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西游之白玉龙 > 第十二章,敖烈献策
最新网址:www.mayiwxw.com
    四海龙王也不愧是混迹洪荒世界多年的老油条了。

    短短的一顿饭,就给敖烈整理出来了一条尚算清晰的路线。

    敖烈想要在外面做事,可定是要有自己的班底的。

    如果想要靠着自己培养的话,那就奔着几百上千年去了。

    但是如果能够整合能力还算不错且有着一定名声的妖族的话,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

    而在东海龙宫待了一天,不仅仅搞到了一身堪称顶配的装备,敖烈也知道了义渠图腾背后那个存在的详细情报。

    白灵狼王,大罗金仙,其跟脚与白虎有一定的关联,最擅长的是庚金之力。

    ……

    大秦都城咸阳。

    秋末的时节,这西北之敌已经很是寒冷。

    而咸阳权利顶尖的男人,秦惠文王嬴驷却带着商鞅和公孙衍站在宫殿之外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突然,一道白光划过天空,一道身影也出现在了这王宫的深墙之内。

    “嬴驷拜见太师!”

    上前两步,嬴驷恭敬行礼。

    “臣,见过陛下。”

    敖烈轻笑一声,自然不会托大,同样对嬴驷还礼。

    虽然以往多有交流,但是这次毕竟还是第一次见面。

    嬴驷对自己失礼,自己自然是要还礼的。

    只有将彼此摆在平等的地位上,合作才会更加的长久。

    “这就是传说中的西海龙宫三太子敖烈殿下吧?”

    站在嬴驷左边的公孙衍见到敖烈顿时行礼拜过之后,迎上前来。

    “这位是公孙衍吧?烈既然来到了秦国,自然就是秦国的太师,太子不太子什么的,不重要。”

    敖烈轻笑着说道,这个公孙衍可不是一般人。

    巅峰时期佩五国相印,那绝对是这个时代最顶级的纵横家了。

    随着敖烈的话音落下,嬴驷的嘴角勾起了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容。

    敖烈这样的表态,让嬴驷很是开心。

    “商鞅,拜见太师,多亏了太师的指点,秦国变法才能如此顺利。”

    一旁的商鞅也是恭敬行礼。

    “商君过奖了,烈只是有一些想法而已,具体实施还是要靠诸位大才。”

    “哈哈哈哈!太师如此客气作甚,且先进宫,咱们好好聊聊!”

    这个时候嬴驷直接打断了众人的攀谈,上前两步,直接牵起了敖烈的手向着宫内走去。

    嬴驷这是接受敖烈了吗?

    当然不可能。

    身为秦国的国君,嬴驷不会接受任何人。

    但是,接受到敖烈所释放出来的善意的信号,嬴驷也要给予属于自己的回应。

    毕竟,敖烈可要比商鞅和公孙衍重要的多了。

    毕竟,那些方外之人的压力,还是要靠敖烈来帮忙解决的。

    “太师,可是叫寡人好等啊!”

    一边走着,嬴驷还一边抱怨着。

    “确实让秦公久等了,本该昨天就到的,但是五百年没回家了,就回家住了一天。”

    敖烈闻言轻笑着回道。

    五百年……

    嬴驷的话头一顿,这话嬴驷有点不知道该怎么接。

    “太师啊,这攻伐义渠之事实在是……”

    嬴驷有些生硬的转移了话题,不过说真的,义渠这事儿,是真的有点麻烦。

    秦国这些年来,在敖烈的帮助下,改革的可以说是基本上到达了封建王朝的天花板了。

    科举制度,使得嬴驷打破了世家的知识传承。

    强横的工业实力使得嬴驷占了这大周王朝近乎半数的资源。

    大量的资源带来的是精兵强将云集。

    募兵制的实行使得嬴驷手下有着将近五十万的精兵。

    可以说,如今的秦国已经达到了敖烈想象中的样子。

    但是也正是因为如此,在这个各诸侯国都不太安分的时代,秦国彻底的成为了各诸侯国包括周天子最忌惮的势力。

    叫秦国去讨伐义渠,其实就是为了消耗秦国的国力。

    尤其是在如今这个时间点上,秦国只要起兵讨伐义渠,东边的魏国,西边的和夷,赐麦,羌,南边的巴蜀和苴,东边的韩和楚那都不可能安分。

    秦国一个不慎就会陷入四面楚歌的境地。

    “其实,义渠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搞。”

    敖烈轻笑一声,声音不大,却吸引了殿内另外三人的注意力。

    “秦公应该知道,义渠的图腾是狼。”

    敖烈看向了坐在主位上的嬴驷。

    “正是,太师的意思是?”

    嬴驷似乎知道敖烈要干什么了。

    “周天子意欲秦国攻义渠,此事可行,秦公可起兵三万,号称十万,向义渠进军。”

    “再此之前,烈,会先行收服那狼王,秦公只需要接收义渠即可。”

    这并不是什么至妙的计策,其实说白了就是以力压人。

    “这……可是真的打下义渠来之后,周天子自然还会让秦国去攻打其他的地方。”

    嬴驷并不否认敖烈的计策,但是只是单纯的这样的话,还是不够的。

    只是织标,并未治本。

    “咱们可以和义渠多打几年。”

    “哦?太师此话怎讲?”

    嬴驷一下子来了精神,等的就是这句话啊,但是具体怎么操作,嬴驷还是有些模糊的。

    “以攻伐之名,行练军之实,用我们溢出的粮食,去换取义渠溢出的战马,每年上报周天子伤亡,静观周天子与其他诸侯的动作,以静制动。”

    敖烈向嬴驷说出了自己的全部想法。

    “如果真如太师所说,此事可为,但是其中的难点就是,义渠能否如此配合。”

    进宫之后一直没有说话的公孙衍发话了。

    “义渠配不配合,这两天就有结果了,烈,这就去义渠一趟。”

    敖烈轻笑一声,当即起身,准备离开。

    “太师此去,万望小心,寡人在咸阳等着太师归来。”

    嬴驷当然不会挽留,能否达成敖烈所说的场景,那还是需要敖烈去走这一趟的。

    “秦公放心,此次一去,自是十拿九稳。”

    敖烈宽慰的一笑,即使那白灵狼王是一尊大罗金仙,但是敖烈却也没有丝毫的担心。

    不说别的,就自己这一身顶级的装备,砸也能砸死那白灵狼!

    离开咸阳,敖烈化作一道白光冲天而起向着那义渠赶去。
最新网址:www.mayiwxw.com