高了颜朵两个辈分,颜朵对南宫虽然敬重,可顾忌的地方,却也不多。

    尤其是私下的场景里,颜朵跟南宫的相处,甚至比跟柳三刀相处还轻松一些。

    “……哼,读书人的纷争,怎么能说是打呢!嗐,你这丫头,到底是帮谁的!”

    南宫这时候以读书人自居,嫌弃地看了颜朵一眼:“当年你家那个老糊涂逼你嫁给纵横家那个小王八的时候,叔爷我就不该仗义执言……”

    还有这种八卦事!

    苏文默默地端起茶水,竖起了耳朵,没有说话,准备继续听一听关于颜朵的八卦。

    颜朵生起了闷气,冷笑一声,没有理会。

    南宫则是继续说道:“这个桃花宴……纵横家的人,应该也会来吧,那个小王八蛋……应该也会来,到时候,有好戏看咯……”

    “哼!他要是敢来纠缠我,看我不打断他三条腿!”

    颜朵冷笑说道。

    苏文听着颜朵这冷森森的话语,心里也觉得有些寒意在弥漫,赶紧喝了一口热茶压压惊。

    ……

    “你没事就好。”

    俟南宫和颜朵离开,青柏便过来请苏文去钱浩然的精舍之中。

    看到苏文精神抖擞的样子,钱浩然一脸欣慰,满面红光。

    “多劳先生挂念。学生身子硬朗,其实无需用珍贵的药材……”

    苏文心里沉甸甸的,满心感动。他可是清楚,钱浩然为了给他治伤,动用了许多书院珍藏多年的秘药,价值连城。

    “些许小事……难得南宫那家伙凑过来让为师宰一刀,岂能轻易放过他……书院其实没出多少东西。”

    钱浩然抚着长须,对自己暗坑一把南宫的行径十分得意。又拉着苏文的手,上下打量了一阵,确认苏文身上没有暗伤,这才满意点头:“这就好……桃花宴后天晚上就要开了,你回去好好作几篇文章,说不定到时能派上用场……”

    不等苏文说话,他便挥手,示意苏文赶紧离开。

    只是青柏送苏文回去的路上,却是说得更仔细。

    钱浩然禁绝了青山书院主动为苏文扬名的行为,可在桃花宴的宴帖上,却是附上了整整一首《桃花亭歌》,道明了这是学生所作,还让客人带上青年才俊,让年轻人多多交流。这样一来,所有收到请帖的学者们都清楚,钱浩然在炫耀学生后辈。

    这些老学阀们自然气不过,肯定会抖擞精神,让后辈潜心准备好诗文,在桃花宴上一鸣惊人,顺带打打钱浩然的脸。

    “先生……真是……真是……”

    闻言,苏文都不知该笑还是该哭。

    把他推到火坑这种事,从头到尾没有提醒他一句就罢了,事到临头也是轻飘飘的一句,钱浩然对他的信心也太过头了。

    若不是有青柏提醒,苏文怕是会掉到坑里。

    “师弟不用给自己太大压力……”青柏笑容如清风拂煦,温暖无比:“不知师弟现在有无头绪,师兄可以帮你磨个墨……”

    “……”

    青山书院里都是些什么人!

    从钱浩然到青柏这种谦谦君子,整天都想着蹭名字!

    从钱浩然的精舍到苏文的小屋,不过二里多一点距离,青柏足足问了他四遍,关于桃花宴的诗文,可有想法。

    苏文能有什么想法!

    就算有,他也不愿意说啊,红袖添香,素手磨墨才是文人骚客的享受,可一个一脸胡渣的威武大汉在一旁磨墨,还一边喊师弟写得好棒棒?这也太恶心了!

    最终青柏叹息而去。

    他在心里也感慨,想蹭个名字也太难了!

    离开之前,他不忘对苏文说道:“师弟,要是想到了什么名篇,可一定要添上几个字,师兄有在一旁啊……”

    苏文点头首肯,青柏似乎还不信,最终苏文一咬牙,说道:“师兄,要不我给你写个字据?”

    “那倒不必……”

    青柏终究还是个诚信君子,得到了苏文如此郑重保证,便挥手表示大可不必,满意而去。

    “……书院的君子,都是这德行?”

    桃夭从篱笆里探出脑袋,看着青柏远去的背影,一脸惊诧。

    “呃……大部分时候,都是正常的。”

    苏文有些难为情地说道:“平时坐而论道,都很正常,可一提到诗文,就一个个……有些莫名其妙。”

    他长长叹息一声。

    其实他是能够理解的。

    这个世界,是经论、典籍的世界,诗文也有,但就是《诗经》这类远古典籍,要么就是辞藻一般,难以引动文气的凑韵诗句和文章,流传不广。

    能够引动文气的诗文,一年加起来也就十几二十篇的样子。

    像苏文这种,就纯属异类了。

    但苏文清楚,他是站在无数前贤的肩膀上,利用他们的才气装饰自己的文名,实在惭愧得很。

    “又要写诗了?”

    桃夭似乎也颇有兴致的样子。

    “真的咩?快快快~偶给你磨墨去!顺便给偶写两首就好!”

    桃夭的语气里充满了快活。

    PS:之前国庆期间断了一更……这是补的。我去努力一把,晚上看看能不能凑个利息出来。
最新网址:www.mayiw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